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七十五章 煎熬的日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番两次的催促我下楼吃饭,这简直令我不厌其烦!

    侧腹部伤口麻中带痛,所用药物起了效用,让我口舌之中泛着奇怪的药苦味儿,而我满心思的在考虑着杀符宗道人云奉的事情,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吃饭?

    再次打发走了保姆阿姨,我仍然出神想着云奉的事情。

    可没过两分钟,几个彪形黑衣大汉沉着脸走进来,不由分说把我从床上叉了起来,并强行把我带出房间叉下了楼。

    “哥们儿……”

    “你们几个意思啊这是?”

    这副阵仗简直把我给弄懵了。

    他们并没有回答我的话,把我叉到会客厅的餐桌旁,强行按在一张椅子上,而后便转身离开。

    会客厅里,长桌盛宴,烛光晚餐,布置的颇有情调。

    几个仆人忙前忙后的端上来一道道美味佳肴,很快便就已经铺满桌子,布置完毕之后所有人便都退下。

    侧门打开,身形微晃,神色微醺的秦无衣走进来。

    今天的她很漂亮,很美,深紫色晚礼服将她的曼妙身姿勾勒的玲珑有致,再加上那精致五官,凝脂肌肤,堪为尤物!

    我微微一愣,颇觉惊艳,可随后心中苦笑。

    傍晚便就听说她与关彤需要去主持酒宴,谁想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

    看来躲是躲不掉了!

    我望着她,她也在望着我,那双漂亮眼睛里有迷蒙之色,她已然喝醉了,她的目光很复杂,种种情绪不一而足,却又更透着一抹坚定。

    秦无衣手中拿着红酒与酒杯,从长桌一侧,以小指勾住银亮椅子靠背,缓缓来到我的面前。

    就在与我近在咫尺的地方,她停住坐下。

    “楚天,陪我喝一杯吧!”

    她自顾自倒酒,并将高脚杯放到我的面前,随后又为自己斟上半杯。

    “可你已经醉了!”我道。

    她突然轻笑:“我确实醉了,只有醉了才能认清你是谁,才敢跟你说说心里话。”

    “你……你真的是认错人了……”我故作苦笑茫然,作最后挣扎。

    她却摇头,反问:“你这些年过的都还好吗?”

    我微皱眉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不再确认我的身份,因为她已经认定了我是谁,这可让我有些无从招架。

    “还……还好。”

    “你知道吗?我很想你,很想很想你。”

    “为什么想我?”

    “因为我没有办法从那些曾经的回忆中释怀,我始终无法走出囚禁自己灵魂的思念困境,浑浑噩噩十几年间里,我始终停留在那一天那一刻,楚天啊……你这个混蛋,携手共赴生死的你们自然情比金坚,可是……”

    她莫名作笑,笑中带泪,晶莹泪滴滑落那张精致无比的美貌脸庞,她微醺的眼神却始终在望着我:“可是啊,你有考虑过身边人该怎么办吗?你这个自私的混蛋!”

    我微愣住了神,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当年在那种情形下,我并不是不想考虑,而是实在已经没有时间再去考虑。

    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泪水更浓。

    抽泣的肩膀在无声叙说委屈,不大会之后,她抹掉脸颊的泪,强撑起笑容再次为自己倒酒。

    “怨过你……”

    “怪过你……”

    “甚至也恨过你……”

    “可最终,还是敌不过思念想你,我并没有渴望得到或占有什么,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我发疯般的沉浸回忆中无法自拔,我……多么想回到曾经静静待在你身边的那些日子里……”

    “随着时间过去,却因太过想你,反倒让你的样子渐渐在我脑海变得模糊。”

    “你绝对无法想象那些岁月,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终于,我接受了现实,可为什么……”

    她突然抬眸看向我,眼睛里水雾积聚,朦胧视线,她痛苦地问道:“可为什么,你这个混蛋又出现了呢?这些年来,你究竟都去了哪儿!?”

    面对她的目光,我心中隐隐作痛。

    愧疚感汹涌而起,这让我无法再直视她的眼睛,我长长叹出一口气,端起高脚酒杯一饮而下,酒味甘涩,却正如我此刻的心情。

    她再度凄然而笑,也自顾自饮下一杯酒。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这些事,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趁着醉意鼓起勇气道出的情感。

    这种时候,我能做的却唯有沉默;

    但沉默,却更加令我愧疚;

    这顿烛光晚餐我和她几乎都没有动过筷子,一杯又一杯红酒下肚,她总是落泪说着没头没脑的酒话,那些话诉尽着她的委屈,也让倍感自责内疚。

    “小若……”

    “对不起!”

    在她醉眼朦胧,倒在我怀中即将睡去的时候,我望着她那凄然苦涩的神情,终于还是道出了这声抱歉。

    小若抬眸深情望着我,轻轻露出笑容,她举手想抚摸我的脸庞,却因酒醉而不知该落于何处,我捉住她的柔嫩小手,慢慢放下,我柔声告诉她累了就休息会儿,不要喝酒了。

    “送我回房间去,好吗?”她楚楚可怜的注视着我。

    我微微露出苦笑,知她所想,却又无可奈何;

    我抱起她柔弱似水的身子,送她回去自己的卧室,将她放到那柔软的床上并为她盖上被子,我转身想离开时她却突然抓住了我的手。

    “我会把这一切当作是场梦,所以……请你不要走,好不好?”小若柔弱问。

    我轻笑道:“即便是梦,也不能有逾矩的事情发生!……怎么,难道你还想听睡前故事吗?”

    “故事中有你我吗?”小若又问。

    我认真回答:“有你我,但也有别的许多许多人。”

    “那……还是不听了吧……”

    最终,她终于撑不起精神,深沉的睡了过去,我望着她俏脸依稀挂有泪痕的模样,越发内疚起来,我长叹一口气轻声退出房间。

    卧室门外,管家泰叔正等在那里。

    他见我进去之后很快出来,不禁稍稍有些意外,可随后脸上笑容更浓,看向我的眼神也带有几分赞许。

    “楚先生,谢谢你照顾我家小姐。”

    “你在这里做什么?是怕我会趁人之危、图谋不轨吗?”

    “不,我不会干涉小姐的任何事!……我在这里,是想给楚先生一句忠告。”

    “什么忠告?”

    “无衣小姐身份特殊,凤凰自有神龙相配,为了楚先生的人身安全着想,这件事就点到为止,否则会有什么后果我可就说不好了。”

    听他这话里意思,我不禁倍觉好笑。

    神龙尔,曾经我出手斩过一只,也不过如此,至于会有什么后果我会怕吗?

    不过我懒得与这些琐事纠缠,我还有正经事要做,我当即吩咐告诉他,我现在就要离开这里,那管家泰叔顿时笑容更浓,他回复我好的,立即就可以为我安排车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