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八章 并非魔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嗷!!”

    沉闷悠扬的诡异嘶吼声响彻在天地之中,浓郁而纯粹的阴气喷薄而出,恐怖压抑气息遍布,笼罩在每个人的心间。

    街头上的道道裂隙逐渐汇聚,凭空出现一道口子横在空中。

    它徐徐睁开,猩红血液溢散而出,裂隙深处竟露出了一只巨大的血色瞳仁,目光扫落在每一个人身上,流露出异常浓厚的轻蔑情绪。

    “靠!”

    “这是什么鬼玩意儿?”

    我震惊的喃喃着,有些被吓到了。

    任凭谁看到街头虚空露出一只巨大的血色眼睛,也是会被这诡异一幕给吓到的吧?

    可以肯定,空间裂隙之后便就是鬼界;

    但鬼界我不是没去过,却从未见过如此情景,短短不过二十年而已,鬼界竟已有如此巨变了吗?

    别说我了,其他人见到这副情景也是惊骇不已。

    一时间谁也没有轻举妄动,或者说暂时忘记了动作,伴随血色瞳仁现,邪魔气息狂涌散发,很难说清究竟是什么层次的鬼魔,但有一点能够确定,绝对不能让它进入阳世间!

    凝舞率先回过神,施法而动;

    “五雷天罡,天心正法,神霄诛魔,灭!”

    场中无风自起,卷动凝舞的发丝飘舞,她的神情肃穆凝重,美眸目光坚定,御雷而起的姿态就宛如神灵仙人一般,那么的超凡脱俗。

    我望着她不由得看痴了,比起之前,凝舞气质少了几分邪魅,多了许多正气凌然,如此的她却更显迷人。

    “轰咔——”

    数道水桶粗的雷霆乍现,瞬间贯穿虚空,劈中那诡异的血色眼睛。

    伴随着紧促的声声轰响,那一片空间电蛇蔓延四溅,并传来震颤之感,眼睛中的瞳孔消失不见,可耳闻痛苦凄厉的愤怒吼叫,但这道空间裂隙却并未被雷霆击散,它仍然显露在空中。

    而这时,有一团蠕动的猩红液体积聚,宛如眼泪般从裂隙中滴落而出。

    在落地瞬间它突然化成人形,并渐渐直立起身体,那是一个赤裸胸膛的男人,他肌肉虬结,强健有力,身形魁梧,他深呼吸一口气息,甘甜的空气令他神情流露出一抹愉悦情绪,他嘴角渐渐划出一抹诡异笑容。

    虚空中的裂隙徐徐合闭,最终消失无踪。

    “邪魔穿界!”

    “是魔灵清尸王!”

    “不能让他离开此处!”

    ……

    先后几声大喝响起,在场几位道门高人纷纷开始各施手段,默运法力施法,凝舞微微喘息着,这是刚刚施法耗费法力过盛的缘故,她暂时无力再继续动手了。

    我眯起眼睛盯着那个男人,他确实是邪魔无疑,但绝不是魔灵清尸王。

    可即便不是,也同样危险;

    而凝舞此刻正需要人来保护!

    我咬牙冲过去,这时场中已经交起手中,率先而动的是符宗道人云奉,他双手掐诀变换,口中不停呢喃,随后暴喝出声:“六丁六甲,天火起!”

    喝声刚落,十二道人形火焰自四方激射向那个男人。

    “哼!”

    他冷眼扫视周围,却似乎根本不本这些火人放在眼中,交手不过转眼间,十二道人形火焰便被他徒手尽数撕碎,爆裂开来的火焰余威在他身上燃烧不止,他宛如火中恶魔浑然不惧烈火焚身。

    他抬起步伐,在地面留下一道道血色脚印;

    他狞笑着望向凝舞,一步步靠近;

    “听说修炼雷法的人精血最为香甜,乖乖的莫要抵抗,我会让你死的不那么痛苦。”

    凝舞神情冷若寒霜,美眸中尽显冷漠。

    邪魔的话语激起了她的愤怒,她徐徐抚平凌乱气息,并再度开始凝神施法运转法力。

    羽宗其他两位修士挡在凝舞的身前,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明白,穿界而来的邪魔异常强大,想要诛灭邪魔不付出代价那是不可能的,但我辈修道士,除魔卫道,死亦何惧?

    “哼,邪魔尔!”

    “既穿界入世,便让你有来无回,俯首待诛!”

    二位羽宗修士一人一冷哼,分别祭起手中法器向着那个男人冲去,两人配合默契无比,一人御飞剑主攻,轻盈灵动,凌厉非常,一人手持羽扇主防,御器之间烈风重重,犹如无形刀刃于空中疾卷。

    可诡异的是,无论他们对于这邪魔身体造成任何伤势,转眼便就愈合。【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饶是御飞剑修士搏命斩下他的手臂,以及半边身体,可下一秒便另有手臂生长而出,身体伤势也立即愈合,至于断裂的手臂则化散成了腥黑脓血散落地上。

    虽能伤他,却无法杀他;

    御飞剑修士心神骇然,连忙抽身而退,邪魔男人面露狞笑,身形极快冲向他,而这时另一人持羽扇施法,有猛烈飓风凭空而起,挡在邪魔男人的面前,数不清的无形刀刃锯齿一般交错着将其笼罩。

    邪魔男人放弃即将得手的攻击,转而看向另一人。

    那件法器羽扇令他觉得厌烦,总是能将他的身形缠住,想要破去二人之间的默契配合,最好莫不过先杀了他!

    “死!!”

    邪魔男人突然扑过去,羽扇再次施法,故技重施,猛烈飓风凭空而现阻拦。

    可这一次,邪魔男人的身体突然消散开来……

    就如同一盆鲜血液体淋浇向那人的身体,诚然风刃能够将液体割裂,但却无法将之完全阻拦,粘稠的鲜血瞬间将羽宗修士淹没,覆盖住他的满身并渐渐融入进去。

    “师弟……”

    御飞剑修士骇然惊呼一声,却根本来不及救人。

    被血液融入身体的修士不停颤抖,发出痛苦“苛苛”声,不过片刻,他身体绷直轰然倒地,并迅速化成一具干尸,浑身精血以及精魄尽数被邪魔吞噬殆尽。

    而这时,符宗道人云奉终于再次施展起强大法术。

    他张嘴喷出一口舌尖血真阳溅,血液泛着金光,散溢纯粹阳气,在云奉道人凝神施法下,凭空凝现一道血色符文,并向着地上的干尸笼罩而下。

    干尸上,浓稠血液再度凝成邪魔男人的身影。

    他咂着嘴巴,似乎是在品尝味道,脸上更是露出满意神情,而巨大的血色符文降落,纯阳罡气激发符文威力,强大诛魔之力完全将他禁锢束缚。

    凝舞亦娇嗔沉喝出声:“奔雷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