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一章 领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行人派祖师下达了对于我的审罚决定,他说望我言出法随,意思是指希望我说到做到,真正能够不辱阴门之名,不辱行人派之传承。

    祖师转而又问道:“狐妖凝舞,你可知罪?”

    “我知罪,我认罚!”

    “所有的事都是因我之故,但这些事与我相公楚天无关,望列位祖师明鉴,不要杀我相公!”

    “我求你们了……”

    凝舞情急落泪,失声跪地求道。

    “他在行当做当为之事,此为阴门传承弟子的担当!”

    “狐妖凝舞,若你真想为楚天好,便不应该阻拦他,相反你还应该成全他。”

    “既已知罪,我且问你,当该如何自处?”

    “你并非阴门传承之弟子,我等不好以师法戒规予以天罚,亦不好放任你不管不顾,你既令楚天为难,亦令阴门为难,此等业报即便是楚天也为你担不下来,你又当如何了解这段因果业障?”

    行人派祖师再度发问。

    “我愿一己承担,自斩妖狐之身谢罪,望祖师们能够对我相公网开一面,就念在他诛魔有功的份儿上,行不行?”凝舞哭声求着。

    行人派祖师反问:“你之罪孽,非他之过错,二者天差地别,何谈网开一面?”

    “可是……”

    凝舞情急的还想哀求什么,我挪了挪身子,抬手拉住了她,摇头示意凝舞不要再说。

    “相公……”

    “奴家不想你死!”

    “奴家也不要你死!”

    “该死的人是我,这全都是我的错……”

    凝舞美眸中的晶莹泪滴决堤般涌出落下,她戚然神情不停哽咽,她哭的很伤心难过,无助的好像一个孩子。

    我露出温柔笑容,柔声安慰她。

    傻媳妇儿,这怎么会是你的错呢?命既如此而已,哪里跟你有关?

    凝舞听我这么说,顿时哭的更加厉害了。

    “行了,莫再哭哭啼啼作样子!”

    “认当认之罪,受当罚之罚,楚天以身殉道,狐妖自斩谢罪,此即阴门审罚之决议,你二人可听明白?”

    走阴派祖师沉声询问。

    “明白!”

    “不肖弟子楚天携妻子凝舞,领罚!”

    我柔声劝凝舞不要再哭,向着六派祖师叩首领罚,做过的事就要为之付出代价,在这一点上谁也不能够例外。

    “另还一有件事!”

    “师祖请说。”

    “明日,瑶池各宗门传承及道门五宗,便会齐至南冥村问罪报仇,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我只有一点要求,莫要牵连阴门之传承。”

    走阴派祖师毫不客气的安排着,那冷漠神情,仿佛将我和凝舞弃若敝履。

    “弟子明白,明日我和妻子会让他们平息众怒的。”我面无表情回答。

    走阴派祖师冷漠问:“如何平息众怒?当众自斩吗?”

    “走阴!”

    “我行人派的事,你管的未免太宽了吧!?”

    行人派祖师沉声问。

    “怎么,难道我不应该管?”走阴派祖师反问。

    行人派祖师针锋相对道:“还轮不到你来管,有那闲心,倒不如去管一管你走阴传承!”

    “你……”

    “够了!”

    突然另有位祖师沉声暴喝,打断了两人你来我往的对话声。

    这一幕,看在观礼的众弟子眼里不由得大跌眼镜!

    原来六派祖师之间,也并不是那么的和谐啊,甚至是仿佛嫌隙不小的样子,如果不是人拦着,他们俩估计都有可能打起来!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后辈传承弟子均在场,你们却在这争执不休,像是什么样子!?”

    沉声暴喝的这位祖师脾气可不小!

    宫商羽和林英一脸兴奋莫名,这位说话的祖师,正是他们斩妖们祖师!

    “哼!”

    走阴派祖师冷哼之后,这才作罢。

    “楚天……”

    “弟子在!”

    “人殷乱世,注定将会死伤无数,泰山封禅只不过是开始,用不了多久这场浩劫便会涉及世俗,蒙受大难的各宗门传承只会仇怨积深,故而众怒难平啊!……此事并非你二人之过,但形势如此,只能由你二人来承担那无从宣泄的怒火。”

    “弟子明白。”

    我恭敬回答,理解祖师所说的话中含义。

    我和凝舞的过错并非是造成人殷乱世的原因,可眼下形势如此,所有的怒火骂名只能由我们一并承担。

    行人派祖师点点头,微微叹气。

    “此审罚之决议,诸位师兄弟可还有异议?”

    “并无异议!”

    “那便上达天听,回禀恩师吧!其余弟子退下,今日且留楚天凝舞于清肃宫,静待明日瑶池传承登门。”

    “是……”

    旁听观礼的阴门弟子逐渐离去,许多人的目光望向我和凝舞很是意味复杂,他们中有一些人还想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敢违逆六派祖师之命。

    很快,人都走光了;

    六把太师椅重归虚位,祖师们的人形剪影也融入进祖师画卷中消失不见。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相公……”

    凝舞扑进我的怀中,哭泣不停。

    我任由悲伤蔓延开来,却不知该怎么安慰她才好,短短不过几日相聚,明天又要面临生死诀别,真是造化弄人啊!

    我紧紧拥住怀中的人儿,心痛和不舍汹涌而来,听着她的哭声,我不禁也眼圈泛红。

    自从成冥婚,到今日;

    一直以来性格强盛的凝舞,何曾这样柔弱无力过?

    我很心痛自责,我让凝舞受了太多的委屈,曾经的我没有能力解决问题,可现在我有能力了,却依然有着我无法解决的问题,我就像是被囚禁于笼中的困兽,不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挣脱这牢笼。

    “难道……真的就没有自救的办法了吗?”凝舞哭着问我。

    我情绪落寞的摇头:“不能让魔尊汨罗复活,非如此不可,哪里还有什么可自救的办法呢?”

    凝舞顿时哭的更凶了。

    她深知自己所造罪孽,明天若有人来问罪报仇,她逃无可逃,所以凝舞很不想我也跟着受牵连骂名,很不想我与她陪葬。

    我笑骂着她傻媳妇儿,还能够同生共死,夫复何求?

    记得那夜誓言,我曾许诺,此生此世不离不弃,现在正是如我们所愿的时候!

    若你不在;

    我独活还有什么意义?

    若你不在;

    这世间又还有什么可留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