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二章 纸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魔灵清尸王即将再度开启两界通道门户的关系,这两头G市内的幽冥兵役阴倌也突然多了起来,加上我总有十人分别散布几个市区中。

    道门方面明显也得到了消息,不少五宗协会弟子赶来驰援,以备战事发生。

    转眼又过去两天,G市内突然又多了些陌生面孔,那是不知来自于何门何派的传承弟子,他们也同样藏身在G市之中,等待着两界通道门户开启清尸王入世,一时间G市突然平静了下来,就连鬼灵为祸的事情都鲜少发生,而这……正似暴风雨前夕的宁静。

    天塌了自有高个顶着,我懒得关心G市那看不见的风起云涌,我全身心的心思都放在了凝舞身上。

    只是……

    我却没能够打听到关于凝舞的消息,更没有能够找到她。

    想找凝舞,就必须要找五宗协会;

    可在我之前的时候,但凡见到五宗协会的人我都是躲着走,不想不愿也根本就没有和那些人有过任何的交际,这一时之间再想找他们,突然他们就都消失不见了!

    我皱眉苦恼,这被关了两天又找了两天,转眼都已经四天过去了。

    也不知道凝舞现在在何处,又在做些什么……

    寻不到凝舞,我干脆采取笨办法找五宗协会的人,我仔细留心着G市内的任何动向,但凡是有所异常或是有鬼灵出没的地方我都第一时间赶去,这样或许就能有所收获。

    下午时分,手机终于震动响铃;

    我精神一震,立即掏出手机查看消息,在十几公里之外的某处有疑似两界通道门户开启,遣令附近阴倌前往确认情况。

    距离那里最近的人并不是我,而且也并不是我负责监控的区域。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能放过这机会。

    只是这距离有些太远,腿儿着去肯定来不及赶到,若是打车的话,单单一路红绿灯就足够磨工夫的了!

    况且……

    可怜我浑身上下就十来块钱了,人家出租车哪里会肯拉我?

    正在我走投无路时,眼前突然出现身穿黄袍、骑着电驴的身影,我如看到救星一般连忙冲他招手:“外卖小哥~~”

    一通忽悠加恐吓之后,外卖小哥载着我风驰电掣一般横穿在马路上。

    短短不到十分钟,我便就赶到了目的地附近,随手给了外卖小哥一个五星好评,又发了他一张破煞驱邪符保身,我马不停蹄狂奔而走。

    而距离这里最近的那个阴倌,还被困在路上的红绿灯附近;

    这个二货!

    我心里笑骂一声,脚下生风跑的更快了几分。

    眼前是一片建筑重修的工地,周围一大片范围都被蓝铁皮遮挡隔断,浓郁阴气正不断从其中散发而出,原本这里正处于施工时间,有着不少工人正在加紧施工,可突然发生的一场意外造成了一死一重伤,惊慌失措的施工队在报警之后立即就从这里撤离了出去,警察已经在路上很快便会赶到,附近人群很是骚乱和无错。

    我趁乱溜了进去,来到一栋待拆除的老旧大型商场,鬼哭狼嚎般的凄厉阴啸声传响而出,尖锐刺耳,有人已经先行赶到并正在与鬼灵斗法!

    应该就是五宗协会的人!

    我兴奋的不再耽搁,快步赶过去查看情况,找到他们接下来自然就能找到凝舞了!

    在废旧商场二层,愤怒呼喝声传来。

    我仔细看过去确认情况,顿时不由得微皱眉头,那是……纸人!?

    为祸肆虐的正是一只恶灵,鬼灵五等:怨恶凶邪魔,而恶灵正处于怨心凝聚煞根的第二等,与这恶灵斗法的另一方则是两个男人和一个纸人。

    操御纸人之术,乃是阴门折纸门的拿手术数——造化纸灵术。

    也就说,这两个男人是阴门弟子?

    我不禁有那么一些失望,不过转念想想,既有鬼灵为祸,五宗协会的人必然赶来处理,多等一会倒也无妨,我放慢脚步靠近过去。

    双方正斗的不可开交,明明只是恶灵而已,可这两个折纸门弟子却似乎拿它没有办法。

    非但久战不下,甚至有些险象环生。

    越是看他们斗法,我倚靠在栏杆上越是面露古怪神色——笨,实在太笨了!

    折纸门术数我还算多有了解,达到灵手化物之境,便就可以出师自立,这相当于是行人派渡三魂修为成就,而眼前的这两人显然并没有如此境界,只是看其中一人自如操御纸人,估摸着也已经摸到了灵手化物的门槛。

    如此修为,却敌不过一只恶灵?

    我不禁摇头叹息,好奇他们的师父究竟是谁,这又是怎么教的弟子,面对鬼灵时畏手畏脚、贪生怕死,唯恐己身会受到损伤,这对战之时能不吃亏吗?^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说到底还是年轻没经验啊!

    想当初,我刚和甄昆行走世间的时候,即便是对付凶灵、邪灵时也不像他们这般束手束脚。

    “你说你怕什么劲儿,用手中纸刀斩它呀!”

    “越怂越是打不过!”

    “诶诶,小心小心,我了个去,差一点,好悬,真笨!”

    “别光指望纸灵,你们倒是上啊!”

    ……

    我实在忍不住在旁给他们指挥提醒,可越是如此,他们两个越是手忙脚乱,那发挥的表现越是让人觉得辣眼睛。

    “你给老子我闭嘴!”

    抽工夫,其中一个小子反倒冲我大骂了一声。

    我咧着嘴角呵呵发笑,你们俩菜鸟连只恶灵都斗不过,反倒还怨起我来了?

    “我敢说,你们撑不过三秒钟了……”

    谁知我话音才刚落,操御纸灵就被恶灵厉鬼给撕了个粉碎,厉鬼凄厉嘶吼,面露狰狞,眨眼间飘身来到其中一个男子身前,森森白骨一样的鬼爪狠狠挥落。

    “啊!!”

    痛苦惨叫响起,那男子下意识抬起格挡的手臂,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反转而回,鲜血淋漓,裸露白骨,彻底失去了知觉。

    纸刀脱手,轻飘飘的被阴风卷去一旁。

    另一个人几乎被吓傻了,他面露惊骇神色,站在原地浑身发抖,一时间竟动弹不得,眼看恶灵狞笑着将要噬人,他甚至都忘了要上前去救他的同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