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章 羽宗门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凝舞……”

    我失神地喃喃着,唤出了她的名字,我非常的肯定以及确定,她……绝对就是凝舞!

    这似梦似真的感觉冲击着我的感官,我身体不禁有些晕眩和摇晃,我始终注视着她的脸庞,注视着她的美眸眼睛,种种复杂而激动的情绪萦绕在我心中,最终化成一股汹涌的感动凝聚在我的眼睛里,化成一层又一层的水雾。

    “你……”

    “你认识我吗?”

    “你怎么了?是不是刚刚受伤了?”

    凝舞见我有些奇怪,她微蹙眉头,关心询问着我的情况。

    “我,我……我没事。”

    “我当然认识你,你是凝舞!”

    我声带有些发颤,像是在小心的尝试去触碰本该是虚幻的东西,像是生怕自己会从这虚幻一般的情景中惊醒。

    “可我并不认识你啊!”凝舞奇怪的看着我。

    她的神情略带疑惑,她也注视着我的眼睛,越是分别,越是疑惑更浓,像是有什么不解的事情无法得到答案。

    我突然咧嘴笑了起来,带有几分苦涩。

    她是凝舞没错;

    但她已经不再记得我了;

    因为此世的凝舞,并不具有前世的记忆,她更不清楚曾经的她是谁,曾经的我又是谁,只是……不论世事如何变迁,但那份烙印进灵魂中的刻骨铭心的感觉却不会因轮回而遗忘!

    “我……是不是见过你?”凝舞秀眉皱深,抿嘴沉吟思索,但似乎不管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

    我嘿嘿笑着,偷偷将眼泪压下去,说:“那是当然,你肯定见过我啊!”

    “可你是?”

    “我是楚天,楚天也是我。”

    “楚天么?”

    凝舞不停喃喃我的名字,又陷入疑惑的沉思中。

    我欣喜笑容更浓,不管凝舞还记不记得我,但这份感觉却始终未变,她仍旧还是她,稍稍不同的是她不再身俱妖狐气息,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时,手机震动响铃。

    我掏出来手机查看,有人在app上询问我情况如何,地府侦测两界通道门户出现的感应已经消失,是否为鬼界所为,是否有鬼灵潜入人间。

    我将详细情况如实上报,并解除警报险境,这里只是有水鬼凶灵为祸。

    “不管怎么说,今天都要多谢你的出手相助,楚天。”凝舞将那份疑惑暂时搁置,向我道谢。

    我连忙笑道:“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那么客气。”

    “不知你承自何门,修自何派?等我回去五宗协会之后,好详细报告这里发生的事,待来日再登门拜谢。”凝舞道。

    五宗协会?

    提起这个,我这才突然想起来,凝舞所用法术乃是羽宗的天雷天心正法!

    她现如今是羽宗传承弟子?

    “不错,我正是羽宗修行弟子,现在隶属五宗协会外勤人员。”凝舞点头回答。

    我顿时神情古怪起来!

    凝舞怎么会成为了羽宗弟子的了呢?

    前世时,她可是亲手诛杀羽宗掌教真人宣周子,并令他形神俱灭,而今生竟然反倒成了羽宗修行弟子?

    而且,我分明记得;

    在当初我自斩己身的时候,恳求过道门各高人,不要再打扰轮回转世的凝舞,他们难道食言了吗?

    “楚天,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凝舞道。

    我回过神,如实相告道:“我现在无门无派,并未拜入任何师门下!……不过,我是幽冥地府统招的兵役阴倌,所修为阴门术数。”

    “原来如此……”

    凝舞点点头,又道:“难怪你会赶来这里!可是,若你并没有拜师门,那你所修阴门术数来自何人传授?”

    “呃……”

    “这个……”

    跟凝舞我自然没有隐瞒的必要,但是要是解释起来的话,恐怕很久都说不完这件事,而且今生的凝舞已经不再是九尾狐妖,没必要再背负以前的事。

    我考虑过后,试探性说:“你相信梦中传法吗?曾经有位老人家托梦给我,并传给了我阴门术数,他说我天资斐然,将来必成大器,必修正道,必身肩重任,故而……”

    “嗯哼!”

    凝舞清了清嗓子打断我,面无表情道:“楚天道友如果不方便,可以不说,没必要胡诌仙人传法!……凶灵的事已经解决,我还要回五宗协会复命,先走了。”

    “等等!”

    我连忙叫住了凝舞,今生今世好不容易遇见,怎能轻易让你就这么走了。

    你是凝舞;

    是我楚天的妻子;

    不论你记不记得我,你可都是我楚天的媳妇儿,这一点绝不会有任何改变!

    “你还有事?”凝舞回眸问我。

    我掏出手机来,笑眯眯道:“方便的话加个微信呗?”

    “不方便!”

    凝舞神色一冷,直接拒绝。

    嗨哟喂!

    我了个去!

    我可是你老公啊,你就这么拒绝我?

    你也忍心!?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帮≥

    见凝舞又要走,我情急大叫:“你给我站住!”

    “楚天道友,如果还有事就请你直说,如果是想借机撩我,你会死的很惨!”凝舞神色冰冷,眸中闪过一抹凌厉。

    我心里不由得发虚,这是源自于本能的畏惧!

    好家伙……

    媳妇儿虽然转世了,但脾气可是没变啊!

    硬来肯定不行,只有来软的,我了解她的脾性,她绝对不会无动于衷的,反正我是不能轻易放凝舞走!

    “凝舞……”

    “你看我这,为了救你浑身臭气烘烘的样子,你难道真就这样撒手不管了啊?”

    “而且我虽然是地府阴倌,但压根儿就没有工资可领,我已经在g市流落街头快一个月了,每天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吃了上顿没下顿,哪怕是你不为别的,是不是看在我奋不顾身救你的份儿上,也该仗义出手帮帮我呢?”

    “而且,我还受伤了……”

    我悄悄的将兜里零钱揉成粉碎,一副可怜兮兮、无家可归的样子。

    不过我受伤了这是真的,虽然那点伤根本不足为道。

    “楚天,你这是想讹人吗?”凝舞冷冷看着我,秀眉微蹙,渐露为难厌烦的感觉。

    不!

    这怎么能叫讹人?

    这是为缓兵之计!

    我言辞诚恳,可怜兮兮道:“我是在恳求你的出手相助,哪怕看在同为我辈修士,除魔卫道的份儿上。”

    “你……”

    “很让人不喜欢!”

    “跟我走吧!”

    凝舞犹豫过后,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我心中嘿嘿得意一笑,怎么样,我就说吧,凝舞她吃软不吃硬,她绝对不会就这么对我不管不顾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