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七十八章 救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他怒不可遏的叫骂声,我脸上露出肆意的冷笑。

    阴险?

    卑鄙?

    你这恬不知耻的玩意儿,好意思用这些话来骂我?

    既然你做初一,那就别怪老子做十五!

    一天之内接连两次遣鬼灵害我,甚至还对我身边人出手,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你还指望我对你仁慈不成?

    所以为杀你,我同样可以不择手段!

    哪怕借用邪魔之力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我楚天今日,对付生死仇敌的态度,什么师法戒规,什么除魔卫道,统统去他的,老子心中自有一杆称公道的秤!

    我向着阵法之中的道人云奉抬步走去,待到他面前时,我举起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他露出的脑袋。

    我嘴角冷笑,道:“是我赢了!”

    “赢?”

    “哈哈哈……”

    “本道人身死又何妨,但你楚天,你既是邪魔,这一点无从辩驳!”

    “道门五宗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

    “楚天你这只蠢猪!”

    生死之际,这道人云奉似乎突然癫狂起来,他疯狂叫骂着表现愤怒,以此来掩饰内心中的恐惧。

    我无所谓耸耸肩,撇嘴道:“没事,我会等道门五宗来找我的!既然你那么不怕死,那你现在就去死吧!”

    道人云奉见此,眼睛里终于闪过一抹惊恐恐惧。

    可随后,就被满腔愤怒替代。

    “凝舞!”

    “道门羽宗修士凝舞!”

    “你眼见堕为邪魔的楚天操御邪术杀我,却还要袖手旁观吗!?”

    道人云奉突然嘶吼起来。

    我神情微愣,凝舞?凝舞竟然也来了?骗人的吧!

    可是……

    矮山林中款款走出一道倩丽身影,昏黄阴暗的路灯照出她倾国倾城的模样,那双美眸隐有神采流转,流露出无比坚定的目光眼神。

    我震惊的同时,不禁却又沉下脸来。

    是谁来了不好,怎得偏偏是凝舞跟着这道人云奉一起来了?她又为什么会跟云奉走到一起!?

    她……要救这个家伙吗?

    我强忍心塞感觉,没有回头看凝舞,可也没有真的再扣动扳机。

    “这楚天他操御邪术,与鬼界邪魔勾结,事实既摆在你凝舞的面前,身为羽宗弟子的你,还不立即动手将他给杀了!?”

    “我辈修士,执正道之名,当除魔卫道!”

    “快把这邪魔楚天杀了!”

    道人云奉嘶吼不停,他愤怒呼喝,用言语逼迫着凝舞。

    我并没有动,也没了开枪的意思。

    我在等凝舞的反应,等凝舞的回话,我不敢相信她真的会为这阴险卑鄙的家伙来杀我,我更不敢深想……这其中又有没有之外的关系牵连。

    “你动手啊!”

    “你此世是羽宗修士,是道门弟子,别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

    “现在,动手,杀了他!”

    道人云奉睚眦欲裂的低沉吼着。

    “聒噪!”

    凝舞眸中闪过雷芒,芊芊小手骤然挥动,凌冽的罡风疾卷而去,狠狠扇在道人云奉的脸上。

    牙齿伴随鲜血,从云奉口中吐出,那半张脸迅速红肿不已。

    云奉呆住了,更傻住了,许久没有回过神来。

    凝舞深呼吸一口气,终于看向我来:“楚天,把枪放下吧……”

    “你果然是来救他的?”我冷漠相问,但内心却似正在滴血,那种绞痛几乎令我将要窒息。

    凝舞的声音很好听,但她的话却让我身体中气血上涌不止。

    “我是来救他的,但也并不只为救他。”

    “道人云奉之过错,自有道门五宗追究问责,自有师法戒规出手惩戒。”

    “你不能杀他,更不能以这种方式杀他。”

    凝舞尽量用委婉的话相劝,尽量遏止住自己的情绪。

    “不能杀!?凝舞,你错了,今天我非杀他不可,你若想拦我的话,那就现在动手杀了我吧!”我冷漠回答。

    凝舞美眸中浮现纠结神色,她呼吸有些重,她声音低沉道:“请你不要逼我,好吗?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为什么你偏偏非要如此做不可?无规矩不成方圆,此既为师法戒规存在的意义,你并无真凭实据,何以能够诛心问责呢!?”

    真凭实据?

    诛心问责?

    我突然笑了,放肆般的大笑出声来,笑声中透着无尽悲凉,以致令我的声音都不禁有些发颤。

    凝舞啊凝舞……

    我曾行人派弟子,我曾恪守着师法戒规,我曾拼尽全力维护好一切,那种感觉真的好累!

    可为什么?

    现如今我所抛弃的东西,却又被你捡起来了呢!?

    心,针扎般剧痛;

    我大笑不停,肆笑不止,隆隆笑声在回荡,可渐渐地,我眼中却有一股温热浮起,决堤般涌落在我的心底。

    “你……你在笑什么?”凝舞望着我,美眸中隐带不解和担忧。

    我回眸看她,咧嘴苦涩:“我在笑我们竟如此可悲。”

    凝舞张张嘴,却欲言又止,她望着我的模样,眸中也渐蒙起一层水雾,她皓齿紧咬着嘴唇,同样心痛不已。

    “罢了!”

    “且算了吧!”

    “堂堂羽宗雷修修士凝舞阁下发话,我这小小幽冥阴倌又怎敢不从呢?”

    我呵呵自嘲一声,丢掉了手中的手枪。

    我故作轻松的向凝舞展示我的双手,我现在已经没有了武器,更无法再杀这道人云奉,如此……你道门弟子凝舞可满意否?

    满意了吧?

    既满意,那小小阴倌就先告退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将眼睛里的泪全部都逼退回去,我手插口袋,转身便要离开这里。

    “楚天……”

    凝舞情急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大幅度回头,皮笑肉不笑问:“怎的?凝舞阁下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去哪儿?”凝舞抿着嘴唇问我。

    我耸肩反问:“幽冥阴倌,隶属地府阴帅神君管辖统领,我去哪儿好像用不着跟你道门弟子汇报吧?难道你还想执意问我的罪吗?”

    “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凝舞揪心问我。

    我近似低吼般反问:“那我该用什么态度跟你说话!?”

    怒火宣泄,我愤怒的看着凝舞,她神情微愣,似是没想到我竟然吼了出来,那美眸中水雾积聚渐浓,终于滑落晶莹泪水,却宛若……也落进了我心底最柔软的部位。

    我颤声叹出一口气,愤怒情绪彻底消失不见。

    我深深望她一眼,扭头离去。

    “为什么?”

    “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是我心中的问题,也是凝舞心中的问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