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三章 无须客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哎,造孽啊!”

    “你只看着,难道不去帮忙吗?”

    “他们二人是在应劫,我哪里能够帮得上什么忙?也只能看着罢了!”

    “楚天和凝舞且罢,那方小白和东凌呢?你也不帮?”

    “好事多磨,无忙可帮。”

    “苏洛辰,今天的你有些奇怪啊!我记得,你不是挺热心肠的人吗?”

    “热心肠也得分时候啊!”

    苏洛辰一声苦笑,与加百列又解释道:“小白和东凌,这对少男少女所面临的情况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帮得了的,眼下只有将他们之间的隔阂彻底爆发出来,把所有的误会全都摊开到明面上,或许……还能有一线峰回路转的机会。”

    “怕是难了!”加百列沉吟。

    苏洛辰却道:“越是爱的艰难,越是爱的坚定,若轻易得到,反倒会不知珍惜。”

    “你很乐观嘛?”加百列轻笑问。

    苏洛辰撇嘴回答:“总比悲观要好吧?”

    ……

    小白以实际行动表明,他身为行人派弟子,自然有着护持师法的责任,所以……他必须挡在东凌的面前。

    若眼见上师受难,而弟子无动于衷,这岂非畜生所为?

    更何况,这些人是来报仇的!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方小白是这么想,李宗国和段不凡也同样是这么想。

    既为行人派弟子,仇家登门,岂有不站出来的道理?

    说实话,看着他们三个的表现,我心里很感动!

    明知不敌,还能有勇气站出来,这已经是很值得表扬的事情了,尤其是方小白……我深知他对东凌的情意,在这种时刻与东凌拔剑相向,这可是需要很大觉悟和勇气的!

    “哼!”

    “阴门这是要庇护妖魔!?”

    “再不让开,便连尔等一并诛灭,绝不留情!”

    妙法门掌教脸色阴沉走出。

    道门五子见这一幕,顿时神色各异,他们看着行人派弟子,最后又看向我来,颇觉棘手为难。

    这确实令人觉得为难!

    如果他们三个拼死相护,众怒难平,势必会牵连到整个阴门六派,这种形势之下,不论是谁也挡不住所有人的众怒。

    “你们,都退下!”

    “这件事与行人派无关,更与阴门无关,你们都不要插手。”

    我开口下令,命他们退下。

    可他们三个哪里肯愿,我感动之余,又好气发笑,螳臂挡车,勇气可嘉,但也仅仅只是勇气可嘉罢了,并不能改变和阻挡任何事。

    “师父……”

    “退下!”

    我沉声低喝,以精气运五行虚灵术,扰动地气凝成无形牢笼,禁锢他们三个的身影,强行移转到台下。

    以我如今的修为境界,拘摄他们三人身影还是轻而易举。

    方小白下意识凭借天生福报通破除禁锢结界,三人这才恢复自由活动,他们难以置信的望着我,神情很复杂,他们还想冲上来,但却被我以眼神严厉制止。

    这一幕,令所有阴门弟子都不由露出震惊惊骇之色。

    如此高深修为,阴门之中谁人能比?

    我懒得管他们惊骇与否,我看向面前以琼华真人为首的各传承宗门弟子,更看向那位东凌小仙子。

    “想诛魔报仇,我楚天与妻子凝舞可以理解。”

    “但在报仇之前,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所报是为何仇?”

    我面无表情的冲他们询问。

    “明知故问!”

    “废话,当然是九尾香狐妃这妖魔杀人之仇!”

    “你楚天既与神魔将为夫妻,那你便也是邪魔,邪魔者,当诛!”

    “当诛!!”

    ……

    此起彼伏的声音呼喝不止,浪潮一般涌向我和凝舞。

    “哈哈哈!”

    我狂放大笑出声,挥手间召出金府雷龙,霎时间龙吟声骤起,恐怖凶威压迫向所有人,轰隆之音完全盖住了他们的叫骂声。

    “谁人为邪?”

    “谁人为魔?”

    “谁人当诛?”

    “谁人该死?”

    “岂是你们靠着人多势众就能定罪的!?”

    “道门五子,以及诸位大能前辈,你们今天携私报仇,杀妖诛魔,大义凌然,晚辈无话可说,但我楚天有斗胆一问,同样是报仇,为何我妻子凝舞杀人,反倒成了邪魔,反倒当诛了呢?”

    我冷笑不已的冲他们质问,既然想摆大道理,那我就好好跟你们盘盘道!

    “口口声声你妻子,殊不知你妻子乃是神魔将之一的九尾香狐妃!”

    “妖狐噬人,不是邪魔又是什么!?”

    琼华真人怒不可遏的反问。

    “是嘛?”

    “那倒是要问一问琼华前辈,你们不问青红皂白,一路追杀我妻子凝舞至瑶池门户,以卑劣手段妄图利用我来迫使凝舞妥协。”

    “你们,又是什么?”^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如果要论起昔日罪过,那一笔笔业果罪账又究竟该算到谁的头上?”

    我冷笑更浓,冲这位妙法门掌教追问。

    “我辈修士遵祖师之训,遵祖师之遗法,除魔卫道,何谈手段之卑劣?”琼华真人冷哼。

    我不由得放肆大笑:“这么说来,你是承认了?枉你修为已至世间法尽头,可说到底又跟抱有执念偏见的普通人有什么区别?你们的所作所为,又跟神魔将有什么区别?只因我妻子凝舞是为妖,所以就没有报仇的资格了?只因我妻子凝舞曾为神魔将,就该任你们为鱼肉宰杀?若这是为道,那也是魔道!!”

    “大胆!”

    “放肆!”

    “胡造非为!”

    “黄毛小儿,口出狂言!”

    “楚天,你已堕入魔途尚不自知,这世间岂能再容你!?”

    ……

    一位位大能高人纷纷开口,道门五子除却元阳真人之外,也纷纷开口呵斥我所说的话,甚至是清肃宫中也传出了几声冷哼,强大的神识威压笼罩在我和凝舞的身上,似乎随时都可能动手把我和凝舞诛灭当场。

    “相公……”

    “罢了!

    凝舞深情望我一眼,眸中波光流转,楚楚动人,她微微轻叹一声,顿时令百花失色,惹人疼惜。

    凝舞迈前一步,淡淡道:“若是为报仇,我就在这里,随时恭候,我不会手下留情,也请你们无需客气!……但有一点,我此世之身名为凝舞,乃楚天之妻,而非神魔将九尾香狐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