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八十五章 发生了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御神器飞行空中,其威凶猛凌厉,黑金色长枪直捣而出,几乎在那瞬间贯穿了道人云奉的身体,任何人都没有能够来及反应,更别说出手阻拦救人。

    龙吟频频响起,雷霆电弧跳跃;

    禁其元神,束其真身;

    那被挑在枪尖之上的道人云奉并没有死,却虚弱到了极致,已然无法再施展任何手段。

    这时,布阵七星的羽宗修士们反应过来。

    “邪魔!”

    “放下云奉前辈!”

    “拿命来!”

    “俯首待诛!”

    ……

    他们齐同凝剑指御器出手,赶过去想要救下符宗道人云奉,七人宛若一体,脚踏七星罡斗之位飞天攻击而去。

    “别硬拼啊!”

    “傻啊!”

    我瞪大眼睛,情急的大叫提醒。

    可是……

    却已经晚了!

    手持金府雷龙的男人回头看去,目光轻蔑嗤笑,那身披的大氅飘舞而起,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袍袖影子,将所有的飞剑都卷入其中,随后以更快的速度投掷而回,化作七道银亮光线。

    “噗,噗,噗……”

    七柄飞剑,几乎同时没入七人的丹田肚腹,并贯穿了他们的身体,凌厉剑芒暴现,却是斩杀着他们自己。

    难以置信的神情,残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原本被他们所操御的法宝飞剑,可在交手瞬间便就被对方所夺,甚至为对方所用攻击向了他们自己。

    强!

    强的近乎无敌!

    彼此间的修为差距有着天壤之别,似这戴有恶鬼面具的男人这般,手持神器金府雷龙,恐怕唯有世间法尽头的修士才能够与之对敌,而他们这些人……却还连飞天之能都没有,面对他所施展的神通手段,我们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犹如断线风筝一般,七人自空中摔落身形。

    他们目中光彩迅速暗淡,直至敛灭,不过交手瞬间,七位羽宗修士弟子便尽数身死。

    我咬牙切齿,握紧拳头,有怒火在胸腔中汹汹燃烧;

    凝舞绝美容颜上寒意如霜,美眸中杀机凌冽;

    原本还想指望这些人能够拖住对方,可谁知不过转眼间,场中能够飞天之人却尽数陨落,这般死的毫无价值,压根就不敢与对方硬拼,硬拼又哪里能够拼得过!?

    ……

    “清尸王……”

    戴有恶鬼面具,身披大氅的男人,突然以眼角余光看向魔灵清尸王。

    受重伤的清尸王连忙飞身近前,恭敬躬身道:“尊者有何吩咐?”

    “将这道门弟子带回鬼界,交于凌云使殿下,你的任务便就完成了。”那男人平淡道。

    清尸王微愣:“他?他难道知晓血魔死于谁人之手?”

    “他就是当日杀血魔在场之人!另外……将此地发生之事,速速上禀人皇陛下,陛下会很高兴的,说不得还会赏你些什么。”那男人轻笑道。

    “遵命,我这就回返鬼界请见人皇陛下。”

    清尸王很是惊喜,但紧接着又为难道:“可是……尊者,那此次进攻该怎么办?若无人坐镇,怕是会损失惨重!”

    “本就是试探性的进攻,即便全军覆没,也于大局无碍,哪里有他们二人现世的消息重要?”那男人道。

    清尸王再次恭敬躬身:“属下明白。”

    那男人将枪挑的道人云奉丢向魔灵清尸王,就像是拎小鸡儿一般,清尸王将道人云奉拎在手中,随后转身步入虚空,一道两界门户徐徐打开将二人的身体吞没,紧接着便消失不见。

    我们亲眼看着这一幕,却无力阻拦。

    仅凭我和凝舞还有李宗国,就算是想阻拦也阻拦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只魔灵清尸王离去。

    “小白!”

    “方小白!”

    “当着师父的面,你给我滚下来把话说清楚!”

    “滚下来!!”

    李宗国身前有虚灵罗盘凌空盘旋,正处于将要激发阵枢的状态,他抬头怒视着那男人的身形,愤怒暴吼。

    戴有面具的男人垂落目光,流露出浓浓不屑神色。

    他手持金府雷龙,身形未动,似乎根本就没有多说什么的意思,也懒得回应李宗国的质问。

    “怎么!?”

    “你不敢么?”

    “你怕了么?”

    “是男人就敢作敢当,藏头露尾的你算什么行人派弟子!?”

    “即便叛逆师法,即便投靠神魔将,你难道就不应该给师父一个交代,给阴门行人派一个交代吗?滚下来说清楚!”

    李宗国怒不可遏,再次咆哮。

    “哼!”

    那男人嗤笑冷哼,他俯视李宗国一眼,又目光深沉的望向我和凝舞。

    令我很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动手杀我们的打算!

    他一抖黑色大氅,转身凌空而走,那虚晃的身形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出现在了百米之外,并消失远方。

    “方小白!!”

    李宗国愤怒大吼不已,却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这样一幕,令我实在有点反应不过来。

    那男人就这样走了,他似是就这样放过了我们,可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出手杀了我们!?

    我收回视线,看向李宗国,并向他走过去。

    李宗国正怒到浑身发抖,见我走来时,这魁梧汉子眼睛里竟蒙上了一层水雾,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行师礼叩拜:“师父……”

    我受了这一拜,既没有承认身份,却也没有再否认身份。

    我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师父,都是徒弟的过错,没能够管教好师弟小白的行止,徒弟让师父失望了,愧对师父和天人的托付。”李宗国叩头磕在地上,那眼泪汹涌而出,让他的声音也有几分颤抖。

    我实在难以接受这个现实:“方小白他……为什么会成了神魔将?你把事情说给我清楚!”

    “师父,等您回到南冥村一切就都会明白的!……小白既然现世,我既身为行人派掌教,便有维护传承之责,我会亲手将方小白诛灭,为行人派,也为师父您……清理门户!”李宗国俯身在地,待说完这番话后,他重重又叩三个响头,拿起罗庚盘起身施展神行法追去。

    “李宗国,你不是他的对手,你回来……”

    我情急叫着,可是这魁梧汉子却并没有停下脚步,他像是无颜面对我一般,那离去的身影更像是在逃避。

    我想不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