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六十九章 威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煞鬼门禁忌术数——魂兵魄鬼,逆阳转阴。

    这是一门极阴损的术法,阴阳衍生万物,万物俱生于阴阳,如人而言,魂魄一体方为生人,此乃天地之造化。

    魄者属阳;

    魂者属阴;

    若是倒阳转阴,便会使人体顿生相斥,魂体魄身自然无法再相互依存,更为阴损的是,二者阴阳逆转会相互间的抵抗相斗,魂与魄无法相容,只是那么一个瞬间便可以令生人难过痛苦万分,浑身虚弱到极致。

    这种阴损禁忌术数与走阴阴咒禁忌术数——倒生门,颇为的相似。

    不同的是,

    倒生门能使魂魄不得安宁而疯魔,能令生人仿佛身处阴间炼狱,四处可见恐怖幻象,那是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越到程度严重时以致三魂受损,便就彻底无解;

    即便是破除了阴咒之法,可三魂受损的伤势却是不可逆的!

    魂兵魄鬼之法,则是令魂体魄身相斥,瞬间爆发几近病危的虚弱程度,但随着时间越久,术数之威削弱,魂体魄身便可以恢复正常;

    只是,二者相斗消耗的精气生元却是需要时间方能恢复,不过好就好在这是可以被治愈的!

    面对这屠夫,我不能施展倒生门术数,因为不足以在瞬间令他丧失威胁,只有煞鬼门阴损术数才更为适用,但其实这种适用也有很多局限性,越是血魄强健、三魂坚韧的人,越是难以施术成功,用来对付修行人那更是别想了,被术数反噬的代价可也是非常恐怖的!

    幸亏屠夫与鬼灵接触较多,虽然他浑身煞意戾气不惧鬼魅,但实则早已被阴气侵体。

    这也正是我得以施术成功的关键!

    我强撑精神艰难爬起身,我忍着疼痛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我望着那杀人狂屠夫,大爷的真想大声问他一句,滋味儿好受不好受!?

    但时间紧迫,救人要紧,况且还有那么多鬼灵正在挣扎定阴桩禁锢。

    我向着屠夫走过去,来到他的面前。

    此刻的他跌坐在地上,身体不由自主的在抖动,一层又一层的密汗溢出,剧烈痛苦令他五官扭曲,却也更显凶恶狰狞,他有些骇然难以置信的在对视着我的俯视目光,其中更夹杂着极致的愤怒。

    都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不认命么?

    我冷笑更浓,当务之急是先杀了他,绝不能在给他任何机会,我转头看向旁边砍在柱子上的屠刀,握住刀柄奋力摇晃想取下这把锋利的杀猪刀。

    “你……你是什么人?”

    “你对我作了什么手脚!?”

    屠夫阴沉脸色,喘息问我。

    “嘘,别说话!……虽然我也有很多问题问你,但为以防万一还是拿你的魂来问话比较好,所以我不会折磨你,很快……”

    “铮!”

    锋利杀猪刀被我从木柱上取下,我看了手中屠刀,又望向屠夫咧嘴笑道:“很快就会让你从痛苦中解脱,曾经你用这把刀杀人,如今这把刀也杀了你,如此也算是因果报应!”

    “拿魂?”

    屠夫目中凶悍更浓,就在我冲着他挥刀劈落时,屠夫咆哮怪叫一声,竟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抬起手臂挡住了刀锋,瞬间鲜血狂涌,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恐怖伤口,但他也把我撞的后退了几步,险些没有再次摔倒。

    这家伙想逃!

    我提刀就想去追,可这时侧腹部的伤口传来十分剧烈的痛感。

    我顿露龇牙咧嘴的表情,望着屠夫踉跄摇晃的身影,我舒缓着气息强忍疼痛,不敢再有大幅度的动作以免牵扯伤口,我抬步走着慢慢向屠夫走过去。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意志力着实强悍!

    在这种情形下,他竟然还有力气蹒跚逃跑,换作旁人早已经躺在地上虚弱的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他先是跑到工作台旁边,胡乱摸索出一把手术刀样式的锋利小刀。

    我感觉可笑的望着他,想绝地反击、垂死挣扎么?

    就凭你现在?

    但令我意外的是,他在取到锋利小刀后,并没有想要和我硬拼,而是再次挣扎发力向着屠宰场深处跑去!

    他这是想干嘛?

    我微愣之后,顿时反应过来,他想要对关彤不利!

    再顾不得身体疼痛,我向着他快步追了过去,就这么一追一逃之间,我快速来到了他的身后,而他撞开了一扇铁门。

    “哗——”

    手起刀落,正中后背。

    锋利刀刃划破他的衣服,也狠狠砍在了他的身上,一道血肉外翻的恐怖伤口出现,鲜血肆意流淌,透过伤口甚至能看到他背上那白色的脊椎骨!

    可明明是如此重的一刀却仍旧没有要了他的命!

    他愤怒惨嚎,似是野兽的咆哮,他冲进了冷藏库中,并用手中锋利小刀递在了一个女孩白嫩的脖颈处。

    “秦总……”

    “你放开她!”

    关彤原本被突然撞开的铁门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她尖叫一声,抬起绣花腿冲着屠夫接连踢过去。

    屠夫被激怒了,伸出鲜血淋漓的大手扼住关彤的喉咙,神情狰狞阴狠。

    “住手!!”

    我情急大叫一声,喝停屠夫的动作。

    我这时才看清楚冷藏库中的情景,关彤和另一个女孩秦总,背绑双手,绳子吊在头顶的铁钩上,她们脚还能落地,但绳索完全束缚了她们的身体。

    屠夫手中锋利小刀抵在秦总脖子旁,因为不由自主颤抖的缘故,因为划破了那白嫩如凝脂的肌肤,有滚落鲜血流淌而出,已经染红了那把锋利的小刀,屠夫又用受伤的手扼住了关彤的喉咙,这令关彤呼吸困难,更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我心中涌现腾然怒火,我压抑着情绪阴沉脸色,我暂时没有敢轻举妄动。

    屠夫这时向我看来,凶恶脸色列出丑陋狰狞笑容:“你……你想看她们……谁先死!?”

    听到他带着气喘的问话,我下意识握紧手中屠刀,真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我咬牙道:“如果杀了她们,我会让你死的痛苦一千倍一万倍!”

    “哈哈哈……我会怕死?有这俩小妞为我陪葬,就算当鬼也不孤单嘛!”屠夫阴笑更浓。

    我强迫自己冷静,我看着他面无表情道:“放了她们俩,我也就放了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