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章 拘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宗国愕然微愣,可随后眉头皱成了川字,他怒不可遏道:“你这个家伙……真的是彻底堕落成邪魔了啊!”

    “哼!你口中的邪魔,将在不久后成为这世间的神!……我不会灭你的元神,我会留你活命,让你亲眼目睹着那一幕发生,哈哈哈!”

    他总是在近乎癫狂的大笑,笑声嘲讽。

    话音刚落时,金府雷龙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并且向着李宗国攻击而来。

    “孽徒方小白!”

    “受死!”

    李宗国当即激引阵枢,全力运转罗庚盘之威,后天虚灵金术数骤然衍变先天火行,伴随一道清脆啼鸣之声,虚灵结界之中腾然浮起一轮红日,三足金乌隐现,并炸裂成漫天金色火雨,完全将那男人的身形淹没。

    “吼!”

    龙吟声骤响,噼里啪啦的雷霆电弧化作蛛网般蔓延。

    突然间,一杆长枪突破火焰封锁,持枪人目光冷冽带有几分玩味,再次向着李宗国突击而来。

    李宗国口中沉喝道:“真水起!”

    “哗……”

    无形水浪凭空而现,掀起高达十几米的海浪,狠狠拍在那男人的身体上,有太阴真水压身,镇压他的身形死死禁锢在水底,那男人的动作凝滞之后莫名变得无比缓慢。

    “先天真精,五行衍变,湮灭神魔!”

    李宗国倾泻而出身体精气,精元血液疯狂涌出,将罗庚盘上五行阵位完全侵染。

    整个虚灵结界猛然一震,似乎隐隐有些承受不住这般恐怖的力量。

    那金芒光粒凝剑,太阳真火化鸟,太阴真水附身,木行藤蔓汲取邪魔之力,土行黄色气息腐蚀侵蚀邪魔肉身,五行具现之后很快融合在一起,化作一道恐怖的湮灭之力遍布整个虚灵结界之中。

    而那男人本想突破禁锢封锁,但李宗国却没有给他机会,当即激引出罗庚盘最强大的阵法威力。

    “五行罗庚,不愧为阴门之祖的随身法器。”

    “确实不同凡响。”

    那男人突然间站立不动了,像是放弃了反抗还击,他挥手间收起金府雷龙,任凭无穷湮灭之力吞噬掉他的身体。

    寸寸飞灰飘散,如沙,似尘;

    他的身体以及他的元神,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虚无,他始终站立不动,目光遥遥与李宗国对视着,略显轻浮。

    李宗国眉宇凝重,他心中有些意外,方小白会就这样甘心赴死?

    但眼前所见,他的肉身元神确实已经彻底湮灭,已然死的不能再死了,杀他太过容易,反倒令李宗国感觉有点古怪,甚至是难以接受。

    “你在找我吗?”

    在李宗国背后,突然响起一道戏谑话声。

    几乎不加思索,李宗国咬破舌尖,转身张嘴喷出真阳溅,并激发画在他身体上的行人派禁忌血祭符文。

    猩红妖艳光芒浮现,李宗国的精魄血肉受血祭符文吞噬,瞬间形成恐怖滂湃的罡阳力量。

    “哼!”

    一只大手突然伸出,扼住了李宗国的喉咙,并以大法力压制那股含而未发的恐怖罡阳力量,一时间彼此僵持。

    嗤嗤声作响不停,那只大手的血肉消融,很快就只剩下了骨骼。

    但是,李宗国的喉咙仍旧被死死扼住。

    “莫再垂死挣扎,听话。”

    “你害我损失了半身,我是绝不会让你血祭了元神的,我会让你付出代价来,随我回鬼界中去吧!”

    恶鬼面具下藏着的眸子弯成了月牙泉状,贪婪笑容如毒蛇般,仿佛在舔舐着李宗国的脸,李宗国神情骇然,但此刻却根本就动弹不得。

    渐渐地,恐怖罡阳力量被完全压制;

    只是他也只能做到暂时压制,不让这股力量爆发出来,李宗国的精魄血肉已然血祭,这是不可逆的一种状态,这副身体正因血祭符文之力而被吸成了干尸,但李宗国仍旧还没有死,正是他的恐怖邪魔之力在维持着微妙平衡,保下了他的元神没有被血祭符文吞噬。

    “啪嗒……”

    罗庚盘摔落在地上,虚灵结界就此消散。

    世间一切重新恢复正常,微风仍旧吹拂,飞鸟振翅飞翔,发出叽叽喳喳叫声,骚乱人群仍旧呼喝不止。

    谁也没有察觉,村子里发生了什么。

    戴有恶鬼面具的人用骨手扼住李宗国的身体,他得意狞笑着,他似乎很满意竟活捉了李宗国,他自言自语喃喃着,真是意外之喜啊!

    “回鬼界之前,要不要尝尝生魂的味道呢?”

    “似乎有些诱人呢!”

    那人咂着嘴巴,极具食欲的样子,眼角余光瞥向村口的方向,那里正聚集着不少的人在看热闹。

    “咳……咳……”

    被扼住喉咙,被提着干尸般身体动弹不得的李宗国听到这话,顿时睚眦欲裂起来,他拼命般挣扎,拼命般耗起元神之力,以近乎自燃己身的方式想要阻止这个恶魔,他想要彻底引爆身体中的罡阳力量,虽然这么做未必能杀得死他,但李宗国绝对不能让他屠戮这里的村民。

    “你干什么?想阻止我吃掉他们?”

    “好了好了……”

    “你乖一点不要再抵抗,我可不想你真的死了,我不吃他们了就是。”

    戴有恶鬼面具的人像是为了安抚李宗国的情绪,所以这才放弃了打算,他总是在与李宗国说着些什么,就好似对他有着什么别的之外的兴趣一样。

    ……

    “宗国!”

    “为什么,这样都不能杀死他!?”

    “宗国……”

    远在几里之外的凶兽狼妖蒲牢,亲眼看着李宗国被对方提在手中,却根本就无计可施。

    它低沉嘶吼,它想救人;

    但凶兽本能直觉却告诉它,它根本就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突然地,对方像是察觉到了它的存在。

    那恶鬼面具下的冷冽目光,穿过空间距离直接笼罩在蒲牢身上,嗤笑意味更浓,带有满满的轻蔑之色,抬手之间御器施法,有凌厉无匹的枪锋突然无限延伸袭击而来,眨眼间便就到了狼妖蒲牢身前。

    “吼!”

    蒲牢骇然大吼,周身妖气弥漫,妖力护身,它几乎不加思索便转身而逃。

    幸亏蒲牢反应及时,枪锋并没能贯穿它的凶妖身体,但却也在它的后腿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雷霆之力爆发,龙吟频频,侵身摄魂,蒲牢强撑凶悍意志,四蹄踏地如风一般疾行逃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