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三十九章 审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天傍晚,日暮黄昏,太阳西斜,天空中渐渐有一颗星愈发明亮,即便是阳光也无法遮盖那明亮的星辉。

    南冥村之中,清肃宫之内;

    开山祖师画像悬挂供堂,下置六把虚位太师椅,而就在突然之间,六把椅子像是坐上了“人”,准确地说是六道奇异的人形剪影,整个南冥村顿时便被无形的惶惶威视所笼罩。

    于此同时,但凡达到六派元神现修为的弟子,俱听到了祖师传唤。

    家中;

    凝舞把我关在屋门外,不愿理我,我蹲坐在门边,若有所思的出神想着事情。

    突然降临的威视,我和凝舞第一时间便就察觉。

    “吱呀……”

    屋门打开,凝舞从里屋款款走出,她轻飘飘的瞥我一眼,故作生气的哼了一声!

    我嘿嘿傻笑,连忙起身:“出来啦?不生气了吧?”

    “别想蒙混过关,这件事没完,只是暂时搁置,回头奴家还要跟你继续算账!”凝舞依然冷着脸,不肯轻饶。

    暂时搁置?

    算账?

    嗨哟喂……

    我顿时一百个不乐意,咱可不带秋后问罪的啊!

    “恩!?”凝舞瞪眼过来。

    我赔笑着:“媳妇儿说什么就是什么,小的不敢有异议。”

    “恩!”

    凝舞又恩一声,这才满意的渐渐收敛了脾气,转而又问:“相公,祖师们会怎么处置我们?”

    “去了不就知道了?别瞎担心了!”我温柔笑着安慰。

    凝舞点点头,她长长的深呼吸,舒缓紧张情绪。

    丑媳妇终要见公婆;

    该来的,迟早都会来,躲是躲不掉的!

    院门外传来敲门声,有几人走进来,正是六派清肃者。

    我和凝舞携手并肩走出屋外,见六人眼神和情绪复杂,我不由得笑了一声,让他们不用觉得为难,六派祖师既有谕令,便当遵从,不因对方是谁而改变。

    折纸门清肃者甄昆深呼吸之后,朗声道:“传行人派逆徒楚天及狐妖凝舞,至清肃宫接受六派审罚!”

    “不肖弟子楚天,听令。”

    我恭敬躬身而拜,凝舞也欠身施礼。

    六派清肃者“押”着我和凝舞走出院外,院子里众人众鬼还想要跟着,但却被苏洛辰一声喝令站住。

    “谁都不准去!”

    “老实呆着!”

    苏洛辰神情严肃瞪了大家一眼。

    “死娘炮,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待在这里干什么?”肖山忍不住愤怒问。

    苏洛辰顿时来了气,叉腰大骂:“臭猴子,你丫得又想跟着去干什么,劫囚车?还是闯公堂啊?不该凑的热闹就别凑,帮不上忙就老实呆着,这还用我教你们?”

    “可是……”

    秦小若他们情急的还想说什么,但却被苏洛辰打断。

    苏洛辰不耐烦的摆手:“没什么可是,六派祖师只道传训审罚,并且称凝舞为狐妖而非神魔将,这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还有什么可是的?耐心等着吧!”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的沉默。

    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件事有些不对,既能惊动六派祖师显圣传训,足可见所牵连事情的严重程度,而且谕令中可是直呼楚天为逆徒啊!

    但就连苏洛辰和加百列都没去,他们……也只有留在这儿不安等着。

    ……

    “不准去,更不许再闹!”

    “否则的话,老子我可翻脸了啊!”

    苏友道怒气冲冲的训斥着。

    “爸!你到底为什么不让我去啊?楚天他……他有可能会出事的啊!”苏洛依急哭了,大吼着辩解。

    苏友道气的直瞪眼:“那小子死不死的跟你有什么关系?用你跟着去瞎操心?”

    “不行!我一定要去!”

    “不准去!”

    “苏友道!!”

    苏洛依情急之下竟叫出了自己父亲的名字,她胸脯起伏不停的嗔怒道:“实话跟你明说了,我就是喜欢楚天,所以我非去不可!你到底让不让开!?”

    “怎么?你还想跟老子动手?”苏友道生生的被自己亲闺女给气笑了。

    苏洛依银齿紧咬,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来:“是!接招吧!”

    苏洛依抬手便取出渡魂铃,御器施法,以精气催动“困”字诀连绵不断的铃音,霎时间音波激荡,凝成如有实质的音波扩散。

    “哼!”

    苏友道沉声冷哼,以元神之力强行抹平激荡音波,眨眼间便就来到了苏洛依的面前,扣住了她施法御器的手腕。

    “禁魂!”

    苏友道口中轻喝二字,以灵媒派术数轻而易举封禁了苏洛依的魂魄,让她无法再御使术数。

    苏洛依身体一软,虚弱无力倒下。

    “想跟你老子我动手?我也实话说,你还嫩了点!”

    “在这里老实呆着!”

    苏友道将苏洛依扶到椅子上坐好,又收起了她手中的法器渡魂铃,可就在苏友道转身想走时……

    “爸……”

    苏洛依哭声嘶喊了出来,那双漂亮眼睛中的泪水决堤般涌下。

    她哭了;

    哭的伤心欲绝;

    几日里来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释放,她哭的宛如孩子一样,是那么的委屈。

    苏友道身形一顿,唉声叹气的又转回身来,望着这宝贝女儿,苏友道真是倍感心痛万分,从小到大一直以来都是百般呵护,奉若掌上明珠,又何曾让她受过这样的委屈?

    “你这傻丫头啊!”

    “我也不去了,我在家陪着你!”

    苏友道走过去,抬手为女儿擦着眼泪,任凭女儿大哭不止,宣泄委屈情绪,不知不觉他的眼圈也泛红了起来。

    ……

    同样的情景,在不同的地方上演。

    或许情由不同,但这一天,许多人都被强行留在了家里,不许跟着瞎凑热闹。

    六派祖师显圣在阴门传承里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而这场审罚,也唯有元神现修为的弟子才能够参加,并不是祖师们故意设下高门槛,而是……在祖师们的意识里这已经是很低的门槛了,若弟子还不能出师独挡一面,那么观礼这场审罚又有什么意义?

    六位清肃者“押”着我和凝舞走进清肃宫中,受到传唤的阴门弟子分立两旁,正当中六把太师椅上便正坐着六派祖师。

    供案之上,祖师画像无风抖动,似有目光视线穿透虚空垂落,落在我和凝舞的身上。

    我心中一凛,顿感压力;

    凝舞也很是紧张;

    我悄悄安抚过凝舞的情绪,这才松开她的小手,我们行师礼叩拜在地,朗声道:“行人派三十四代不肖弟子楚天,携妻子凝舞,拜见阴门开山之祖,拜见六派祖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