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五十九章 他会杀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奔雷现!”

    伴随凝舞娇嗔沉喝,夜空之上有天雷再次轰然劈下,一道耀眼刺目的闪电划破苍穹,映亮世间,正中在邪魔男人的身体上。

    “轰咔——”

    地面上出现焦黑的坑,化成干尸的羽宗修士尸骨无存,而邪魔男人挣脱不了巨大血色符文束缚,只能硬抗这天雷轰身。

    “嗷!!”

    怒不可遏的阴啸吼声响起,被血色符文诛魔之力禁锢束身的邪魔男人受了重伤,他的身体千疮百孔,呈一片腐烂焦黑之色,但他仍旧未死!

    “你们……都要死!”

    “死!”

    邪魔男人浑身阴气散发,不断抵抗血色符文的压迫,他想要挣脱诛魔之力的禁锢。

    云奉道人冷哼一声,手中掐诀拼命催动法力。

    有朵朵火焰如雨般从符文中飘落,汹汹烈火霎时间燃起,剧烈焚烧着邪魔男人的身体,而这时,另一个羽宗修士也趁机御器施法,以飞剑不停斩向邪魔男人的身体。

    这个家伙不知什么怪物,寻常利器只能伤他,却杀他不死!

    不过即便杀不死,也能耗尽他的邪魔之力!

    凌厉飞剑将邪魔男人的身体斩成数截,诡异的是他身体犹如血液凝聚而成,并无实体,即便被斩成粉碎却仍旧造成不了致命伤势。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凝舞不停喘息,胸脯在一起一伏。

    我望着那团被焚烧的灵动血液,凝重道:“听无常神君说,鬼界有一血奴修成了邪魔之体,十分诡异厉害,备受皇者人殷麾下的神魔将器重,所指应该就是他!”

    “他不是魔灵清尸王?”凝舞微惊问我。

    我摇头回答:“不是,清尸王还要比他凶厉几分!……这血魔应该是先行来探路的,就是不知道怎么会只有他一人穿界入世。”

    “一人尚且如此难以对付,倘若鬼界大举进攻,那岂不是……”凝舞声音微颤,惊容更浓。

    我柔声笑着安慰她:“放心吧,鬼界虽然鬼灵众多,但也不是人人都似清尸王和这血魔一般,否则的话,阳世间早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凝舞问我。

    我得意道:“我不是说了,黑白无常是我扛把子嘛!”

    ……

    正在我和凝舞说话时,邪魔男人被血色符文的诛魔之力一再压制,纯阳火焰剧烈焚烧,进一步削弱他那几近不死的身体,他终于无力再挣脱符文威力的禁锢束缚。

    看起来我们似乎已经稳操胜券,但这血魔真是那么好杀的吗?

    我微皱眉头,全神警惕戒备;

    就连黑白无常两位阴帅神君谈及血魔时,都是一脸凝重表情,可见这怪物邪魔的棘手程度,总之是绝不能对他轻心大意。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令人感觉无比漫长。

    就在符宗道人云奉维持血色符文渐渐力有不逮时,一声愤怒嘶吼陡然回响,那团漂浮的灵动血液突然“抓”住斩来的飞剑,以邪魔之力侵蚀其上的元神印记,操控飞剑突破血色符文压制,反斩向另一位羽宗修士的身体。

    “噗……”

    凌厉飞剑如一道银光,根本不容人反应,便迅疾贯穿了羽宗修士的身体。

    他缓缓低头望向丹田处的法宝飞剑,一脸难以置信的骇然神情,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到了最后邪魔竟然还有如此力量。

    粘附剑上的血液凝聚出一张诡异脸庞,冲着他狞笑不已,下一秒便迎面扑了过去,融入这羽宗修士的脸上。

    “这……”

    “这怎么可能!?”

    空中的云奉道人骇然怒吼,如此都杀他不死,这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我脸色凝重,双手一握而张开,拉出一杆虚灵金枪。

    面对血魔这虚灵金枪也未必能够起作用,可我还是习惯操持枪法御敌,我认真提醒着凝舞要小心,血魔不会轻易放过我们每一个人。

    “面对杀不死的血魔,我们又还能怎么办?”凝舞语气中也流露出几分绝望。

    我嘿嘿一笑,故作轻松说:“我们打个赌吧?”

    “打什么赌?”凝舞问我。

    我笑道:“如果我们今天能活下去,你就和我交往,做我的女朋友,怎样?”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凝舞十分生气的用美眸瞪着我,若不是她法力耗费过甚,她都想动手揍人了!

    我撇撇嘴:“越是生死关头,越是应该嬉笑面对,此为心境洒脱。”

    “难怪我总觉得你一脸的短命相,这种洒脱不要也罢!”凝舞瞪眼冷哼。

    我哈哈笑出声来:“放心吧,为了你我也会长命百岁的。”

    而这时,御飞剑修士也被吞噬精血精魄,化成干尸轰然倒地,血魔再次从他身体上钻出,渐渐凝聚魁梧男人形象,连续吞噬两条精魄令他很是意犹未尽,他的目光向我们看过来,最终落在了凝舞的身上。

    血魔男人嘴角划出一抹笑容,贪婪目光似是急可不耐的想将凝舞也给吃了。

    我心中不由来气,当着我的面用眼神骚扰我媳妇儿?

    跺脚间催动五行虚灵术,我提起手中虚灵金枪向着他冲过去,我很少有愿意拼命的时刻,但在凝舞面前,已经不容我再退缩,若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还算是男人吗?

    金枪舞动,隐带风雷之声;

    我沉息入腹,一式枪法挥舞而出,枪锋凌厉突刺,可那血魔却根本不躲不闪,任凭虚灵金枪贯穿他的身体,他轻蔑不已的望着我,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等我再想收枪的时候,虚灵金枪却被卡在了他的身体中,被血液牢牢粘附禁锢。

    “凭你?”

    “也想来杀我?”

    血魔男人嗤笑一声,讥讽目光毫不掩饰的表露。

    “凭我杀你也绰绰有余,你实不该傲慢的让我靠你那么近。”我阴着脸,嘴角划出一抹森冷笑容。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弃枪握拳,我栖身上前轰向血魔男人的胸膛。

    这时,有道道奇异青光于我拳锋浮现,恐怖的禁锢之力将这一片空间笼罩,仿佛连时间都被凝固了片刻,血魔男人神情骇然不已却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拳锋近身。

    “轰——”

    拳锋击中胸膛,空间波纹如浪般扩散。

    血魔男人瞪大骇然的眼睛,整个人的身体由内而外爆散成无数碎裂的血块,向着四周飘零而落。

    我手中掐诀施法,倾泻而出身体精气。

    以后天虚灵衍变先天真精,伴随一道清脆啼鸣声而起,先天太阳真火向着那些碎裂的血块席卷。

    这种玩意儿,还是拿火来才能管用!

    炙热气浪散发,能够让人明显感受到其中恐怖温度,我凝重神情,始终盯着那些不断消融成黑烟的血块,杀不杀的死他就看这一招了!

    “五行虚灵术?”

    “楚天!!”

    空中的道人云奉先是面露震惊,接着神情瞬间被怨恨阴霾所填满,他眼睛里倒映出我的身影,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了我的名字。

    “嗷……”

    怒不可遏的血魔嘶吼咆哮,它濒死反击,故技重施,一团团血液向我飞来,瞬间融入进我的身体中。

    我闷哼一声,仰面倒地。

    凝舞惊声疾呼,连忙向我冲过来,并接住了我倒下的身体,她焦急担心的叫着我的名字,美眸中水雾积聚滑落,滴在我的脸上。

    我强撑昏迷前的最后一丝精神,轻声提醒:“我没事!……小心符宗云奉,他会杀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