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八章 反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难得的平静生活转眼即逝,很快便就过去了三天时间,许多朋友和长辈来看望过我和凝舞,甄昆、屈臻、岳渊岳何川父子、苏友道、大师伯欧少卿等等,就连云山县的顾峰竟也得到了我回来的消息,专程跑来看望我一趟。

    我和凝舞不厌其烦,但实在推辞不过他们的好意。

    我将五方鬼兵从鬼界中接回,本来我给他们的嘱咐是让他们求助于幽冥,要么轮回投胎,要么回到阳世间的家乡来,可谁知他们竟一直都在鬼界中等我接他们回来。

    至于我的家人那边,暂时还不知道我的消息,只是……恐怕也瞒不了多久了。

    这些天里,有一个人突然性情大变的安静了下来。

    她,就是苏洛依;

    原本活泼非常的苏洛依,这几天鲜少见她会出现,苏洛辰曾却找过她,但却吃了闭门羹,一个“滚”字就此将他打发。

    苏友道唉声叹气,也是拿这宝贝闺女一点办法都没有。

    凝舞告诉我,她经常感觉到苏洛依在极远的地方注视着这边,注视着我们。

    我露出苦笑,这我当然也知道!

    可是……

    我又能怎么办?

    “谁让你欠下人家那么多的感情债?现在如何是好,没法还了吧?”凝舞有些吃醋生气的一抬眼,似笑非笑看我。

    我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正因为这样,现在才更要决绝一点,帮助她认清了现实,她才能从悲心中走出来。”

    “呵呵呵,这就是你负责任的态度?”

    凝舞语气轻飘飘的,但听我的头皮麻麻的,我又没对苏洛依做什么,又有什么好负责任的?

    “哼!”

    凝舞收敛笑容,绝美容颜神情骤冷。

    我一个头两个大!

    提起感情债,我欠的可多了,别说苏洛依,外面还有那么两三位呢,若是说负责,我能咋负责?

    都娶回家来啊?

    “若相公喜欢,若相公情愿,奴家也并没有什么意见。”凝舞淡淡然的情绪蕴含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复杂意味。

    我连连讨饶赔不是,姑奶奶啊,饭可以乱吃,话怎能乱说!

    我不喜欢;

    也不情愿;

    你没意见我还有意见呢!

    眼瞅着都是将死之身的人了,祸害人家黄花大闺*嘛,岂不是造孽吗?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怎的,说来说去你还是想娶?”凝舞瞪了瞪美眸。

    我赔笑不止,不说了,不说这个了,凝舞生气的不理我,端坐在太师椅上故作神情淡淡,而我就坐在门槛上拄着脑袋看着她。

    好半天过去了,凝舞突然叹息,抿着嘴,露出哀怨情绪来,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我说媳妇儿,你这一套小女人的哀怨样,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

    话音刚落,凝舞顿时又生气了。

    她抬眼瞪着我,怒的不停鼻孔喘粗气,渐渐地眼圈泛红,竟吧嗒吧嗒掉起眼泪来了。

    这可把我吓坏了!

    我连忙走过去,又是赔礼又是道歉,连道着我错了,都是我不好,媳妇儿你可千万别再哭了……

    凝舞抱住我,愈发委屈,愈发哭了起来。

    “嗯哼,咳咳!”

    我这边正哄着凝舞呢,门口突然来了俩人,是苏洛辰和李宗国。

    凝舞擦去眼泪,自座位上施施然起身,走去了里屋,我看着她的背影无可奈何直叹气,哄了老半天,竟还是没有哄好。

    “怎么了这是?演苦情戏呢?”苏洛辰一脸八卦问。

    我狠狠瞪他一眼,让他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这儿可忙着呢!

    苏洛辰直挑眉毛,坏笑不已。

    倒不是苏洛辰找我有事,而是徒弟李宗国找我有事,这几日他遇见了些麻烦,总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所以特意来找我问一问。

    我问他,哪里不对劲?

    李宗国跟我解释说,前阵子他接了配冥婚的活,原本一切都很顺利,男女双方不论生辰死忌都很相合,即便是两个鬼也都满意,这本应该是很普通的一桩冥婚,可就在昨天举行婚礼之夜,突然间二鬼双双化灵,险些没有酿成大祸!

    “原因呢?”我皱眉问。

    李宗国摇摇头:“这也正是我想要问师父的问题,没有原因,不知何故,莫名其妙就化成了鬼灵,而且很凶,我动用三师敕令灭邪符才得将二鬼消灭。”

    “你确定什么环节都没有出错?”我再次确定问。

    李宗国认真点头:“确定,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来问师父了。”

    我看向苏洛辰,却见苏洛辰的神情很是凝重,他跟我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偏偏在这关口出了这样的事,虽然这只是件小事,但若是与人殷联系起来的话,那可就不是小事了,而更像是……某种征兆!

    征兆?

    会与人殷有关吗?

    我紧皱眉头,孤魂野鬼即便化成怨灵,也不至于需要动用神令符才能消灭,这么看来的话……似乎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的!

    我又问:“可还有别的什么发现?”

    “没了,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外力影响,所以才说不好究竟怎么回事。”李宗国回答。

    我嘱咐李宗国,让他把这件事告诉宫商羽和林英,并以清肃者的身份通报阴门,若再有跟鬼魂有关的事情,整个阴门六派都务必要谨慎小心些,可千万别出了什么意外。

    李宗国领命离开,去办这件事。

    我问苏洛辰,你为什么会有那种猜测和感觉?

    苏洛辰却告诉了我一件天大的消息,他说就在昨天,鬼界大乱了,而人殷目前就在鬼界阎浮屠鬼域之中!

    我腾然站起身,眉宇凝重。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猜测了吧?”苏洛辰道。

    我仔细沉吟思索后,又缓缓坐了下去,这件事已经与我们无关,我们所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即便想帮忙也帮不了什么,鬼界之乱只能看幽冥地府和道门五宗的了。

    我问:“若这是三界大乱的征兆,那情况岂不是会越来越严重?”

    “这是必然的结果。”苏洛辰点头。

    我沉吟又问:“那道门方面呢?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

    “没有!若非李宗国觉得太古怪,这种小事根本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苏洛辰说。

    我想了又想,摆手作罢。

    等道门来人之后,届时再问一问他们吧!

    但是,我和凝舞还没有等到道门来人,反倒先等到了另一场意义重大的元神拷问——阴门六派清肃宫,六派祖师传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