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六章 送上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中彩票啦?哪偷来的这跑车?”

    “什么叫偷,这是我借来的!”

    “借?刮了蹭了你赔得起吗?哪个缺心眼的敢把这车借给你?”

    “这是我闺蜜秦总的车!”

    “闺蜜?秦总?那你自己的车呢?甲壳虫呢?”

    “甲壳虫受伤住院了……”

    “呵呵!”

    我抖抖嘴角,难怪关彤没有开自己的车,原来已经被刮蹭进了修理厂了。

    关彤让我别岔开话题,她说她已经连续找我四天了,她的车就是在找我的过程中被刮蹭出车祸的,她问我这几天都躲去了哪,竟然连王记面馆都不去了!

    我一个头两个大,问关彤找我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关彤瞪着漂亮眼睛生气看我。

    我连忙提醒她:“大姐,你看路别看我啊,真把这车也给刮了,到时候把你卖了赔啊?”

    关彤这才把心思放在开车上,而我苦思冥想着该怎么甩掉她。

    苦思半天,我不由得叹气;

    刘玲啊刘玲,你何苦一直粘着我呢,轮回转世之后,为什么你就不去安安生生过日子呢!?

    “去我家吧?”

    “大白天的去你家干嘛?”

    “那要不晚上去?”

    “不管白天晚上我都不会去,话说我为什么要去你家?”

    “我做饭给你吃啊!”

    “我不饿。”

    “我家没有人,就我自己,很方便的!”

    噗……

    听到她这几乎是明示的含义,我差点没有喷出口水去!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干脆不再回她的话。

    就在这个下午,我一再保证会及时回复她的消息,这才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得以甩掉刘玲,而后我乘出租去往另一个市区,凝舞以及另外几位羽宗修士正在那里。

    天渐傍晚,日暮黄昏;

    我站在一栋高楼的天台,脸色凝重的仰望天空,以及俯视眼前即将开始的城市夜生活。

    今夜,略有几分压抑,似有阴霾笼罩心间。

    我隐隐有种直觉,这里怕是将会有什么大事发生,无常神君告诉我,短则两三日功夫,魔灵清尸王即会入世,会那么快的就在今天吗?

    还是抓紧找到凝舞才行!

    可是眼前,整座市区的范围也是极大,凭空想找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沉吟想了想,若按常理分析的话,羽宗修士喜好清修之地,他们应该不会待在熙熙攘攘的热闹夜市,那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那里——人工湖公园。

    走下天台,我向着人工湖公园赶去。

    可是我并没有注意,始终有一只红色纸蝶如影随形般跟在我的身后,那是灵物纸蝶,其上附有冥蝶之灵,擅搜索追踪,这是甄昆悄悄于我身上施下的折纸门术数,为的是能够时刻掌握我的动向。

    入夜后的人工湖公园里,来往散步的人有不少。

    偌大公园想藏几个人还是很容易的,我思索一阵之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设法让凝舞主动来找我,只要你真的在这里的话!

    施法五行虚灵术,强烈的扰动地气涌动,并模拟斗法时的状态向外散发冲击。

    阵阵无形波动向外散发,普通人或许察觉不到,即便是有微弱感应也根本不会去在意,但对于修行人来说这里就相当于是发生了爆炸一样显眼。

    仅仅片刻,一道倩丽身影突然出现在树林之外。

    昏黄地灯照在她的身上,朦胧之中显露出她绝美容颜,以及剪影般的完美身姿,她微蹙秀眉,面露疑惑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小树林。

    “凝舞……”

    “我可终于找到你了!”

    我从一颗树后现身,挥手停止了施法,面露笑容与凝舞打招呼。

    “楚天?是你!”凝舞认出我来。

    我连连点头:“是我,我可是费尽辛苦才找到这里……啊!!”

    话还没说完,凝舞身形一闪突然攻来,她明明看起来很柔弱的身体,却爆发出恐怖非常的力量,一拳正中我的肚子上,我根本就猝不及防!

    夜幕下,我的凄厉痛苦惨叫响彻夜空,频频引的行人回望。

    我足足飞出去了三四米远,直到狠狠撞在一棵树上,这才又摔在地上,那瞬间我脸色苍白、冷汗直流,肚子内的脏腑像是错位了一般,传来阵阵强烈的绞痛,我像是煮熟的大虾侧躺在地上,一时间根本就爬不起来。

    “这是给你的警告,再有下次,定以天雷轰身杀了你!”

    “哼!”

    凝舞冷哼留下一句话,转身缓步离开树林。

    我咬牙强忍绞痛,强撑着从地上爬起身,步履蹒跚的向凝舞追了过去。

    “我……我来找你,是有要紧事的!”

    “什么事?”

    “魔灵清尸王即将入世,它会在G市打开两界通道门户,自鬼界大举进攻而来。”

    “这我知道,五宗协会早有消息。”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帮^」

    「^首~」

    「^发~」

    “那你知不知道,今夜必有祸事发生呢?”

    “祸事?”

    凝舞骤停下身形,回眸看向我:“什么祸事?”

    “现在还说不好,我直觉感应肯定有。”我忍着疼痛,认真与凝舞说。

    凝舞顿时又有几分不高兴:“人命关天,你竟然以直觉说事?”

    “我直觉一向很准,若是两界通道门户开启,鬼界纯粹阴气必会先行散溢,到时候游魂便会极易凝怨化生鬼灵,而今天就似有这种征兆。”我回答道。

    凝舞蹙眉问我:“楚天,你不过是区区幽冥地府统招的兵役阴倌,若论神职身份,比起阴兵鬼差还略有不如,你是从哪里知晓和了解的这些事?”

    “黑白无常是我的杠把子。”我咧嘴笑了笑。

    凝舞突然笑出声,一时间百媚横生,她道:“这么说的话,你难道不应该先通知你的扛把子吗?”

    “我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还是觉得先通知你比较好!”我故作严肃的点头。

    凝舞收敛笑容,又恢复冷冷的神情,她道:“我有没有提醒过你,如果是想撩我的话,你会死的很惨!”

    我吓了一大跳,连忙后退两步与凝舞拉开距离,并摆开架势仓促防备。

    那么厉害的拳头,我可是不想再吃一记了!

    凝舞先是一呆,随后竟忍不住被我如临大敌的滑稽模样逗笑了,她清了清嗓子,收敛笑容继续向前走去。

    “调皮!”

    我没好气儿嘀咕一声,连忙跟上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