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章 自斩之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心符宗云奉!”

    “他会杀我!”

    我强撑最后一丝意识,与凝舞轻声提醒,我知道那道人云奉已经认出了我来,若在我昏迷时,根本无从自辩,他恐怕会悄悄的置我于死地!

    二十年前,这符宗云奉以及符宗胡哲彦等几个师兄弟,在南冥村胡作非为,欺压阴门六派。

    后来我赶回去,将他们几个绑在柱子上曝晒,等候发落。

    符宗掌教商天师来到南冥村,将胡哲彦废去修为并逐出了符宗传承,其他几人则被惩以面壁之罚十五年,重修心境。

    时至今日,再见这符宗道人云奉,他的修为虽然更上一层,但心境却似乎并没有改变。

    我看到了他脸上的仇恨阴霾,更看到了眼中的森冷杀机!

    如果有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岂会放过?

    提醒过凝舞之后,我彻底失去意识,昏迷了过去,虽说有血魔侵身意图吞噬我的精血精魄,但我其实根本无惧,我想要杀死他并不容易,但他想要以这种方式杀死我,那他可真是自寻死路!

    这一切原因,还要从二十年前开始说起……

    那天,我与凝舞在众目睽睽之下自斩己身。

    她为向天下谢罪;

    我为将魔尊汨罗诛灭;

    在濒死之际,我拼命御器黄泉台救下凝舞,送往幽冥地府往生,以黄泉台之力定能保住凝舞的妖魂,当时凝舞已经失去意识,她并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是我身为她夫君的一点点私心,唯愿她好,不必与我一道形神俱灭。

    她还有重来的机会;

    但我没有;

    她深爱于我,自然愿意与我同生共死,我亦深爱于她,可怎舍得让她为我牺牲一切?

    后来,至宝神器崆峒印出现!

    就在我形神俱灭那一刻,崆峒印拢住我濒临散灭的元神,追着黄泉台的轨迹一道追入了幽冥地府。

    那时的我,也并不是很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

    等我再次恍然醒悟,明晰过往,忆起曾经时,那一年我已经十六岁,那一天魔灵清尸王入世,赤地百里,仅仅只是散溢的魔灵煞气就将我所出生的村子屠戮殆尽,生灵魂魄被魔灵摄取,独有我一人因为在神器崆峒印的保护下,才得以苟且偷生,才得以忆起曾经。

    我曾迷茫了很久,我不知我是谁;

    那前世的种种记忆令我困惑不已,直到我心中涌现对于魔灵清尸王的仇恨,我终于决定下心来,管它前世今生如何,邪魔肆虐世间便当诛灭,于是乎我更换楚天之名,行人世间,我要为父老乡亲们报仇,我要亲手诛灭魔灵清尸王!

    崆峒印,乃正道神印;

    御神器者,可废立人皇,乃是天命所归的诛魔人;

    诛魔人?

    单单是提起这种至高至上的称谓,我就心中呵呵发笑,若真有天道,请你莫要与我开玩笑可好?

    我并不想承担如此重任,更不愿再背负曾经过往;

    楚天或许是我,但我绝不再是曾经的楚天,这诛魔人谁爱当谁去当罢了,我只想做一个小人物,只想当一个普通人,我的要求并不高,前世已是前世,今生即是今生,这一点我还是分的明白的,所以我从始至终都没有与前世的那些事再起任何关联,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不过现在不同了,不但要为我自己,还要为凝舞!

    想起再遇见凝舞,我就忍不住露出笑容,笑纹从心底浮上嘴角,那是发自肺腑的欣喜和高兴,总算苍天有眼,对我还有那么一丝怜悯和偏爱,这份感情烙印于灵魂之中,不论我如何改变它都不会变,我深信凝舞也是如此。

    曾经我愿意为凝舞付出一切,如今依旧;

    所以,面对血魔穿界入世,我愿意冒任何危险和代价将之诛灭,这一世……我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凝舞!

    应战血魔时,我御神器崆峒印禁锢血魔之身,以神器之力将他的身体击散并以先天太阳真火焚烧。

    这么做还是没能杀死他;

    他本可以转身逃走;

    可这个傲慢的家伙却作出了最愚蠢的决定,他侵入了我的身体,想要吞噬我的精血和精魄,但他面对的却是连我也无法完全操控的正道神印之神威,那是可废立人皇之位的神威,其结果下场自然可想而知。

    ……

    舒舒服服睡了一个觉,自我前世记忆被唤醒那一刻起,我便流浪于世,行人天下,还从未睡过这样美的一觉。

    我做了许多梦,梦中出现许许多多的人事物;

    或与曾经有关,或和现在有关,纷杂,凌乱,令人苦恼,让人抗拒和排斥,最终梦境被凝舞的回眸嫣然一笑完全取代,我再次看痴了,我回想起了曾经妄境中的经历,我像是重温了那种圆满。

    啊……

    真是幸福啊!

    倘若人生能够如此简单,那该有多好?

    舒服躺在柔软床上,嗅着被子里似有似无的诱人体香味道,我慵懒享受的不愿意睁开眼睛。

    从我记事起,我就对于女孩子很不感冒,并不是我性取向有问题,而是感觉她们……都很平淡,对她们谈不上喜欢和不喜欢,就是提不起兴趣的那种感觉,我曾以为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直到现在直到这一刻,嗅着无比熟悉且诱人的体香味道,我才恍然明白过来,难怪我对其他女孩都提不起兴趣,原来……是因为我曾经拥有过最好的!

    “嘿嘿嘿……”

    “凝舞,媳妇儿,快来叫一声相公听听,乖~~”

    我梦呓着正在痴笑,正在梦里坏笑连连的调戏凝舞,可突然地,一盆大水哗啦浇在了我的头上,我骤然惊醒,猛然从床上起身坐起。

    眼前环境,有些陌生……

    家具整齐有序的摆放,布置精致,墙壁是暖色调的淡蓝色,阳台上吹进来和煦微风,房间内的淡淡香味沁人心魄,席梦思床上铺着淡雅色的床单,上面还有蒲公英的图案,看起来很好看。

    恩,可以肯定,这不是我家!

    我好像也没有家!

    再看向床边熟悉的倩丽身影,以及她俏脸上难掩的愠怒和那近乎杀人般的目光,我大脑飞速运转终于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你怎么可以打搅别人美梦呢!?”我没好气儿的问。

    凝舞皓齿紧咬,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能否说来听听,你都梦见了什么?”

    “梦者,虚幻也,不足为道……不足为道……”我哈哈一笑,哪里敢把自己梦见了什么说给凝舞听。

    “哼!”

    凝舞将手中的玻璃水杯摔在桌子上,重重冷哼一声。

    我好笑的打量凝舞,倍觉她是如此可爱,她身穿着大白兔宽松睡衣,但完美身材仍旧若隐若现,青丝长发柔顺垂落,莫名有种慵懒自然的美感,这种美我就算挖尽记忆也从未见过。

    “我有很多事要问你,不过首先,请你从我的床上滚下来!”

    “好的!”

    我遵命一般麻溜下床,虽然很是恋恋不舍,不过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睡这张床,现在还是谈正事要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