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五章 叛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奉已经先后拨打了几个电话,可对方都不愿意用偷袭的方式报仇,更甚至他们对于我楚天是否活着的消息也持怀疑态度,毕竟当年自斩己身可是在众目睽睽下进行的,已然形神俱灭,又何谈复生?

    最后还有一人,云奉始终犹豫不决要不要说这件事。

    瑶池妙法门,东凌仙子!

    道人云奉仔细思索过后,还是放弃了打算,若是东凌仙子得知这件事,恐怕非但不会报仇反倒还会坏事!

    “哼!”

    “既然凶兽魔物杀不得你,那就别怪我出此下策了!”

    ……

    “甄师叔,你真的见到我师父了吗?”

    “那真的是我师父楚天吗?”

    千里迢迢、风尘仆仆赶来g市的李宗国,在见到甄昆时便就迫不及待要确定答案。

    “说是却又似乎不是,我并不能确定。”甄昆回答。

    李宗国忙又问:“他现在在哪?”

    “我本用冥蝶追灵依附悄悄跟在他的身后,可昨夜鬼界有血魔潜入阳世,冥蝶之灵被法力余威波及散灭,现在我也不知他的下落,不过我能确定他就在g市,短时间里应该都不会离开。”甄昆道。

    李宗国情急说:“那我现在就去找,必须要尽早尽快的确定下来。”

    “先等等……”

    “甄师叔,怎么了?”

    “倘若他真的就是楚天,你可想好该怎么跟他交代行人派的事?堂堂阴门之首行人派,竟真的出了叛逆师法的弟子,还是楚天他给予厚望的弟子,以楚天的性子,这件事若追究起来怕是又要掀起腥风血雨。”

    “实话实说便罢,躲又能躲的掉吗?总之,还是先确定他究竟是不是我师父楚天再说!”

    ……

    鬼界;

    鲜血蓄满白玉池,有一个人影在池中浮浮沉沉,荡起波纹向四周徐徐扩散,浓厚血腥气味隐隐有些刺鼻,在整个寝宫中聚而不散。

    而这时,侧门处步伐缓缓走进一个人。

    他身姿挺拔,面容俊朗,眸如星,眉如剑,整个人的气势内敛却又充满着危险,只是抬眸一个眼神就带有着恐怖的威压压迫感。

    “清尸王……”

    他微皱眉头,似是对浓郁血腥味很是不喜,但他还是淡淡唤出了池中人的名字。

    鲜血池面突然一震,向下凹陷;

    池中人渐渐凌空飞起身形,他身着金线通绣九蟒的黑色蟒衣,腰玉束带,半秃额头,后留长长头发结成辫子,宛如一位古代清朝的王侯。

    清尸王自血池飞起,却未沾任何一滴粘稠血液,他恭敬来到那男人身边,拱手而拜道:“见过凌云使殿下。”

    “血奴潜入阳世,你可知道?”这位被称为凌云使殿下的男人问。

    清尸王故作讶异:“血魔他就竟入了阳世?凌云使殿下,属下一直在筹备打开两界通道门户事宜,并不清楚血魔之事,况且我即便是知道也拦不住他啊!”

    “哼!”

    凌云使面容骤冷,那突然散发出的恐怖威压笼罩向清尸王,清尸王心神骇然,他膝盖发弯竟不得不跪在了地上。

    清尸王忙道:“还请凌云使息怒,属下确不知血魔他的擅作主张。”

    “你真不知?”凌云使冷冷俯视又问。

    清尸王身形颤抖着,恭敬不已说:“属下的确毫不知情。”

    “罢了!”

    “我来此是为通知你,血奴潜入阳世已然灰飞湮灭,待两界通道门户开启后,你亲自去查清楚血奴死于何人之手,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凌云使淡漠的向他吩咐道。

    “灰……灰飞湮灭?这怎么可能!?凌云使殿下,血魔之身几近不灭,他更乃是您的鬼兵,谁又能诛杀得了他?”清尸王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问。

    凌云使却道:“这正是需要你来告诉我的!……若查不清楚这件事,你就不用再回来了。”

    等跪在地上的清尸王回过神来时,那位凌云使殿下已经离去多时。

    他脸上神色阴晴变换不定,他不停喃喃着,难怪……难怪那位大人会亲自来这里,可血魔怎就会灰飞湮灭了呢?究竟什么人能够杀得了血魔?莫非是道门五子?亦或是瑶池大神通修士?

    许久之后,他突然冷笑起来。

    “看来这一次两界门户开启,会变得有趣很多啊!”

    ……

    g市第一人民医院,关彤只是受了些皮外轻伤,虽然强烈撞击造成的脑震荡需要时间休养,但紧迫的工作却不容她给自己放长假。

    更何况,还是她的好闺蜜秦总亲自来拜托的。

    下午时,跑前跑后终于办好出院手续,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在黑衣保镖的保护下乘电梯去往地下停车场。

    “我说秦总,我说老板,我说boss……”

    “就算是工作很紧,你就不能让我先休息一天,再重回岗位吗?”

    “我现在浑身无力,头晕脚轻啊!”

    关彤在那位秦总的搀扶下,也是一副站立不稳虚弱无力的样子,她委屈兮兮的可怜哀求,但却未能获得她好闺蜜的同情怜悯。

    “等忙完这两天的工作我保证放你长假,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马尔代夫,作为赔罪补偿,你说好不好?”秦总连连眨着漂亮眼睛,一副我这次绝对不会骗你的样子。

    关彤气呼呼道:“鬼信!上次,你说陪我巴黎,上上次你说陪我去土耳其,还有上上上次的日本……”

    “那些地方都不好,不是战乱难民潮就是核辐射的!……这次我绝对不骗你,我是真的离不开你嘛,彤彤,好彤彤,带伤上阵我许你是最大功臣,这次肯定履行承诺!”秦总比着三根手指,一再保证甚至都发誓了。

    “咣当……”

    正在下行的电梯突然晃动,并停止了下来。

    白炽灯管熄灭,应急灯照亮,把整个电梯里都铺满了绿莹莹的诡异颜色。

    两个女孩被吓一跳,紧张不已,站在前面的两个黑衣保镖微皱眉头,他们再次按了几次毫无反应的电梯,尝试从应急通讯里与外界联系,但却只有电流声“滋滋……”传来。

    “怎么了?”

    “电梯怎么突然停了?”

    秦总和关彤向保镖询问,但保镖又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手机也莫名没有了信号,他们四个人完全被困在了铁盒子里。

    这时,阴气逐渐浓郁,彻骨阴寒。

    在她们的头顶渐渐倒垂下一个白衣身影,诡异长发似蛇一样在飘舞,那张诡异的青脸瞪着一双硕大突出的眼睛,像是随时都会爆出来一样,两只鬼手渐渐伸下来,向着他们的头顶摸来。

    “啊!!”

    两个女孩率先看到这一幕,同时发生惊恐至极的刺耳尖叫。

    保镖们连忙全神戒备的抬头望去,可突然地,尖锐指骨关节犹如利刃般的鬼手刺下,深深没入进他们的眼眶中,鲜血溢出,两个保镖浑身抽搐过两秒之后,便软绵绵的摔倒在地。

    凶厉女鬼瞳孔目光缓缓移动,落在了两个女孩子身上,顿时间诡异狞笑更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