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五章 有面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五宗协会的外勤弟子赶到时间稍晚,通过交谈之后我才得知,原来G市内的另一处地方也发生了鬼灵为祸事件,而此处恰巧折纸门清肃者甄昆就在附近,于是乎他们便分别行事,待解决完了那边之后才赶来这里。

    只是……

    看着折纸门弟子在处理恶灵时,竟然身负了重伤,这不由得令五宗协会弟子微皱眉头。

    虽没有明说,但他们的神情却已经表露无遗——

    名声在外的阴门六派,堂堂折纸门传人,却连只区区恶灵都对付不了?

    甄昆的脸色很难看,非常之难看!

    这次阴门六派驰援G市,应对魔灵清尸王入界一事,可谁想他的得意弟子竟然这么不堪大用,这让他身为传法上师的脸面往哪里放?又让阴门六派的脸面往哪里放?

    海昌和浩初这对师兄弟缩着脑袋,屁都不敢放一个。

    最后,五宗协会安排;

    既然受了伤,自然先行治疗当是要紧,吩咐人把他们俩先送去了医院,两人如蒙大赦连忙从这里离开。

    甄昆并没有走,他始终在观察着我,而我懒得理他,正忙着与五宗协会弟子套近乎。

    通过旁敲侧击我这才得知,五宗协会外勤弟子众多,如今撒网一般的遍布在G市之中,时刻提防着两界通道门户的开启,不但如此,另有许多世间修行传承也派人而来增援,如今的G市可谓严阵以待,但凡魔灵敢穿界入世而来,便绝对让它有来无回!

    我心中呵呵一笑,自信是好事,但你们可也别小瞧了魔灵以及背后的皇者人殷。

    曾经,阴门六派为灭魔灵,可是险些付出传承断绝的代价!

    不过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消息;

    五宗道门:占丹羽符勘,其中羽宗修行弟子最为稀少,这全因羽宗传人对于资质悟性以及性情各方面要求都颇高,所以在择选弟子时,一般都是上师寻弟子,而不是弟子找师父。

    身在G市的羽宗弟子仅有寥寥几人,现在负责监守着另一个市区。

    难怪我在这里找了两天,都没有找到凝舞的消息,原来她已经去了别的区,不过现在知道了线索,再想找凝舞可就方便的多了。

    “小天……”

    “你怎么会在这里?”

    负责监守此地的阴倌终于开车赶到,他紧皱眉头,拉着我到一旁很是不高兴的询问我:“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你来我这边干嘛?”

    他叫赵则诚,是为茅山上清派外门俗家修行弟子,家境殷实。

    我反问他:“我难道不能来吗?”

    “你这叫擅离职守!”赵则诚瞪我一眼。

    我看看他,又看向他身后不远的白色国产车,以及车里副驾驶位置上正坐着的一位挺漂亮的妹子,皮笑肉不笑道:“擅离职守的是你吧?幽冥传令,你竟然还有心思泡妞?”

    “这不是有五宗协会在嘛!”

    “哥们不跟你计较了,你也帮我瞒着点,她可是我费大劲才约出来的,怎么样,长的够清纯吧?”

    赵则诚一改脸上的不高兴,炫耀似的冲我挑挑眉。

    “还不错。”我仔细看过去一眼,点点头以作评价。

    赵则诚得意不已的笑着,他又向我问这里的情况,完事儿没有,我告诉他鬼灵已经被消灭,并不是两界通道门户开启,赵则诚的笑容顿时间更浓了,掏出自己的苹果手机打开APP,与幽冥通报消息并解除警报,毫不客气的把功劳据为己有。

    我懒得跟他计较这些,再说本也就是他监守的区域。

    “知道你穷,哥们接济你一点作为辛苦费,拿去吃饭吧!”赵则诚掏钱包抽出了两张红票子,大咧咧的递到我面前。

    许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一幕,这也是赵则诚有意为之的。

    他这个人,时不时的就爱表现自己,甚至是不惜贬低别人来表现自己,所以才会像掏小费一样的把钱递到了我面前,以找我难堪的方式来体现他的大方。

    但白给的钱不要白不要!

    我倒无所谓这种难堪,面子哪有里子来的要紧,我接过钱大声说了句:“谢谢老板。”

    赵则诚很是受用的露出满意笑容。

    谁知这时,甄昆突然阴着脸走到我身旁来,他冷冷瞥了赵则诚一眼,又和善的冲我说道:“小兄弟,还没来及感谢你相救我徒弟的恩情,如果方便的话,容我请你吃顿饭吧?若是需要钱,你也大可以与我提,十万百万的不过是小数目而已。”

    “这位是?”赵则诚愣愣问。

    甄昆瞥向他,道:“阴门六派,折纸门清肃者甄昆。”

    阴门六派清肃者如今在修行界颇具盛名,虽然还比不起道门五宗,但在其它二三流的修行传承中,阴门如今可也是首屈一指的传承,尤其是清肃者之名更代表着一派之首的领袖地位!

    我心中苦笑不已,甄昆这摆明了是想帮我出头啊!

    但我哪里敢接受他的好意,我摆脱他都还来不及呢,更别说要他的钱了,而且令我很有些意外的是,这甄昆现在竟然这么有钱吗!?

    “原来是折纸门前辈高人,晚辈赵则诚有礼。”赵则诚回过神连忙拱手。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甄昆只是冷冷“嗯”了一声,以作回应。

    扔下很是尴尬的赵则诚,甄昆拉着我非要请我吃饭不可,那用意很明显,他压根儿就不打算轻易放过我,他要百分之百的确定我到底是不是楚天。

    我一心想去找凝舞,哪有时间跟他在这里磨工夫。

    终于,救场的来了!

    伴随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酒红色豪华超跑兰博基尼稳稳停在路边,我一眼就看到了驾驶位上的人是谁,顿时不由得一个头两个大!

    关……

    彤……

    “小天~~”

    关彤下了车就冲我跑过来,不由分说就扑进了我怀里,我被她勒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好半天她才肯撒手。

    “这又是哪位?”赵则诚傻眼的看着这一幕。

    关彤挽住我的胳膊,根本就不问我的意见,张嘴就回道:“我是小天的女朋友!”

    靠!

    轮番上阵,你们讨债啊!

    不过我转念一想,这是最好的脱身机会,与甄昆打过招呼之后,我麻溜的钻进豪华跑车里,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人,让关彤载着我迅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在我走后,甄昆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也转身离开。

    赵则诚傻愣愣的待在当场,一时间被现实冲击的有几分恍惚,关彤的美丽令他怦然心动,豪华超跑更是价值不菲,再看看他自己的土鳖轿车以及车里原本还算清纯的女孩子,他霎时间莫名觉得失去了味道。

    “这穷成狗的家伙……竟然有个白富美女朋友!?”

    赵则诚失神喃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