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八章 狼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嗷!!”

    声声凄厉阴啸声凄厉响起,层叠音浪席卷,阴风肆虐,完全将我给笼罩。★首发追书帮★

    然而比起这些鬼灵,那个杀人狂屠夫才是更加危险的存在!

    虽然我不清楚符宗道人云奉是从哪里找到的这杀人屠夫,又是怎么指使的他,但这都不重要了,因为这些鬼灵也好,这杀人狂也好,今天都必须要死在这里!

    屠夫手持锋利屠刀,宛如恶魔般向着我走来;

    于此同时,十余只鬼灵先行而动;

    在鬼哭狼嚎中,鬼灵们呼啸着向我扑过来,只是瞬间我便被浓郁到无法呼吸的阴气所淹没,跟它们群魔乱舞的狰狞模样比起来,我个人的身影显得是那么渺小脆弱。

    我直视着面前的屠夫,始终不曾移开视线。

    倾泻身体精气,先引虚灵火而现,以我为中心向着四周散发,紧接着化转己身为灵枢,再扰动地气凝成缚魂锁链将鬼灵们禁锢。

    霎时间,痛苦凄厉嘶吼接连响起。

    但仅凭后天虚灵术,并不能完全将这些鬼灵消灭,更何况其中大部分还是恶灵乃至还有一头凶灵女鬼,想要消灭它们还需先天真精之术。

    可是……

    这凶恶屠夫却不会给我施法时间,他越走越快,不过几秒钟就来到了我的面前,操持手中屠刀当头向我砍来。

    我下意识持虚灵金枪应敌,然而——

    后天虚灵,无扰实体;

    在屠夫的视角中看来,我滑稽的抬起空手想挡锋利屠刀,这怎么可能挡得住?他兴奋的狞笑更浓,瞬间砍落屠刀!

    虚灵金枪犹如无物般穿过屠刀,并不能抵挡丝毫。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心下骇然,几乎全凭本能反应的弃枪闪避,伴随一道明亮银光砍落,我胸前的衣服被彻底割裂,哪怕是晚那么0.1秒躲闪,那锋利刀刃便能够将我给当场开膛剖肚了!

    “砰!”

    屠夫一刀未中,抬脚便狠狠踹在了我的肚子上。

    恐怖力量瞬间爆发,我像是被一柄重锤抡中,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而去,腹中绞痛伴随着伤口撕裂,瞬间传递到我每一个神经末梢,幸亏我的神魂足够坚韧,这才没有给痛晕过去。

    倒飞三四米后,我滚落在地,强忍着剧痛连忙从地上半跪爬起。

    那瞬间,我浑身冷汗落了一层,脸色更是苍白不已,我望着屠夫狞笑的神情,恐怖如恶魔的身影,心下不由得凝重万分。

    这个家伙……比我强壮太多了!

    论身体素质,我远不如他,单打独斗我绝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四周还有那么多的鬼灵环伺,若它们趁机偷袭,那我即便是猛虎也敌不过猴群啊!

    更何况;

    我也不是猛虎,真正的凶恶猛虎正手持屠刀站在我的面前。

    想要杀了这屠夫救人,硬拼是绝对不行的,我面无表情抬手将身上被刀切开的衣服撕裂,赤裸还算强健的胸膛缓缓站起身,侧腰间厚厚的白色纱布绷带见红,这是伤口撕裂的血迹溢出,拼不过身体素质,有伤在身的我更跟他拼不过体能。

    必须速战速决,还必须不能硬撼。

    大爷的……

    我心中恨极的暗骂着,怎么偏偏遇见的都是这样难对付的角色,偏偏我现在身边也没有个趁手兵器,这赤手空拳怎么跟他打?

    “别抵抗了,我会让你死的轻松点。”

    “否则,我就让你亲眼看着自己身上的肉被一刀刀割下,我就让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凌虐那两只母猪的!”

    屠夫得意狞笑,仗着身高魁梧的优势轻蔑俯视我。

    他的话,彻底激怒了我!

    我压抑着盛怒不已的情绪,脸上面无表情,眼中迸现杀机,保持足够冷静才能找到杀了他的机会,不过首先……要确保我不会被鬼灵和这屠夫联手围攻。

    现在我来不及施展强大的灭灵手段,只能暂时布下结界将这些鬼灵禁锢。

    单凭地气缚魂锁链,这是远远不够的!

    术数结界困鬼,最为擅长的当属走阴阴咒敕令之法,恰巧此地阴气聚而不散异常浓郁,倒是有一门术数极为适合此地使用。

    不求困住它们多久,只求能为我争取一些时间。

    默运身体精气,我暗中竭尽全力施展走阴敕令术数,以此地浓郁阴气凝成一方定阴桩,阴暗的屠宰场里陡然间凭空浮现一尊袖珍墓碑,轰然落地,奇异的镇伏之力向四方蔓延,笼罩在每一个鬼灵的身上,顿时将它们压制禁锢。

    如此,足以困住它们片刻!

    再抬眼看向那屠夫,他脸上的轻蔑神情一时有些愕然,他望了望四周却似乎并没有看到什么,他陡然发怒冲我质问:“你都做了什么!?”

    “电视剧里有句格言,反派死于屁话多,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我咧嘴露出一抹笑容,阴森反问。

    屠夫呼吸浓重几分,腾然暴怒向着我冲来。

    一把锋利屠刀凶猛砍来,呼呼带着风声,凶悍非常,我手中没有武器应敌,只能转身逃跑躲避。

    “咔,砰,嘣……”

    屠刀并没有能够砍中我的身体,不时落在木桌上,铁板上,水泥墙柱上,发出阵阵的猛烈撞击声响。

    “嗷!!”

    屠夫怪叫着,更加怒不可遏的向我追砍,而我……逃的狼狈不堪。

    大爷的……

    操他大爷的……

    打我记事以来,还是头一次这么狼狈的被人追着砍,丫得简直太憋屈了!

    明明砍人的是他,他反倒还怒的不行?

    老子要不是有伤在身,要不是实在拼不过你,老子早就揍的你连亲妈都认不出来!

    终于,被我逮到了反击机会。

    堪堪侧身躲避闪过屠刀,锋利刀锋没入木头柱子上三寸有余,一时间竟拔不出来,足可见这一刀之力有多么的恐怖!

    屠夫像是野兽般,挥拳再度向我击来。

    这一次,我不躲不闪;

    我目中迸现狠辣凶光,暗运己身精气,默施六派煞鬼门阴损禁忌术数——魂兵魄鬼,逆阳转阴。

    单手捏诀化掌,先行击中屠夫胸膛。

    “砰!”

    这一拳重重砸在我的侧脸上,我再次像是破沙包一样倒飞了出去,又狠狠摔在地上。

    脑海震荡,令我精神意识模糊,我被这一铁拳给砸懵了!

    足足有半分钟的功夫,我才勉强缓过劲儿来,青紫的侧脸传来阵阵生疼,眼角以及嘴角均有血迹流出,我摇了摇眩晕的脑袋,强撑精神从地上艰难爬起身,我喘息着抬眼向屠夫看过去,煞鬼门禁忌术数应该是起作用了,否则的话……这么一会儿功夫足够我死好几次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