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八十八章 清理门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镇宾馆,好巧不巧就只剩下了一间大床房。

    没办法只能将就凑合,凝舞也懒得再去找其他的宾馆,她现在迫切的需要收拾洗漱一番,我笑她这是洁癖作怪,她却冲我瞪眼说,干干净净的哪里不好?她奉劝我最好也赶紧改掉邋里邋遢的毛病!

    我无奈回答,这是奔劳穷苦命,谁又不想干干净净的呢?

    凝舞去洗漱洗澡,而我……关在了房门之外等着,哪怕是我一再保证不会偷看也不行。

    “砰!”

    房门紧闭,我恨恨嘀咕着,都老夫老妻了还避讳这个,你身上有哪个部位是我没有看过的吗?

    房门突然打开,露出门后凝舞倩丽身影,以及那双杀机凌冽的美眸。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哪怕是我站在门外也绝对闭着眼睛!”

    我心虚的急切表明衷心。

    “砰!”

    房门再次关闭,吓的我浑身颤了颤。

    这么下去可真不是办法,凝舞总是对我保持着距离,这该如何是好?

    我愿意背负起曾经,除了不能对那些至亲之人出事视若无睹之外,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凝舞,她之前曾与我说:既不认前世之身,又想承前世之缘起,这么做是为自欺欺人;那么现在,我已经不再自欺欺人,可我又该怎么重新走进你的生活中呢?

    得要好好想个办法才行啊!

    我皱眉苦思,一时间有些心烦意乱,凝舞、李宗国、方小白、秦小若……曾经的许多人许多事都在接连出现,二十年岁月变迁,我到底错过了多少啊?

    等了很久,房门终于再次打开。

    凝舞用浴巾擦着如墨般青丝秀发上的水珠,她与我说她要出去一趟,我问她去哪里,她却没有告诉我,只是让我洗完澡之后在这里等候。

    “神神秘秘的……”

    我撇嘴皱眉,不知道凝舞这是在搞什么鬼。

    又等了很久,凝舞终于回来了,我看着她不禁愣了一愣,凝舞全身上下的衣服几乎全换了,她穿着白色牛仔裤,白色宽松镂空罩衫,隐约可见其中的小吊带,披肩青色长发如瀑般柔顺,极具别样的优雅气质。

    “把你的衣服也换了!”

    “就没人告诉你,你并不适合穿西装吗?”

    凝舞将拎在手里的时装袋扔给我,然后又出门等待,我愣了又愣,这些女人都什么情况,闲着没事儿那么喜欢为男人操心打扮?

    平板鞋,九分裤,印有图案的t恤,出乎意料的非常合身。

    凝舞走进房间里,打量着不时点头,满意的眉开眼笑道:“顺眼多了!还是这样休闲穿衣好!”

    她随手将高档西装扔进垃圾桶,不再多看一眼。

    我尴尬笑着,心中忍不住地嘀咕……

    难道,凝舞知道那是小若为我准备的衣服?所以她才会这么做的?女人直觉未免可怕了些吧!

    道门方面暂无关于李宗国的消息传来,我和凝舞便就在这小镇子上暂时等待,我们打坐调息恢复身体状态,以准备应付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相信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确切的结果了!

    ……

    从g市离开,一连施展神行法追出数百里之外的李宗国,仍旧没有放弃追踪方小白的下落。

    他不能放弃;

    更不允许自己放弃;

    李宗国暗暗对自己立誓,这个得到师父传赐掌教神器金府雷龙的家伙,他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不惜任何代价,他也要为行人派清理门户!

    追出山林,李宗国站在四车道公路旁;

    他左右回望,却失去了神魔将的踪迹线索,那个该死的家伙逃去了哪里!?

    “宗国……”

    这时,山林中突然窜出一只巨大野兽,它稳健落在李宗国身边,口吐人言道:“我暗中仔细观察过那男人,他……似乎并不像是小白!”

    巨大野兽外形似狼却比虎还大,那双凶狠狼眸极具灵智,皮毛呈漂亮的银灰之色。

    “蒲牢,金府雷龙就在他的手中,他若不是方小白,又会是谁呢?人能作假,可唯独这件行人派掌教神器作不了假!”李宗国面无表情道。

    狼妖蒲牢叹息道:“我懂你的意思,可……”

    “别再说了,只要找到他,杀了他,就能够确认他的身份!他现在受了重伤,绝对逃不远!”李宗国又道。

    狼妖蒲牢点头道:“我还能嗅到他身上溢散的气息,你跟我来。”

    由这头狼妖凶兽带路,可比借虚灵木追踪索敌要方便的多了,即便是他能够隐藏行迹,可却隐藏不了那自鬼界而来的特殊气息,蒲牢嗅觉异常灵敏,拥有妖修修行之后,更擅妖术追踪寻觅,所以它能够牢牢锁定对方的踪迹!

    一人一狼,奔行在公路上;

    他们看起来跟普通行走差不多,但脚下却仿佛能够缩地成寸一般,极快消失在了远处。

    李宗国断定,方小白既受伤势,必然会寻找藏身之处养伤,他不可能长途奔袭太远的地方,一来目标实在太大,二来道门正在加紧搜索,说不得最终会不会发现他。

    也正如李宗国所预料,对方果然停了下来。

    穷山僻壤的山沟村子外,一人一狼站在远远的几里外眺望,蒲牢能够确定那男人就藏身在这里,只是再继续靠近的话就会有被察觉发现的危险。

    “你留在这里等我,不用再继续跟着了,若我发生什么不测,你就立即去找师父楚天。”李宗国嘱咐道。

    蒲牢震惊问:“你要自己一个人去?这太危险了!”

    “正因为知道危险,才会让你留下。”李宗国道。

    蒲牢急道:“我们大可以通知道门五宗,请求协助诛魔,那道门五子不是也在寻找他的下落吗?你完全没有必要独自涉险啊!”

    “这是行人派的家事,也是我身为行人派清肃者应当肩起的责任。”

    “昔日,师父曾多次因邪魔之祸而遭辱,现在,行人派果真出了叛逆师法之辈,我又有何脸面去请求道门协助?”

    “我会亲手杀了他,清理门户,为师父,为行人派,亦为阴门传承正名!”

    李宗国态度异常坚决,哪怕是死,他也要完成这件事。

    蒲牢急的来回打转,可根本就劝不了这个固执的家伙,既然不能求援,那起码让他蒲牢跟着他一起,身为凶兽又兼具妖修修行,绝对是可以帮上忙的!

    “不行!”

    “你目标太大,凶妖气息浓烈,不用等靠近就会被他所察觉。”

    “听我命令在这里等着。”

    李宗国留下嘱咐的话后,转身离开这里,并且喝令蒲牢不许再跟着,在山脚下的时候,李宗国抬手拦住一辆马拉的小车,佯装村民收敛气息靠近着那山沟里的村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