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七十九章 酒是个好东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凝舞望着我的背影消失于山野中,沉默驻足许久,她缓缓闭上美眸,睫毛轻颤不已,那揪心的感觉令人如此难过。

    她,不懂我为何无法理解她的苦衷;

    而我,却不明白,原为妖修之属的凝舞,又为什么要捡起了我现在抛弃的东西;

    片刻之后,凝舞再度睁开眼睛。

    她的神情恢复冷漠,事已至此,谁也无可奈何,雷修心法坚固元神,心若磐石,她强行压下纠结心痛的情绪,转而便被坚定所取代。

    凝舞向着道人云奉走去,手中掐诀施法,空中骤现雷芒电弧。

    “轰咔——”

    霹雳雷霆轰落邪术阵法之上,无数鬼手顿时灰飞烟灭。

    空中有凄厉阴啸回传,此为邪魔受创,但碍于两界界规所限,鬼界邪魔无从入世宣泄愤怒,只能眼睁睁看着邪术阵法之力耗尽,而随之一同消失。

    道人云奉半跪地上,剧烈喘息不已;

    他既有劫后余生的心悸,又有凝舞将我楚天放走的愤怒,他抬头睚眦欲裂般的看向凝舞,他沉声质问:“为什么,你不动手杀了他?”

    “我为什么要动手杀他?他何错之有?”凝舞冷漠反问。

    道人云奉低沉吼道:“操御邪术,与邪魔为伍,难道还不当诛!?连这若都不是错,那什么才算错!?”

    “云奉!”

    “第一,他楚天乃为幽冥地府统招兵役阴倌,自有沟通阴间之力,何谓与邪魔为伍?”

    “第二,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只是不希望楚天跟你一样不择手段,这才会拦他!”

    “第三,救你,只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你云奉,所修符宗之术,所承道门传承,方得如此修为境界,若滥杀之,既为可惜,留你一命是想让你在魔灵清尸王入世中真正效一把力,待事后再行上禀五子真人予以决断。”

    “你听明白了吗?”

    凝舞神情冷漠俯视着道人云奉,发出一声喝问。

    “好,好好……”

    道人云奉低下头,连说三个好字,他脸上阴沉似水,双眼完全被血丝充斥,怨恨凶厉之色更浓,他暗中紧握着拳头,紧咬着牙齿,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绝不会!

    ……

    说不上来的一种心烦意乱笼罩在我心头,萦绕不散,挥之不去。

    我怒到想骂娘,又悲凉到忍不住想哭。

    为什么……

    是谁不好,偏偏出现的就是凝舞?

    凝舞又为什么会跟着云奉一起行动,还在关键时刻救下了他?

    我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救他!

    我不信凝舞不清楚事实经过,既如此,她不便出手,那我来杀人,可为什么她还要阻止我?

    打蛇不死,必留后患;

    以后如果再发生了什么祸事,我是不是该怪罪她凝舞呢?

    “喂,七哥八哥……”

    “兄弟心情不好,上来陪我喝酒!”

    “我不管!来不来,就一句话!你们看着办吧!”

    挂掉电话之后,我找了个烧烤摊,搬上来一件纯生啤酒,又拿来一瓶二锅头,满满摆在面前的桌子上。

    自顾自倒酒,先仰头饮下一杯。

    辛辣白酒入喉滑进腹中,呛的我猛咳不已,脸上不禁浮起病态红晕,侧腹部的伤口疼痛也在剧烈传来,令我龇牙咧嘴的。

    “我说哥们儿,你要这么多酒,自己喝得完吗?”

    老板接过菜单,神情古怪问我。

    “费什么话?不给你钱是咋的?再上两盘花生米和毛豆!”我瞪那老板一眼。

    “行行行……”

    老板瞅我一副求醉的样子,也不再开口劝什么。

    菜还没上,客便已到;

    伴随一阵阴风卷来,桌子旁的椅子上突兀出现一黑一白两个人影,他们俩看着我不停捏花生米吃的模样,互看一眼后也不禁神情古怪。

    “小天,听你七哥说,你欲杀符宗道人,结果如何?”黑无常神君老八范无救黑脸问我。

    我闷声回答:“出了岔子,没能杀得了他。”

    “天儿啊,七哥早跟你说,不行就家里帮你解决这麻烦得了,你还偏不听!这次,吃亏了没有啊?”白无常神君老七谢必安皮笑肉不问我。

    我本就心情不好,哪里肯再想这些烦心事。

    “七哥,八哥……”

    “你们能来,兄弟高兴,不说别得了,陪兄弟我喝两杯!”

    我为谢老七和范老八倒上酒,二话不说,先饮为尽,两位哥哥见此,一人黑脸皱眉,一人古怪苦笑,最后索性也放开怀碰杯饮酒。

    夜色渐深,已至午夜,又到凌晨;

    我不记得自己究竟喝了多少,我扯着嗓子痛哭哀嚎,我不停向着他们问,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我痛哭流涕,心中愈加悲痛难过。

    谢老七叹息摇头:“又是为女人,真特么红颜祸水!”

    范老八黑脸问:“小天醉成这样,该如何是好?”

    谢老七咂嘴道:“送他回家吧,这个样子在大街上,实在不像那么回事儿。”

    范老八却微愣问:“天儿他……有家吗?”

    “好像……”

    “没有!”

    谢老七仔细想了想之后,也仿佛突然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两位阴帅神君一脸难为情的难办,望着我那又哭又笑的模样纷纷紧皱起眉头,俩人最后一合计,要不……干脆扔在这儿吧,店家届时会通知衙署,便自有收留之地。

    这办法可以!

    二人点点头,旋身便就从原地消失了不见,他们竟然真就把我扔在了这里!

    凌晨时分,烧烤摊都要下班了。

    而我死狗般醉醺醺趴在桌子上,如论如何都叫不醒了,生气的老板在翻过我口袋,发现我身无分文的时候,顿时更加气急败坏!

    这时,有两辆黑色商务车驶来停下。

    车门打开,秦无衣及几位黑衣保镖下车走来,她拦住了对我动手动脚的老板,夺回我的千元手机,扔下一叠百元大钞,漂亮眼睛压抑嗔怒狠瞪他们一眼后,在烧烤店老板夫妇目瞪口呆的震惊神情下,把我带上车扬长而去。

    回去秦家别墅的路上,我躺在后排座椅,脑袋枕在秦无衣的腿上。

    她低头注视着我,柔嫩小手抚摸着我的脸庞,莫名心疼哀伤,我浑身酒味刺鼻,活像是流浪乞丐模样,而她……却丝毫都没有在意。

    “楚天……”

    “你怎会就流落成了这样?”

    她俯身拥住我,那瞬间不由得更心疼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