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七章 杀猪前先放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楚天,救命啊!”

    “快来救我……”

    就在这天的傍晚时分,我接到了关彤的求救电话,里面传来关彤惊恐害怕的哭声,可紧接着就被一个沙哑沉闷的男声打断。免-费-首-发→【追】【书】【帮】

    “限你十分钟之中,赶到g市生猪屠宰场。”

    “晚一秒,我就在她们美丽的身体上割一刀,从现在开始计时,你还有……九分五十八秒……”

    “嘟嘟嘟……”

    捏着手里的千元机,听着那阵阵的盲音,我愕然发愣了足足有十秒钟,当时只觉大脑一片空白,根本难以置信究竟发生了什么。

    “云奉!”

    我睚眦欲裂、咬牙切齿的从口中挤出这个名字。

    短短不过一天之内,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竟然接连两次对我身边的人出手,心中怒火汹汹燃烧令我不由得喘着粗气,我双眼渐渐充斥血色,握紧拳头,g市生猪屠宰场位处偏远郊区,具体位置我知道,大概距离我有二十多公里远。

    这么远的地方想穿过市区十分钟之内赶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即便不可能也必须要赶到!

    我捏着手机,几乎不加思索的走到马路中央,伴随一阵刺耳的急刹声,一辆黑色轿车急停在我的面前,堪堪没有撞到我的身上。

    “操你吗的急着投胎啊!要死死远点,你瞪什么瞪?想找死啊!”

    车窗摇下,一个寸头花臂男冲着我大骂呼喝。

    我阴沉脸色走到他面前,默运阴门术数压迫他的魂魄,发出如凶恶厉鬼一般的命令声音:“滚下来!”

    寸头花臂男心中瞬间骇然,气焰削减全无。

    他受本能驱使,丝毫不敢违背我的命令,打开车门下车,颤栗站在一旁惊恐望我。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坐上汽车,挂上档位,狠踩油门,轿车如利箭一般猛蹿而出。

    寸头花臂男望着我离去的身影,心有余悸的这才放松下来,臊臭味儿飘散,道道腥黄的液体从他裤管里不停流淌,就在这么猛一松懈的时间里他便就尿失禁了。

    ……

    十分钟的限时,几乎很快便就将要见底。

    我驾驶汽车不要命似的在街头上横冲直撞,什么红绿灯什么交警统统去他的,好几次我都险些没有迎面撞上别的车,但终于还算有惊无险的脱离了闹市区。

    后面紧跟着一群尾巴,警笛声呼啸。

    我从后视镜里回望,默运阴门走阴派术数,布置下一个简易的迷魂结界,拦下他们之后我很快就彻底摆脱了这些尾巴。

    做这种事我似乎很得心应手,回想起来,前世时我也没少这样驾车在城市里。

    曾经与现在;

    如出一辙的情形再度重现,这不禁令我有些恍惚。

    犹如福至心灵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彻底忘却了分别,我只知道我如今该做什么当做什么,不论是对于身边朋友的关彤也好,还是对于我的挚爱凝舞也好,无论如何,我都要守护好你们!

    油门几乎踩到底,码表很快飙升到了100以上,我风驰电掣一般向着目的地赶去。

    终于,在九分半钟时,我来到了屠宰场大门外。

    甩尾急刹,猛打方向盘,黑色轿车在地上展现出完美的漂移轨迹。

    打开车门下车,我向着屠宰场大院走去,双手一握而张开,拉出一杆虚灵金枪紧握手中,我脸色阴沉,面无表情,凝神感应着屠宰场里的一切。

    阴气很浓,几乎达到了化不开的地步。

    原本就是生杀之地的屠宰场,更为那阴气增添一抹凶厉,耳边隐隐有凄厉不已的杀猪惨叫声,这是受浓郁阴气激引将那死亡惊恐一刻重现之象,单单是听在耳中就不由得令人心神惊栗。

    “吱呀……”

    沉重铁门打开,我走进屠宰场里。

    浓郁的血腥味伴随阵阵恶臭几乎扑面而来,挥之不散,像是巨大仓库的屠宰场里并没有开灯,明明是艳阳天,可这里却阴森寒冷的犹如暗夜,即便是有阳光投射而下,却也驱不尽那其中的黑暗,甚至软绵无力的反被黑暗吞没。

    我打量四周,不时可见墙壁上、地面上凝固发黑的血迹。

    在深处,一盏工作灯照亮昏黄光芒,那里有个身穿皮围裙的魁梧壮汉,他头发稍长而凌乱,胡须拉喳,双眼遍布血色,面相就透着凶狠阴厉。

    可真正令我眼皮一跳的是,在他身后悬梁铁钩吊着的是几具光溜溜的尸体!

    已经开膛剖肚,解剖清理过后的尸体!

    宛如死猪一样……

    工作台上,也仍有一具正在解剖的尸体,胸膛被利刃剖开,鲜红的内脏腹膜毫无遮掩的呈现眼前,一片令人作呕和头皮发麻的粘连状。

    难怪,这里阴气如此浓郁;

    万物除人之外,鲜有灵智,只有本能的生存意识驱使,所以即便枉死也难起凶厉怨念,只是量变亦会引起质变,虽无怨念但却会浮生阴煞积聚,长久以往也会变得很棘手麻烦。

    故而,屠夫一般长相凶悍,浑身杀气自然不惧邪魅。

    而人为万物之灵长,惨遭折磨枉死,心生怨厉,便生鬼灵,更何况又是在这大凶之地,这里……惨死了多少人那就有多少的鬼灵!

    “我来了!”

    “她们人在哪?”

    我向着那屠夫慢慢走过去,开口冷漠询问。

    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关彤的身影,我心里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落在这杀人变态狂的手里,我很担心她们是不是已经遭受到危险,必须要先行确定她们的安危。

    “咣当……”

    屠夫将手中刀具放在工作台上,这才转身向我看过来。

    他咧嘴露出满口黄牙,狞笑着说:“没想到你还挺守时的,原本我还想着……该怎么拿她们来先玩玩。”

    “她们在哪!?”我压抑不住愤怒喝问,屠宰场里不停回响我的话声。

    “楚天……”

    “救命啊,楚天……”

    屠宰场深处传来关彤微弱的惊恐声音。

    我循声望去,看不真切里面的情景,似乎她的声音是从一间房间里传出的,不过令我多少心安的是,总算她们都没有事。

    “听到了?”

    “她们在冷藏库里!”

    “别着急,我很快就会让你们团聚的,切成碎肉拌在一起,让你们再也不分开。”

    屠夫脸上神情狞笑更浓,血腥目光死死盯在我的身上。

    而这时,身后铁门陡然间被卷动关闭,发出巨大的沉闷撞击响声,呜咽声音渐起,一个又一个人影从黑暗中映亮起绿油油的光亮,似是漂浮的眼睛,单单粗略看去,便不下去十只鬼灵!

    “杀猪之前,要先放血!”

    “不然肉就要变质了……”

    屠夫重新从工具台上摸出一把宽厚的锋利屠刀,他宛如恶魔一样向着我走了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