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七十六章 云奉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夜,我从秦家私人别墅离开,黑衣保镖开车送我回到我所监守的g市区域范围。

    公园里,长椅上;

    我枕着手处于假寐的状态,前一秒还在五星级酒店般的地方睡柔软大床,可这后一秒竟然就沦落到了公园,人生大起大落,令人实在防不胜防啊!

    不过比较起来,我还是觉得凝舞的席梦思床比较舒服。

    因为,床上有着她那独有的诱人体香!

    夜渐深的时候,关彤与我发消息,问我不在秦家又溜去了哪里,我可不想让这丫头再冒夜来找我,直接了当问她有什么事。

    关彤告诉我,今天有人来询问过关于我的情况,不过她都推脱说不知道打发了对方。

    关彤很担心我的安危,因为她感觉对方来者不善!

    我不禁觉得好笑,对方自报身份国安局,那显然是五宗协会来人,又能有什么来者不善的地方?

    关彤却一本正经的跟我说,那两个人一看就知道绝不是普通人,更不像什么好人!

    从她的描述中,我隐隐猜到了是谁在找我,除了折纸门清肃者甄昆之外,也不会再有别人这么大张旗鼓找我的下落了,不过这甄昆的鼻子可真够尖的,竟然问到了关彤那里。

    我烦恼的微皱眉头,这g市里怎得越来越多熟人出现?

    我告诉她不必理会那些人,照我之前交代的那么应付就好,她一再坚持的想要来见我,然后……我的手机就没有信号了。

    杀人在即;

    你还要与我纠缠在一起;

    难道你都不会怕的吗?

    我现在需要养精蓄锐,然后便开始我的计划!

    连续经历过两起恐怖的报复事件,今夜突然一反常态的清静了下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不禁狐疑的想着,这道人云奉莫非是在酝酿什么更疯狂的事情吗?

    不能再给他机会,绝不能!

    ……

    五宗协会,凝舞盘膝坐于楼顶天台边缘,在她面前不远还有一栋小楼,道人云奉便就对面楼中的静室内。

    他所处位置,从未离开她的视线之外;

    这极大妨碍了道人云奉,如此监视令云奉心中愤怒,却又很是无可奈何,所有准备好的谋划都只能暂时搁置,现在两人就这么干耗着。

    这一天,辛亏有凝舞监视着他,否则的话势必又要再生事端。

    ……

    甄昆和李宗国并没有能够从关彤那里得到关于我的消息线索,但这也更加令他们断定,关彤与我绝对认识,甚至是关系非同寻常。

    他们自然不会就这么放弃,商量过后,甄昆悄施术数再次以冥蝶追灵跟在关彤身边。

    ……

    夜色匆匆过去,晨曦启明,旭日初升;

    又是平静的一天,早早醒来的秦无衣宿醉头痛,询问管家泰叔得知我昨夜离开过后的事情后,她便就陷入了无声沉默中,她绞尽脑汁的在回想着昨天发生了什么,可她只记得自己好像说过很多很多酒话,甚至就连自己怎么回的自己卧室都记不起。

    “小姐,是楚先生送您回的房间。”管家泰叔答道。

    秦无衣微怔,听到这话连她自己都愣住了,她连忙问:“那后来呢?”

    “后来,楚先生便就离开了。”泰叔又答。

    秦无衣俏脸浮现一抹苦涩,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说不好是希望如此,还是失望如此,看起来莫名落寞。

    沉默半响,秦无衣又道:“从今天起,我要知道关于楚天的任何一切,包括他的一举一动。”

    “小姐,这……”管家泰叔面露为难。

    秦无衣却是淡淡回道:“照我说的去做,你安排下去吧!”

    “是,小姐。”

    泰叔微微躬身,转身离开去安排人手。

    秦无衣拄着脑袋陷入沉思,她蹙眉紧皱,她依稀记得昨天似乎确定了楚天的身份,可现在却又不那么确定自己是不是问过那些确定的话,明明是楚天送自己回的房间,可为什么他就这样离开了呢?

    “哎呀……”

    “好烦啊!”

    秦无衣胡乱抓着自己蓬松的青丝秀发,一片凌乱,有种尴尬却又不甘心的情绪悄然浮起,她哼哼着在生气,却又不知究竟在生谁的气。

    ……

    宁静一天过去,转眼又即将入夜。

    傍晚时分,我望着天边夕阳似血,嘴角渐起一抹邪意笑容,今天……就是你道人云奉的死期!

    我虽然找不到云奉,但我有信心让他主动来找我。

    一通电话联系到五宗协会,我以幽冥地府统招兵役阴倌的官方身份,通报五宗协会g市之中有疑似鬼界纯粹阴气逸散的迹象,为防止两界通道门户再次展开,指名道姓希望符宗道人云奉赶来一同排查。

    这消息只要传到道人云奉那里,他势必就会前来!

    他怎会放过杀我的机会?

    很快,我就收到了五宗协会的回复,符宗前辈云奉已在赶往的路上,但我不知的是,凝舞竟也跟着他一起来了。

    在g市郊区之外有矮山山脉,起起伏伏植被茂密。

    近些年来,这些矮山一直是g市的重点开发对象,如今其中设施齐全,俨然已经成了城市居民休闲散步的广场公园。

    而我此刻就在这公园中,这里就是我为道人云奉精心挑选的葬身之所!

    入夜后,山中略显阴寒,有阴气汇聚。

    这是我刻意布置过后的表象,广场公园里有不少散步的普通人,为防止鬼灵为祸,普通人枉死,排查阴气异常汇聚之地乃是五宗协会必要履行的责任。

    有车驶来,缓缓停下;

    云奉和凝舞走下车,一前一后向着矮山深处走去,攀登石阶,很快就来到了那阴气汇聚之地附近。

    凝舞突然停下身形,她打量四周秀眉微蹙。

    “小师侄,你这是怎么了?”云奉以眼角余光回头看去,冷冷问。

    凝舞秀眉舒缓,她淡淡道:“此地有所异常,晚辈先去察看四周,请云奉师叔先与那幽冥阴倌会和。”

    凝舞转过身,说走就走。

    道是察看四周异常,但实则是凝舞敏锐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古怪感觉,这阴气汇聚之地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是阴门术数所造就吗?

    “哼!”

    道人云奉冷哼一声,本来就颇觉她碍手碍脚,自己走了倒也是好事!

    他艺高人胆大,即便是有什么危险状况,他自信也能完全应付得了,谁都能看得出此处鬼界纯粹阴气汇聚是假,另有埋伏倒是真的,但他身为符宗高人又岂会怕?趁此机会,反倒可以顺理成章的杀人!

    信步往山中深处走去,阴暗潮湿越来越重,隐有鬼哭狼嚎的凄厉呼啸之音。

    前行不远,视野突然开阔;

    这里有一处小广场,地面上石板铺路,并绘有一副巨大如篮球场般的象棋棋盘,而我正在将帅居中之位盘膝而坐,见道人云奉果然独自一人来到,我嘴角一抹笑容越发深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