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二章 问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应是漫漫的长夜,可这一次,我由衷的觉得竟是这么短暂。

    不知不觉间,雄鸡啼鸣,天已渐亮。

    一抹朝阳光辉洒落在我和凝舞的身上,暖意洋洋,并不刺目,凝舞深深依偎在我的怀中,她的脸上依稀可见泪痕,她的呼吸很轻,她闭着的眼睛不时睫毛微颤,她像是只受惊的小狐竭力蜷缩。

    我拥紧怀抱,尽全力的护住她的身体。

    我知道,她睡得并不安稳,或许在睡梦中仍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嗅着她青丝发间的幽香,静静的就这样守着她。

    这一刻的我们是幸福的,但同样也是不幸的;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真的已经不多了……

    我小心翼翼的发出一声叹息,尽可能的让这叹息落声无音,我保持着动作一动不动,用这宽大肩膀和温暖怀抱为凝舞提供着依靠。

    纵有千般不舍,可叹世事无常!

    阳光洒落在她绝美容颜上,却驱不尽那难言哀伤,这让我心疼万分,我轻轻的抬手为她遮挡,让这阳光不要打扰属于我们的最后的一分宁静。

    “相公……”

    “恩?”

    “你累吗?”

    “不累!”

    “奴家睡了多久?”

    “不到三个小时吧!再多睡一会儿吧,也让我多抱你一会儿。”

    “好……”

    凝舞用脑袋蹭着我的胸膛,舒服呢喃,乖巧说好。

    我露出温柔笑容,轻吻她的额头。

    ……

    日上三竿,南冥村外乌压压的阴影笼罩而来,透着凌厉的无声杀伐。

    许许多多村民自家中走出,心惊仰望。

    道门大举来人,他们终于是到了,阴门早已准备好,由斩妖门宗师宫商羽和宗师林英带领阴门众弟子在村口等待迎接,徒弟李宗国和挚友甄昆匆忙赶来清肃宫。

    我和凝舞抬步走出,见他们神色匆忙,欲言又止,我问:“来了吗?”

    “来了,来了很多人……”甄昆叹息回答。

    “那走吧!”

    “楚天……”

    “恩?”

    “你和凝舞,难道非如此不可吗?”

    面对甄昆的问话,我浅浅露出一抹苦涩笑容,未作回答。

    我牵着凝舞的纤纤小手,走出清肃宫。

    这一天,愤怒仇恨将南冥村笼罩在压抑中,令空气变得凝固。

    道门方面,以五子真人为首,携众道门弟子而来,瑶池方面,以妙法门琼华真人为首,携众宗门传承弟子而来,其中许多人都与凝舞有着血海深仇,他们……正是山门被破的那些幸存弟子。

    面对这些人的仇恨目光,凝舞神情冷漠,不为所动。

    身为昔日青丘山之主,凝舞自有九尾狐妖的尊严和骄傲,若论妖修势力,曾经的她不输任何一方宗门传承。

    我面无表情,望着那些或陌生,或熟悉的人,望着他们同仇敌忾的神情,望着他们那恨不得将我和凝舞碎尸万段的眼神,我实不知该作何表情。

    喊打喊杀声不绝于耳,在怨毒咒骂;

    许多前辈高人更是脸色阴沉,恨不得亲自出手诛魔;

    凝舞神情骤冷,她动怒了!

    我握紧她的小手,轻轻摇头,形势至此,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承受的。

    ……

    “东凌……”

    人群中的方小白看到了同样在人群中的东凌小仙子。

    二人眼神交错,却并没有丝毫停留。

    东凌不愿与他对视目光,更不愿与他交流什么,她的表情很冷充满仇恨,正是这份仇恨令二人之间的距离突然变得异常遥远,似是有什么东西隔住了他们。

    方小白心如刀绞!

    因为,他注意到了她泛红的眼圈,更注意到了她决绝背后的心殇。

    ……

    我记不得我和凝舞承受了多少咒骂,我们承受着宣泄的怒火,我们成为了众矢之的。

    罪名是什么已经不重要;

    他们,只想让我们死;

    让我们形神俱灭;

    他们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话咒骂着我们,浪潮般的呼喝声凝聚成一股有形的奇异冲击力,似附骨之蛆般缠绕在我和凝舞的元神上,若不是在场有多位大神通修士保持着冷静,控制着局面,由众怒而起的一场混战恐怕在所难免!

    我和凝舞始终没有说话,也没必要去回应什么。

    我笑着与凝舞说:“不要怨他们,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宣泄怒火的对象罢了。”

    “奴家不怨,只是觉得可悲。”凝舞摇头。

    我问:“可悲什么?”

    “可悲他们竟只能如此宣泄怒火。”凝舞回答。

    我长长叹息一声,是啊,谁说不是呢?^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可悲啊你们……

    竟只能如此宣泄怒火,盲流从众,何堪大用?

    道是修行人,可说到底又有何不同?

    并无不同罢了!

    “肃静!!”

    道门占宗掌教玄言子一声沉喝,激荡大法力瞬间压住所有声音,人潮涌动的南冥村这才终于是安静下来。

    镇压局面之后,苦主现身。

    除了东凌小仙子之外,其他人我并不认识,即便是凝舞也只是见过其中寥寥几人罢了,那时她攻入山门中杀人,并未屠戮修行弟子,也正因此,如今这些人才有机会站到这里。

    我看着玄言子的嘴巴一开一合,却并没有在意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慷慨激昂之后,许多人愤怒站出来,纷纷扬言要亲手诛灭邪魔妖物,亲手杀掉我楚天,这其中也有着东凌小仙子的身影。

    而这时,徒弟李宗国、徒弟段不凡和徒弟方小白来到台上。

    “你们携私复仇,真是枉为修行人!”

    “想杀我师父和师母,除非先踏过我方小白的尸体!”

    李宗国和方小白横眉怒喝,段不凡紧皱的瞪着眼睛,他们不能忍受我和凝舞受如此屈辱,最后又被这些人给逼死。

    这,彻底刺激了众怒的神经,点燃了火药桶!

    东凌小仙子自人群中走出,她渐渐走至场中,明晃晃的一柄凌厉银剑自她掌心延伸而出,剑指方小白。

    “她九尾香狐妃是杀人妖魔,她亲手杀了我的传法上师!”

    “你若护着她,那你也是我的仇人!”

    东凌小仙子面无表情,血丝遍布的美眸里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只有浓郁到化不开的冷漠。

    方小白的呼吸有些发颤,可随即又被坚定所取代,他双手一握而张开凝聚出虚灵金枪,道:“我没有理由阻止你来报仇,但我更无法让你当着我的面,去杀我的师父和师母,所以……我是不会让开的,就请东凌小仙子踏过我的尸体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