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四十九章 刘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公园厕所,撒过尿,又洗过脸,照着镜子里胡茬唏嘘的自己,我不由得露出苦笑。

    太像了!

    不,不能说像,完全就是同一个人!

    要是被以前的老熟人遇见,肯定是会被认出来的吧?

    胡乱扒拉扒拉发型,我咂着嘴离开公园。

    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过着流浪汉的生活?

    古人有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曾益其所不能,所以……我现在其实就是在进行苦修!

    当然,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我其实是有使命在身的!

    这份使命,并不来自于这阳光明媚的世间,而是来自于那阴气森森的幽冥,我是地府在世间统招的阴兵神职人员,俗称活鬼差,又叫……临时工。

    对,没错;

    就是那种干的比领导多,拿的比领导少的临时工,出了问题还得我背锅的临时工。

    我们有个比较正式好听的官称——阴倌。

    倌者,仆也;

    由此便可想而知,我这种临时工的地位是何其底下。

    说实话,并没有几个人愿意做这种工作,一般情况下都是幽冥阴兵头头强制性统招的,但我不同,我是上杆子挤进来的。

    不为别的,只为获得消息来源渠道。

    我虽然嘴上说着什么人皇归位,都跟我没有多大关系,但其实心里对这件事还是挺挂怀的,正因为这件事我原生活的村子成了鬼村,也正因为这件事我才成了幽冥阴倌,我要借助地府的消息渠道追查一个人,准确地说是借两界通道门户潜入世间的一只魔灵!

    多亏了这只魔灵,我才更名为楚天,行人世间。

    我要亲手诛灭它,为父老乡亲们报仇。

    不过……在报仇之前,填饱肚子才是顶要紧的事情,毕竟身而为人总是要先保证活着嘛!

    “老板,先来杯普洱漱口!”

    “白吃白喝的又来了,你说说你,年纪轻轻,干嘛不找个正经工作呢?整天吊儿郎当,游手好闲,你混吃等死啊?”

    王记面馆,老板拎着铁茶壶没好气的丢在我面前。

    “什么叫白吃白喝?记账而已,又不是不还了!”我嘀咕一句,取来一次性杯子,倒着茶叶末泡的开水漱口。

    老板哼哼一声:“不用还了,有人替你还过了。”

    “噗……”

    我一口水全部喷了出去,愣愣问:“她又来了?怎么阴魂不散呢她?”

    “阴魂不散的是你才对,也不知道你给人家女孩灌了什么迷魂汤,掏心掏肺的就是要对你好!……我说小天,你要不干脆就吃软饭得了,让她包养着你,也省得你流露街头了不是?”老板对我冷嘲热讽的,很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我们口中的这个她,名叫关彤。

    关彤是G市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个办公室白领,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人长的也漂亮,所以但凡有人见关彤对我好,就不由得羡慕的红了眼,心里纷纷暗骂一声: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但其实,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自从我救下遇险的关彤,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是谁,关彤前世之身正是流落到鬼界又蒙我帮助,最终才得以入幽冥地府轮回投胎的刘玲!

    当然,曾经的刘玲也帮助过我很多。

    这份好感情意既源于前世,也起自今生,冥冥之中似是自有遇见的注定,但我可不敢欠她的感情债,宁愿流落街头饿肚子也不想她来帮助我,可谁知道这丫头阴魂不散的偏偏就缠上我了。

    恩……

    以后看来要换个地方赊账了!

    “还是鸡丝面?照旧记账?”

    “不,今天我带钱了!”

    我掏出一张毛爷爷拍到桌子上,这是昨夜我取回自己身份证的时候,偷偷从璐璐包里顺来的,需知我阴师赠符,其价斐然,取她一百块钱是不为留下缘法,这不是偷而是为她好。

    “捡钱了你!”

    老板嘴不留情,但还是收下了钱并给我找零。

    正在我浅饮茶水等待美味鸡丝面的时候,口袋里的千元机突然震动响铃,我取出手机打开一个隐藏在界面中的APP,指纹解锁之后屏幕上立即弹出一条消息。

    “疑似两界通道门户开启,坐标已定位,附近阴倌立即前往确定情况!”

    “如有鬼灵潜入,立时上报幽冥!”

    我神色一凛,从地图标记上来看,距离坐标最近的人正是我,仅仅只有两公里多些的距离,其他另有三人阴倌的距离稍远,均在十公里以上,等他们赶到还需要一些时间。

    两千米……

    步行!

    我当机立断冲出面馆,认清方向之后奔跑而去。

    “喂,小天,你的鸡丝面……”

    老板追出店外,但我已经跑到了远处,我头也不回地大叫一句:“等我回来再吃!”

    ……

    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过去,仅仅只用了几分钟便就到了坐标附近。

    眼前,是一片稍显破旧的小区楼房。

    我喘着气皱眉凝视,我能明显感应到此地阴气弥漫,并在向外逐渐散发着,甭管是不是两界通道门户开启,此地都绝对有鬼灵出现!

    光天化日,这些鬼魔真是反了天了!

    我冷哼一声,双手虚握张开,拉出一杆虚灵金枪,快步向着阴气浓郁之处走过去。

    “嗷!!”

    常人不可闻的凄厉阴啸声陡然响起,阴风卷起气流四散,腥味扑鼻。

    这是……有人在与鬼灵斗法!?

    我不敢再耽搁,三步并两步,绕过面前的居民楼房,后面不远是一处面积不小的废弃喷水池,长满青苔的池中还有着非常浑浊的水,咕嘟嘟像是烧开了一样在不停的冒泡,浓郁腥风阴气正是从这里散发。

    而水池边不远,则正站着一道倩影;

    她长发如瀑,束成马尾,身着宽松的休闲装,但却难掩身姿婀娜,她手中掐诀正默运法术,在与那池中水鬼相斗。

    双方似乎正在僵持,她已将水鬼压制,而那水鬼正在疯狂挣扎反抗。

    这时,险情突现!

    水池中的污水发出一声轰鸣闷响,喷洒四溅的水珠中,有道道水流如柱向着她袭击而去。

    她身形未动,全神贯注维持着手中法术。

    “危险!”

    我大叫一声连忙冲过去,下意识以己身精气运转虚灵水衍化成冰之术。

    先破鬼术,将激射水柱凝结成冰;

    再掷金枪,瞄准水池中藏身的那只鬼灵;

    “咻——”

    虚灵金枪利箭般没入水面,精准无误命中水鬼阴身,伴随着凄厉的剧痛嘶吼声回荡不止,浑浊水面更是不停翻滚,就好像水下有只怪物正在兴风作浪。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帮≥

    那并非普通水鬼,而是三等凶灵!

    “你来压制住它,帮我争取一点时间。”

    悦耳话声传到耳边,那是她的声音,我心中微微一颤,莫名有种悸动的情绪浮起,但这时我顾不得许多,因为她说放手就放手,已经开始在全身心的凝神施法。

    跺脚间扰动地气,凝缚魂锁链捆住池中水鬼;

    又以虚灵水形成牢笼,禁锢其形;

    我咬牙施法与那池中凶灵僵持,暂时得以压制住它的凶威,但它凭借着水形之利,只是压制若不能拿它出水,想消灭这只凶灵可也不是容易的事。

    “五雷天罡,奔雷现!”

    她娇嗔着沉声低喝,万里无云的蓝天陡然间有炸雷声响起,轰鸣间雷声已然劈落,正劈入水池中,劈在那凶灵阴身上。

    “轰……”

    像是有炸弹在水中剧烈爆炸,电弧蔓延,水花四溅。

    关键时刻我冲过去挡在她的身前,浑浊污水顿时间淋浇了我满身,而身后的她只是被水花溅了一些在身上。

    水池逐渐平静下来,阴气缓缓消散,而那水中凶灵则已经被炸雷彻底轰灭,连渣都不剩。

    身后的她长长松了一口气;

    身后的她再次出声;

    “谢谢你,幸亏有你及时出现帮我,不然的话我恐怕还灭不了这只凶灵。”

    听着她的话声,我再无法抑制心中的悸动。

    有满腔热血在疯狂上涌,这让我不禁有些晕眩,激动的情绪令心脏在狂跳,那份莫名浮起的欢喜和感动更是充斥了我的胸膛,我机械性的慢慢转过身,终于看清楚了她的模样。

    她淡妆素点,但如此已是令她绝美容颜更添一分精致;

    她那熟悉的眸,熟悉的眼神,熟悉的五官,熟悉的气质,以及那令我熟悉无比的淡淡香味,都令我如坠虚幻之中,仿佛眼前所见的她就是一场穿越轮回的梦!

    我失神地喃喃着,唤出了她的名字:“凝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