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六章 彼岸花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我能留在这里等他吗?”苏洛依眸中带泪,面无表情询问。

    孟蓁幽叹:“你要明白,即便是等,也不会有任何结果!……奈何桥前,我见惯痴男怨女,可到最后也只能是徒叹奈何,回去吧孩子,你还有父母家人在等你。”

    “我不走!”

    “我不信他就这么死了!”

    “我能感觉到他就在幽冥地府,他迟早会来到往生殿的,他绝对会来的!”

    苏洛依神情坚定万分,坚守着她最后一丝仅剩的希望。

    神君娘娘孟蓁看着苏洛依,不由得很为难,生人活命,怎可多逗留阴间幽冥?若不是她身负阴门神器,也不可能进的到地府中,偏偏她来了,偏偏她不愿走……

    苦等又能奈何?

    不过是又在三生石上,再添一道悲叹罢了!

    “婆婆……”

    可爱的孟沐眨着漂亮大眼睛突然说:“她找的那个人,我好像见过。”

    “你确实见过,但他已经不在了。”孟蓁宠溺回答。

    孟沐摇摇头,嘟嘴说:“不是的!……就刚刚不久,我还见过他的呀!”

    孟蓁露出疑惑神情;

    苏洛依情急问:“刚刚你是在哪里见到的他?”

    “忘川河畔,彼岸花丛,我玩耍时遇见的他,他就在那里,一直都并未离开呀!”孟沐很认真的回答。

    “楚天……”

    苏洛依失声叫了一句,转身就要去找。

    神君娘娘孟蓁沉吟思索之后,以御器神格之力笼罩三人身影,移转空间,瞬间便来到忘川河畔。

    花丛遍布,猩红妖艳;

    感应到神君之威突然降临,彼岸花们似有灵性的在瑟瑟发抖,它们收拢着花瓣,像是在表达畏惧。

    而其中,有一只花骨朵很是特别。

    苏洛依注意到它,几乎瞬间便热泪涌下,那朵猩红妖艳的彼岸花中贪婪包裹着的淡金色光芒,正是一缕残存的神识元神,微弱到不能再微弱的神识元神。

    源自于命轮的强烈感应,正是由它而散发。

    她,找到了;

    但这并不是她所想要的,因为这证明她所作的一切都是枉然;

    苏洛依失神地慢慢走过去,俯身蹲下,她遏制不住情绪,抽泣不止,她小心翼翼地抬手轻抚过花骨朵,很怕会扰动到那缕微弱的神识元神,她抖动着肩膀,终于哭出了声来。

    “哎!”

    “孽缘啊!”

    神君娘娘孟蓁摇头叹息不止,牵着小丫头孟沐静静看着这一幕。

    许久之后——

    苏洛依向神君娘娘请求,希望留在这里,留在这忘川河畔,相守着这片彼岸花丛。

    “这么做并没有什么意义,这缕元神之力也无法再复活成楚天。”孟蓁道。

    苏洛依却反问:“可这就是他,不是吗?”

    神君娘娘孟蓁见此,一时间竟也无法反驳苏洛依的话,她主意已决,旁人即便想劝也劝不了她,可是……值得吗?

    “值得!”苏洛依坚定回答。

    孟蓁疼惜着说道:“你若想守在这里,那便就守着吧!我会为你安排好一切,如此……也算是偿了楚天的人情。”

    “多谢神君娘娘成全。”

    苏洛依行大礼拜过孟蓁之后,转身又走向花丛中,默默注视着那朵彼岸花,注视着那其中的一缕神识元神。

    “婆婆……”

    “沐儿想说什么?”

    “她为什么要守在这里呀?那个他,又不会说话,也不理人,就好像只是影子,既存在又不存在,守在这里又能做什么呢?”

    孟沐歪着脑袋,好奇询问。

    “她相守的既是那个人,亦是她心中放不下的那份思念,她愿心所求便就是陪伴,并不为能做什么。”孟蓁耐心回答。

    孟沐想了又想,嘟嘴摇头可爱道:“沐儿还是不懂……”

    “如果可以的话,沐儿最好永远都不要懂,因为若你懂了,你也会体会到她这般的心殇。”孟蓁露出慈祥和蔼神色,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

    孟沐似懂非懂,嘟嘴“噢”了一声。

    从此,在这冥河畔,彼岸花盛放,血红妖艳,始终有一人孤寂相守,她执着的不肯离去,她沉浸在感伤之中无法摆脱。

    时间仿佛在她身上定格,她始终如初。

    ……

    南冥村逼死妖魔之举,总算是对各宗门传承的众怒有了交代。

    只不过这种交代,并不足以真的抚平众怒,事后瑶池各宗门传承以及道门五宗的弟子,对于阴门六派的态度明显带有些敌意。

    越是劫祸频生,越是迁怒于阴门;

    越是有人身死邪魔之手,越是怪罪于六派弟子;

    理由千篇一律,若不是你阴门出了楚天这么一个弟子,若不是害得各传承宗门损失惨重,今日又怎会落得如此局面?甚至是需要填命才能诛灭邪魔?

    孰是孰非,计较起来没完没了,而那仇怨也越积越深!

    占宗太上长老神机子曾预言:三日鬼界乱,十日凶魔现,百日贯穿通道门户,封天界,入人间。^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而现在,一一应现!

    皇者人殷凭借大神通手段,更立界规,彻底堵死了上界干扰人间的手段,再无神灵化身下凡,所谓天界成了孤悬在混沌之中的孤岛,无法再踏入人间一步。

    阴间鬼界与人间逐渐出现通道门户,有恶鬼厉魂潜入人间,不知与五宗协会爆发了多少次血战。

    可这,才仅仅只是开始。

    有传闻消息自阴间来,人殷重招旧部,再聚九位神魔将,其中有些原本就是鬼界中各鬼域的大鬼王。

    比起阳世间的血战,鬼界中的动荡才堪称残酷!

    六狱考敝司尽数被破,幽冥地府的谋算彻底付诸东流,那六位司君鬼王更是在大战中形神俱灭,不知多少鬼灵魂飞魄散,鬼界冥河浮影重重,哀鸿遍野!

    幽冥地府对此也很是无奈,他们眼睁睁看着人皇重整势力,统领鬼界,但却无力阻止。

    渐渐地,人皇终于确立下根基,并开始向着阳世间展开试探性的进攻。

    他,人殷,要重建人皇神域;

    重领人间世界;

    他要夺回昔日失去的一切,摄万物于人皇神域,再与天斗!

    ……

    时光荏苒,弹指一挥间;

    转眼便就消逝了二十余年,伴随着经济腾飞,国家成为了世界上第一大经济体,表面上国富民强,但一些隐藏在暗处的问题终于开始显露出来。

    或者说,因为鬼界大举进攻而来,那些始终存在的问题终于无法再继续遮掩。

    “你相信有前世今生吗?”

    “嘿嘿嘿,还真别不信!……你既是你前世的今生,来生的前世,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楚天。”

    G市,夜市大排档前,有两位打扮靓丽的美女正在享用饭香味扑鼻的美餐,我忍着饥肠辘辘的肚子和嘴里不停涌出的口水,以尬聊作为开场主动与她们搭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