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章 宁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行人派三十四代不肖弟子楚天,携妻子凝舞,拜见阴门开山之祖,拜见六派祖师。”

    我和凝舞行师礼叩拜在地,恭敬不已的朗声道。

    我自认还是阴门弟子,如今受祖师传唤受训,理当行大礼跪拜在地,以示仍尊师重道。

    供堂中,旁观的阴门弟子并不是很多。

    而这却也几乎已是整个阴门最中坚的力量了,比起瑶池各宗门、比起道门五宗,显得可是寒酸不少,若论境界修为的话,如今领导着阴门的斩妖门宗师宫商羽以及斩妖门宗师林英,尚还未达到飞天之能,距离传说中的世间法尽头更是遥遥无期,更莫说是在世仙人一般的“待诏”之境了。

    不可否认,阴门确已没落!

    “阴门分六派,却只有这些出师之徒?”

    “哎,末法啊!”

    “未曾想堂堂阴门,却已连三流传承都不如,汗颜啊!”

    “盛极而衰,真乃天道!”

    “罢了罢了,何必强求如此多?阴门之道,本就非修仙之道,还指望后辈能够超脱不成?”

    “闲话少叙,进入正题吧!”

    ……

    六派祖师一人一句话,听在众弟子耳中,不由得令大家都面红耳赤,臊的满脸尴尬。

    确实,阴门如今之景实乃令祖师蒙羞汗颜。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昔日阴门虽没落,但仍有顶梁的人,可经过魔灵一役,却是令整个阴门传承彻底步入了寒冬,经过十几年的时间才算是恢复了些传承元气,不至于令使传承断绝。

    “楚天……”

    “弟子在!”

    听到祖师叫我的名字,我恭谨应声。

    “你心神灵台处的三师灵位,是否为汨罗魔识所驱逐?”

    “是!”

    “为何不与祖师陈情因由?”

    “列祖列师容禀,弟子楚天之妻凝舞蒙难,我不得不救,这才无法对祖师陈情因由。”

    “狐妖犯杀业,其罪当诛,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

    “既明白,当如何?”

    “身为阴门弟子,行人派之徒,当诛灭邪魔妖物。”

    “前因后果,俱以明晰,为何你又迟迟没有诛灭妖物?为何,你又以身饲魔,反去救这狐妖?”

    “因为……她凝舞是我楚天之妻。”

    “如此说来,你行人派三十四代弟子楚天,叛逆师法,甘心堕入魔途咯?”

    这一问又一问,句句珠玑。

    不论缘由,只问结果,快刀斩乱麻直指核心。

    但这么问话,很明显就是为了坐实我叛逆师法的罪名,在场也有一些我的至交好友,他们不由得都眉头紧皱,祖师问话的言外之意,简直是一心想致人于死地!

    毕竟,若罪名坐实,缘由如何又还重要吗?

    叛逆师法,背叛宗门,此即当诛,乃是无可争辩的事情!

    “阴门列祖列师,请等等问话……”

    “狐妖凝舞有话要说!”

    凝舞情急之下,打断了祖师们的问话。

    “闭嘴!”

    “住口!”

    “休要插言,尚未问你!”

    ……

    三声呵斥接连喝出,恐怖不已的威势压迫在凝舞身上。

    凝舞丝毫没有料到祖师们说出手就出手,闷哼一声,妖魂受到了些许冲击,绝美容颜上浮现一片病态红晕。

    原来六派祖师可不止是虚影下界那么简单!

    端坐于此的,赫然是六位仙人化身!

    我冲凝舞露出一抹笑容,轻轻摇头,示意她先不要说话,凝舞皓齿咬着嘴唇,不由得有些生气动怒,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弟子楚天……”

    “只因一心想救妻子凝舞,才会做下错事,我并未行叛逆师父之举,也不愿堕入魔途,望列祖列师明鉴。”

    我俯身再度叩头跪拜。

    “狡辩!魔尊汨罗已借你之身复活,你还要说什么并未叛逆?若如此都不算叛逆,又何为叛逆?”有祖师冷哼。

    我郑重道:“弟子有斗胆一问。”

    “说!”

    “魔尊汨罗是否被玄穹高大天尊彻底诛灭?”

    “自然!”

    “那么……魔剑圣邪化作断剑落星,又是从哪里来的?”

    “楚天,你想说什么,不妨直言。”

    另有一人突然开口说话,他望着我的眼神稍有不同,带有很重的复杂意味。

    对于他散露出的威视,我简直太过熟悉了!

    他,正是我行人派之祖师!

    我恭敬回答:“邪器神兵,断剑落星,它原身本就是魔剑圣邪所化的流星陨铁所铸造,其中有一缕汨罗魔识寄存,并非是汨罗借弟子之身复活,而是这魔尊本就未死,我的出现只是他复活的一场机缘,但绝非唯一的机缘。”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凭你三言两语,还想颠倒是非!?”有人顿时冷哼喝问。

    我再拜道:“弟子不敢。”

    “楚天所说并不算错,道是天帝诛灭了魔尊,可这一缕魔识尚在,他便迟早还会卷土重来,正如人殷一般。”行人派祖师道。

    “行人,你莫不是想包庇于他?”另有人沉声问。

    “问该问之罪,判该罚之罚!……走阴,这何来包庇?”行人派祖师反问。

    “莫做无谓争论!”

    “楚天,缘由因果且先不论,单就你屡次借用天外天魔尊之力,又作何解释?列祖列师曾对你法外恩情,未作天罚,可你竟放任三师灵位被驱逐灵台,逃避祖师监察,又作何解释?”

    再次有人向我逼问。

    而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上来,也无法回答。

    我深呼吸一口气道:“弟子楚天知罪,甘愿领罚。”

    “既愿领罚,那你自己来说,若以师法戒规当该作何惩处啊?”那人又道。

    我沉默之后,朗声道:“弟子楚天愿以身谢罪,以命殉道,不辱阴门之名,不辱行人派之传承。”

    “相公……”

    凝舞难以置信地望着我,失神地叫出声。

    这是我为自己早就已经想好的结局,甭管阴门六派祖师是否审罚,我都逃不脱这一劫,我不可能让魔尊汨罗真的掌控我的身体,融入进我的元神,我不可能会让他成为我、甚至是以取代我的形式复活。

    我,宁死!

    “楚天,你心中既早有如此决断,不枉开山之祖赐法厚恩,亦不枉行人派列祖列师在天之灵!……我很欣慰,免去将你逐出阴门之惩处,暂留行人派弟子之名,望你言出法随,诛魔卫道!”

    行人派祖师下达对于我的审罚决定,转而又问道:“狐妖凝舞,你可知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