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四章 认错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楚……楚天?”

    “你是楚天!?”

    甄昆呆呆望着我,好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那难以置信的目光在我的脸上扫来扫去,似乎还不敢确信真的就是我。

    “你没死啊?”

    “楚天,原来你真的没死啊!?”

    “哈哈哈……”

    甄昆兴奋到大笑,冲过来就给了我一个熊抱。

    这家伙原本就身高马大,比起我一米八的个子还要高出半个脑袋,现如今的他身体更显壮硕,人至中年头发半白,熊抱我的时候不时挥起扑扇般的巴掌,连连拍着我的后背尽显热情亲热。

    我根本来不及解释,只觉得自己快要被他给拍出内伤来了!

    “我就说你不可能那么轻易死掉的,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到底跑哪儿去了你!”

    “真是想死我了!”

    “当初亲眼看着你自斩己身,我都忍不住落泪了呢!”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甄昆不停念叨着什么,想他堂堂七尺男儿此时此刻竟然激动的热泪盈眶,那泪珠在眼眶里不停打转,仿佛随时都会落下。

    不过,他也终于是松开我了!

    我闷声咳嗽不止,这才缓过劲儿来,看着他激动不已的样子,我心中百味陈杂,随后几乎不加思索的便露出茫然表情,愣愣的望着甄昆。

    “那个……大叔,你哪位?”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刻意的把茫然表情发挥到极致,就这么赤裸裸的摆在甄昆面前,至于他信与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总之,现在是绝不能认!

    认了非但没有任何好处,反倒还会给我带来许许多多的麻烦,单是想起前世的那些乱如麻的事情,我心里就一阵排斥拒绝。

    不能认;

    打死都不能认;

    况且,楚天即便是我,我也不是二十年前的那个楚天!

    这种事情解释起来也很麻烦,为了避免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承认!

    这下,轮到甄昆傻眼了。

    他呆愣愣的望着我迷茫到了带有几分刻意的神情,一时之间有些说不出话来,又过好半响才听到他问话。

    “你……你不是楚天?”

    “我不是啊!楚天是谁啊?跟我长的很像吗?”

    我用很确定且坚定的眼神及目光,无声告诉着甄昆——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你要相信我不是……

    “你分明就是楚天!”

    “我清晰记得你的一切,你若不是,我敢把头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楚天,你这到底是咋回事啊?”

    甄昆丝毫不动摇的一口咬定,偏就认定了我的身份。

    我默默的掏出自己的身份证以及千元机,向甄昆表明我的身份,我乃是幽冥地府统招的兵役阴倌,负责监守G市内的异常状况,至于其它的一概装作不知。

    “这,这怎么可能呢?”

    甄昆确认过我的身份之后,失望、不甘心和更加难以置信的情绪溢于言表。

    我收回自己的东西,报以礼貌性的笑容。

    可心里……

    我长长的无奈叹息,向甄昆无声道着抱歉,总之是很对不起了,我愿以楚天之名行人世间,但并不愿再次承担曾经的是是与非非,这也是我不愿承认身份的原因。

    “你真不是楚天?”

    “别……别开我玩笑了,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

    甄昆终于有些动摇,但这也让他更加难以承认事实,他迫切我的希望我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可是……

    我摇摇头,认真道:“我真的不是你口中的说那个人。”

    甄昆仔仔细细的打量我很久,终于他发出一声令人悲伤的哀叹,在擦掉眼角泪水后,他说:“你和楚天……确实非常之像,抱歉了小兄弟,或许真的是我认错人了。”

    我松了口气,能蒙混过去自然再好不过。

    至于以后;

    以后到时再说吧!

    半响过后,甄昆这才很客气的问道:“小兄弟,听我俩徒弟刚刚说,你害得他们应战鬼灵时分心受伤,是这么回事吗?”

    我不由得呵呵一笑,看向甄昆的两个不争气的徒弟!

    倒打一耙就算了,还敢与上师告状?

    携威压人?

    让你们受伤都是轻的,早知道就不该救你们!

    而甄昆的俩徒弟,名叫浩初和海昌的两个年轻人此刻不禁有些傻眼,他们本指望着师父来到,帮他们主持公道做主,可现在看来……别说主持公道了,还不反把他们两个的腿给打断!?

    “他们就是这么告诉你的?”我问甄昆。

    甄昆点头:“他们是这么说的。”

    “前辈乃是阴门六派折纸门高人,这里面情由如何,我相信前辈心中自有公断,我不好再添油加醋的说些什么,省得前辈对我有什么误会。”我故作尊敬的说,避了避嫌。

    甄昆狐疑的深深看我一眼,这才又看向他的俩徒弟。

    “你们来说,想让我怎么主持公道?”

    “师父,都是他冷嘲热讽,才害得浩初师弟分心受伤,虽然他确实帮助了我们,但他也应该向浩初师弟赔礼道歉,收回他刚刚所说的侮辱我们的话!”

    徒弟海昌咬着牙硬气的坚持立场,毕竟这时候要是反口,甄昆还能轻饶了他们?

    不过这海昌却是精明,先把自己的师弟推了出去。

    反正受伤的不是他,他有的是说法和借口,这么做既能表明立场,更能最大限度的避免甄昆重罚他,毕竟倒霉受伤损了折纸门颜面的是他的师弟浩初,而不是他海昌。

    “赔礼?”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道歉?”

    我咧嘴呵呵一笑,脸色难看起来。

    但比起我,甄昆的脸色那是更加的难看,亲手悉心教导出的得意弟子,不敌区区恶灵而受伤且就罢了,事后竟然还虚与委蛇,推卸责任,这让别人怎么看他这个当师父的?

    自己不争气,反倒让别人赔礼道歉;

    这若是传扬出去,又让别人怎么看他折纸门清肃者甄昆?

    甄昆虽然面无表情,但实则心里却是动了真火,若依师法戒规,理当把这两个不争气的徒弟把腿给打断!

    我哪能让甄昆真的这么干,连忙出声劝阻,他们说到底还是年轻没经验,虽然甭管我有没有冷嘲热讽,他们也斗不过那只恶灵,但我还是主动承认了错误,直到这时甄昆的脸色这才好转一些。

    最终,甄昆罚他们戴罪立功;

    且看他们这次在G市表现如何,如果再有类似情况发生,便就二罪并罚;

    俩徒弟不由得感恩戴德,他们可真是被师父甄昆给吓了个不轻,这要是真把腿给打断了,那以后他们俩还不全完了!

    掰扯完这件事,我抽身便想走。

    可这时,五宗协会的人终于赶了过来,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留下,我要打听打听最近五宗协会都究竟有什么动向,以及凝舞可能会出现在哪里,这件事不能再拖了,魔灵清尸王即将穿界入世,我必须要找到凝舞并跟她待在一起保护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