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七十四章 好日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凝舞自离开医院之后,便就四下寻找着道人云奉的下落。

    因为鬼界即将大局侵犯的缘故,整个五宗协会连带增援而来的道门五宗弟子,全部都撒网式的散布在g市中,即便是知道道人云奉的大概方位,但想找到他也是不容易的。

    自昨夜分开,云奉整个人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消失了。

    凝舞四处询问,这才终于在五宗协会门口,堵住了神色匆匆想要再次消失不见的道人云奉。

    “云奉师叔,你急匆匆的这是要去哪儿?”

    凝舞面无表情的挡在云奉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云奉神情微愣,随后阴着脸问:“你找我有事吗?”

    “无事,只是鬼界进犯在即,我实在好奇云奉师叔在忙些什么。”凝舞神情冷冷,美眸盯着云奉的身影,唇齿轻启却是开门见山的直接相问。

    云奉突然笑了:“自然在忙着准备抗击魔灵清尸王的事宜了!你此话何意?”

    “哦?”

    凝舞嗤笑一声,又道:“既如此,晚辈愿随云奉师叔一道行动,走吧!”

    “走?去哪?”云奉问。

    凝舞嗤笑更浓:“自然是准备抗击魔灵清尸王的事宜了,晚辈想要见识见识,师叔究竟在做着哪些准备!”

    “你这是跟踪我,还是调查我?”云奉脸色阴沉。

    凝舞浅浅施礼道:“云奉师叔莫要误会,不为跟踪也不为调查,晚辈只是想知道你究竟在忙些什么。”

    “我做什么,又与你何干!?”云奉沉喝问。

    凝舞却道:“与他有关,便就与我羽宗修士凝舞有关!……晚辈在此奉劝师叔一句,莫要自灭道业,莫要自毁修行。”

    “哼!”

    云奉重重冷哼一声,不愿再与凝舞多说什么,只不过他临转身之际,却言道:“凝舞,给你撑腰的占宗太上长老神机子早在十年前就已经陨落,魂归时空长河之中,我提醒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如今虽是羽宗修士,但你更曾是作恶妖邪!”

    道人云奉留下一句话,拂袖离去,返回五宗协会中。

    凝舞望着他的背影,美眸中有凌厉雷芒一闪而过,那嗔怒的情绪令人心神惊骇,但随之这份情绪便就敛藏不见,她施施然抬步跟在道人云奉的身后,她不会再让这个人离开她的视野!

    凝舞知道,道人云奉一直偷偷摸摸的在做些什么。

    虽然接连发生的两件事,并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就是与他云奉有关,但是除了他之外,谁还会想要这么做呢?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仅仅是有这份怀疑,就足以令人提防着他道人云奉了!

    无论如何,凝舞都不会再给他出手的机会,这是她此刻心中的决定,她没有办法不问是非直接出手杀了云奉,但她可以监视着云奉的动向,防止他再另起害人图谋。

    从下午到深夜,道人云奉都没有再离开五宗协会;

    而凝舞,同样也没有;

    接连经过两起古怪的凶兽鬼灵作祟事件后,g市突然又宁静了下来,只是鬼界即将大举侵犯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每一个知情人的心中。

    ……

    g市郊区,生猪屠宰场;

    发生在这里的恶劣凶杀案惊动了市局领导高层,因被绑架的人涉及秦氏集团董事长,所以备受整个g市的领导班子重视。

    在得到五宗协会的确定回复——凶手已被鬼灵反噬伏诛,鬼灵亦被拘拿入幽冥;

    g市官方便下达封口令,抽出警力离开,放手给五宗协会来处理后续残局,整件恶劣凶杀案最后被建档封存了事。

    “宗国,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接到事发消息并赶到现场的甄昆向李宗国询问,李宗国看过整个案发现场,他皱眉摇头,表示并没有什么发现。

    甄昆叹息:“咱们还是来晚了啊!”

    “听五宗协会的人说,他们已经与幽冥地府沟通求证,救人者乃是幽冥地府统招兵役阴倌,那应该就是他没错!……只是,他现在会去了哪儿呢?”李宗国紧皱着眉头,忧心重重。

    甄昆沉吟又问:“那被绑架的人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警方询问过,被绑架的两个女孩对此一问三不知,甚至都不清楚救下她们的人是谁。”李宗国再次摇头。

    甄昆咂着嘴巴,细思道:“一天之内,那个叫关彤的女孩接连遇险,你说……她会不会就与楚天认识?”

    “有这种可能!……但要这么说来的话,整件事就有点古怪了,当是有人在暗中遣使鬼灵为祸!”李宗国阴着脸道。

    甄昆说:“找到那女孩关彤,问一问便就什么都清楚了。”

    李宗国点点头,表示同意。

    二人询问过五宗协会和警方,找到了关彤的联系方式以及相关消息,便就离开了这里。

    ……

    入夜,g市某大厦顶楼豪华酒会现场;

    这是一场庆功宴会,并隆重接待了成为秦氏集团合作伙伴的那家跨国贸易公司,许多大人物纷纷出席了酒会现场。

    然而本应是主角的秦氏集团董事长秦无衣,却在致辞之后便就托故先行离开了。

    接下来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几位副总,以及她的好闺蜜关彤手里,作为带伤上阵的最大功臣,关彤同样是备受瞩目,她本来也想跟着秦总一起溜走,但却被那些讨厌的左右逢源的男人们缠住了,而且……听说还另有国安局的人在找她想要了解情况。

    关彤委屈不已的留下,只得代替秦总应酬着一个又一个人。

    秦家私人别墅,三辆黑色商务车驶回。

    车门打开,一袭深紫色晚礼服着身的秦无衣走下车,今天的她是如此明艳动人,紫色代表忧郁,更为她的气质增添几分东方美女独有的神秘含蓄色彩。

    “小姐,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管家泰叔赶过来相迎,诧异问。

    秦无衣淡淡道:“不放心家里,他用过晚饭了么?”

    “还没,他说他不饿,没胃口。”管家泰叔回答。

    秦无衣微蹙秀眉,随后舒展:“吩咐厨房做些可口的饭菜来,我陪他一起吃。”

    “小……小姐,这有点不太合适吧?”

    管家泰叔苦笑连连,堂堂秦家掌上明珠,秦氏集团的董事长,却在庆功酒会的时候偷溜回家约会野男人,这件事要是被外界得知,那还不成了爆炸性的桃色绯闻?

    “没什么不合适的!”

    “去照做吧!”

    秦无衣吩咐过后,向着别墅家中走去。

    一楼客厅,酒柜旁;

    那一袭明艳动人的婀娜身影亭亭玉立,她怅然出神,手中端着高脚杯不时饮下一口泛着光泽的幽香红酒。

    此刻小若的心里很不平静,她迫切的想要确定答案,却又唯恐那并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若他是他,自己当如何;

    若他不是他,自己又当如何;

    重逢的喜悦感动令她难以自已,但她又很害怕这只是一场似梦般的幻觉。

    不……

    这不是幻觉!

    小若那漂亮迷人的眼睛里浮现一抹坚定,从他护在自己身前那一刻,小若心中就已经确定,绝对是他不会有错!

    “小姐,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围裙大妈走过来恭敬道。

    小若淡淡道:“去通知他下来吃饭。”

    “通知过了,他还说他不饿。”围裙大妈有些尴尬道。

    “不饿?”

    小若突然轻笑出声:“那就叫人把他叉下来!”

    “好……好的。”围裙大妈脸上更加尴尬,连忙跑去找管家。

    不知不觉间,小若已经浮醉微醺,这二十年的时间里,许许多多的人事物都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曾经的那些人如是,她秦小若亦如是。

    离开酒柜旁边,小若身形有些摇晃,而她手里还握着红酒瓶和两只酒杯。

    今天,可真是适合喝上一杯酒啊!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