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一章 前世今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起床之后,我美滋滋的张了个懒腰,凝舞在一旁秀眉紧蹙,满脸嫌弃的望着我。

    “去洗个澡,把自己收拾干净。”

    “备用牙刷给你放在那了,不准用我的水杯,洗好了就赶紧出来,衣服不用换了!”

    “限时……十分钟。”

    凝舞扔下一句话,转身走出卧室去向客厅。

    还限时?

    我露出好笑神情,说到底还是时间太短,凝舞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所以才会对我这么排斥,不过没关系以后可以慢慢磨合。

    打量着这精致的一居室,以及凝舞精致的生活,我真有种迫不及待想融入进去的冲动。

    我悄悄提醒自己,不着急,不能着急……

    要是万一把凝舞给吓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千万不能着急。

    洗漱过后,收拾了个干净。

    我从卫生间走出,用浴巾擦着头发上的水珠,客厅里凝舞正在用着早餐,她细嚼慢咽的,动作很轻柔,似是进行着某种礼仪。

    这一世的凝舞真是一个精致的人儿啊;

    精致的,似乎有些洁癖;

    因为她把所有我用过的东西,都收拾了起来,并且都换上新的以表示保持距离,我倒是无所谓这种嫌弃排斥,也因为能够再遇见她已经是种不可思议。

    “吃早餐吧!”

    凝舞神情淡淡,指了指桌子上的煎蛋牛奶。

    我毫不客气坐过去,享用简单却又不失营养的早餐,享受着原本只属于凝舞的精致生活。

    “首先,回答我三个问题。”

    “你问。”

    “一,符宗云奉为什么想杀你;二,血魔怎会突然灰飞湮灭;三,你究竟是什么人?”

    凝舞唇齿轻启,道出了三个问题。

    在我看来这其实是一个问题,我认真想了想说:“回答你之前,能不能先听我讲个故事?”

    “你这个故事最好是真的。”凝舞淡淡看我一眼,美眸中有着许多的不信任。

    我咧嘴笑了:“当然是真的!……从前有个傻小子,因为不小心惹到了厉鬼,所以他的爷爷为他准备一桩冥婚以对付厉鬼,而那位鬼妻乃是一位九尾狐妖之魂……”

    我将前世今生的过往事,一一说给凝舞听。

    她听的很认真,从始至终都没有打断我的叙述,我看不出她究竟是信了还是没信,她的神情总是那样淡然无波,似乎并不认为我所说的与她有任何关系。

    “且算你说的都是真的,可又与现在有什么关系?”凝舞抬起美眸问我。

    我神情古怪,是我暗示的太不明显,还是凝舞你明明听懂了,却故意装糊涂?

    楚天既是我,我亦是楚天;

    正如凝舞是你,你亦是凝舞一样;

    我所说所讲自然都是真的,也当然与现在有关系,正因为如此云奉才会想杀我,我才能够灭了血魔,我才能够遇见你。

    “鬼扯!”

    简单两个字,表明了凝舞的态度。

    我郑重认真的与凝舞说:“一点也不鬼扯,我没有说半句假话!”

    “楚天……”

    “怎么了?”

    “我辈修道人,修持道法,历妄境明晰元神己身,不使沉沦,渡苦海得见轮回三生,知我是谁,谁是我,是为不堕;即便你所言非虚,曾经往事与如今你我又有何干?”

    凝舞显得有些冷漠的与我反问。

    我不禁有些微愣,前世凝舞的妖狐修行,成全了此生凝舞的修行心境,这当然是好事,日后凝舞所修羽宗道法一马平川,所历心劫会变得简单许多,成为羽宗大能高人乃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可是……

    我眼下却有些无法反驳凝舞的话,即便我想再续前缘,可也要问现如今的凝舞愿不愿意啊!

    很显然,她似乎也并不愿意!

    我情急又说:“但缘法使然如此,即便无关也已经有关了啊!”

    “我所修雷法,摒弃男女之情纠葛,如此方能成就大道!……我不知道你所谓有关意指什么,但请你不要生拉硬套的照搬关系,我想你也应该明白,前世之你非今生之你,前生之我更非今世之我,二者天差地别!”最后四字凝舞说的很慢,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认真道。

    我愣愣道:“不复往昔么……”

    “对,不复往昔!”凝舞将杯中牛奶喝完,神情总是那样淡然,淡然的甚至有些决绝。

    我的心像是突然被针扎了一样,很疼!

    看起来,凝舞似乎与我一样,都不愿意再背负曾经的种种,既已然是为前世,那便让前世沉淀在时空长河中,她不愿再忆起提起,更不愿在循规蹈矩。

    我不甘心的说:“我能明白你心中所想,我之前也跟你一样,分明其中天差地别、不复往昔,但毕竟我们之间是不同的啊!”

    “又有何不同?”

    “楚天,你怎能这么自私贪心?”

    “既不认前世之身,又想承前世之缘起,这么做岂非自欺欺人?”

    “若如你所说,此为缘法使然,那你难道不应该言出法随,斩断缘法吗?难道你还要重蹈覆辙吗?”

    凝舞嗤笑一声,反问我。

    我……

    无言以对!

    凝舞说出来的这番话,令我真的无言以对,我确实有些自欺欺人,一边想着逃避曾经过往,一边却又要再续前缘,这世上哪里会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这件事,又岂容投机取巧?

    她话中意思清楚明白的告诉我,若真的想分明前世今生,便就斩断缘法,明晰元神己身;若想再续前缘,那便就全盘接受曾经的一切,无有是与不是之分,我既楚天,楚天既我,并无分别。

    我恍然失神,就连凝舞什么时候离开的家我都不知道。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依稀记得,凝舞曾与我嘱咐过一段话,她说昨夜符宗云奉确实想杀我,但被她拦下,从云奉的态度上看他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凝舞提醒我要小心提防,而现在既然我醒了,就请自行离开这里,以后保重,不要再作无谓的纠缠,因为她很不喜欢!

    我失魂落魄的离开凝舞的家中,这地方令我流连忘返,更令我心如刀绞。

    我像是丢了魂的行尸走肉,我似乎被掏空了心肺;

    我想不明白这令人窒息的心痛究竟从何而来;

    前世?还是今生?

    我再次陷入了迷茫;

    可是啊……

    痛感清晰传来,不论前世今生,那份对于凝舞的感情并没有丝毫改变,但这却让我更加难过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