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八十九章 不留你活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宗国躺在木质车架子的马拉小车上,闭着眼睛假寐,他极好的收敛着气息,慢慢靠近着山沟沟里的村子。

    “驾、驾……”

    赶车老农头发半白,手执马鞭操控着方向。

    山里道路崎岖不平、坑坑洼洼,有些地方还很是泥泞,也就是这种马拉赶车才能出入,要是换作小汽车的话,恐怕不用到半路就非抛锚了不可。

    老农是个很健谈的人,一路有话没话非要跟李宗国唠两句。

    听他说,穷山穷水穷山沟,村儿里的年轻人都快跑光了,谁也不愿意守着这片鸟不拉屎的地方穷耗着,很少见外地人会愿意到这里来,他好奇的询问李宗国,到这山沟沟里来是为了什么?

    李宗国张了张嘴,却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

    已经是这么穷苦的村子了,倘若再因他的到来遭受无妄之灾,这良心上如何能过得去啊?

    但是……

    入世邪魔能够不杀吗?

    倘若邪魔为祸,那就是要死人的,有所区别的是死了谁罢了。

    更何况,他所要杀的还是行人派的叛逆者。

    为了防止他造成更大范围的灾祸,为了避免他会害死更多的人,所以必须要及早的杀了他。

    李宗国暗暗立誓,若必须有人要因此而死,他李宗国愿为第一人;

    他会竭尽全力,不扰平静山村,不伤无辜性命;

    不过几里的路程,却颠簸了很久很久,在七拐八绕之后李宗国终于来到了这乡村,接下来便就是寻找方小白藏身之处,村子并不算大,不过上百户人家,找他应该不难。

    老农将马车赶回自家院子,热情为李宗国倒来一碗水,招呼他在家里多坐一会儿。

    闲聊时,李宗国渐渐对村子有了认识。

    大致能够推算出,那方小白可能会藏身的地方,不过这也已经足够了,因为他本就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去寻找。

    “三奎叔,不好了!”

    “不好了……”

    院门被一个少年孩子闯开,他慌慌张张跑进来,看见老农就跑过来大叫说:“三奎叔,村长还有村里老人把铁子给绑了,他们要把他给赶出村子!”

    “啥!?”

    老农腾的站起身来,满是褶子的老脸上浮现怒气,他急问道:“他们凭啥这么干?”

    “还能凭啥,村长想抢地还不想嫁闺女,所以就把铁子给绑了,你快去看看吧!”少年孩子情急说着。

    这三奎叔听到这话,顿时不敢再耽搁,抄起竖在墙角的锄头就往外走。

    临出门时,他与李宗国说,去看看情况,让李宗国在这里稍等,李宗国点点头说行,并没有跟着凑热闹。

    原本宁静的村子爆发一场莫名的骚乱,鲜少的几个青年劳动力,在村长咋咋呼呼的指挥下,绑着身形精瘦的年轻小伙,一路推搡着往村外走,不时还拳打脚踢,但这年轻小伙也不是好欺负的,精瘦身形、浑身蛮力,几个人愣是有点制不住他!

    “麻袋呢!?”

    “给他套上,快套上!!”

    结实粗麻袋子从头套到脚,袋口用麻绳一扎,就像跟捆猪一样,这下小伙再无力挣扎反抗。

    气急的几人又是一通拳打脚踢,甚至是手拿木棍又砸又打,打完之后,扔上一辆柴油农机车,这就要给拉出村外去。

    呼喝声不停,引发了很多村民的围观,但却没有人上前施以援手。

    直到老农三奎叔抗锄头匆忙赶来,一锄头砸在车头上,巨大声响吓得那准备驾驶农机车的一大跳时,这才算终于暂时阻止了这场闹剧。

    ……

    “村民都去了村口,就算是有意外,也应该不会伤及到无辜吧!”

    “差不多该动手了!”

    还在破落院子里的李宗国眼睛中闪过一道精芒,他徐徐沉息入腹,默运己身精气,面前的罗庚盘受到激引,徐徐盘旋而起,莲花瓣一样的挡板渐渐展开,棱形阵基缓缓升起,李宗国五指运五行虚灵,骤然间按落罗庚盘阵基之上。

    “嗡——”

    奇异震颤扩散而去,天地灵气汹涌而来,无形屏障瞬间展开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蔓延。

    世间一切逐渐趋于静止,风停留在了半空,鸟儿扑扇翅膀保持起飞时的模样,骚乱人群神色各异的停止在原地,宛如变成了雕塑。

    一切一切,犹如电影镜头被按下了暂停键。

    椭圆形的虚灵结界将整个山沟乡村笼罩,穿行色界而出,李宗国施法维持阵法运转,目光冷冷扫视眼前,精元血液流淌阵盘,染红繁密花纹,渐渐浸润金行。

    霎时间,刀枪剑锐利之声响起。

    李宗国控阵枢,御虚灵金,倏然攻击向村子里一个又一个可疑的地方,终于,在一间破败的土地公小庙前受到了无形波动阻隔。

    李宗国沉声问:“事已至此,你还不肯露面么?”

    “我只是不想杀你而已。”

    土地庙里响起一道冷冷话声,无形波纹似涟漪荡开,逐渐显露出一个人来。

    他身上由魔气凝成的黑色大氅已然消失,只是他始终还戴着那个恶鬼面具,他的眼神轻蔑冷笑,似乎根本就不把李宗国放在眼里。

    李宗国愤怒眸子充斥血丝,沉声又道:“现在已经没有外人,你还要藏头露尾?方小白,把面具摘了,束手就擒,随我回行人派回师父面前,我许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哈哈哈……”

    这大笑声犹如雷震,那男人嗤笑目光更浓,似乎很满意李宗国的愤怒模样,他缓缓开口问道:“你就那么自信,你能杀得了我吗?”

    “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若你不肯束手就擒,我就替师父在此诛灭你这孽徒,为阴门清理门户!”

    “看在往日师兄弟情分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方小白!”

    “你到底……跟不跟我回去认罪!?”

    李宗国沉声怒吼,喝声质问。

    “嘿嘿嘿……哈哈哈……李宗国啊李宗国,本尊者真有几分喜欢你了呢!但可惜,本尊者不能留你活命,呐……你说,捉你元神魂魄回鬼界陪我玩耍可好?这个主意似乎不错呢!”那男人自说自话,癫狂大笑活像精神分裂者,只是他的声音突然变的有些怪,男女夹混中性音,他的姿态也变得有几分妖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