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一章 蒲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

    “这大狗,夹尾巴溜的倒是够快!”

    “你就是靠它找到我的?”

    “都已经落到本尊者手里,你还不肯老实下来,待回鬼界再与你细细算账!”

    戴有恶鬼面具的人得意哼哼一声,骨手提着李宗国的干尸身体,压制着他体内那将欲爆发的恐怖罡阳力量,转身步入虚空之中,有两界通道门户徐徐打开,渐渐将二人的身体吞没,随后这两界门户又再次消失不见。

    ……

    “楚天大人,我要赶紧找到楚天大人……”

    身受重伤的蒲牢想起李宗国的嘱咐,它顾不得伤势,撑着虚弱身体连忙逃离这里。

    ……

    转眼过了中午,又到下午,道门五宗方面终于有消息传来,有弟子似乎曾见过李宗国出现某处,他神色很匆忙,无暇与人交谈,之后就不知去了哪里。

    “李宗国……”

    “他有办法追踪神魔将下落?”

    小镇宾馆,凝舞告诉我道门消息之后,不禁蹙眉疑惑问我:“如果说他真的知晓神魔将下落,为什么他不通知道门五宗呢?”

    “有可能是……他想独自解决这件事。”我沉吟着,心里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独自解决?”

    凝舞更加不能理解,她看向我问:“那可是神魔将啊,即便被五子真人重创,他也仍旧相当于修行境界达世间法尽头的大神通修士,想要杀他岂是那么容易的!?”

    “事关方小白,事关阴门行人派,他身为行人派掌教自然有义无反顾的责任,若真能杀他清理门户,宗国肯定不想假借他人之手。”我担忧叹息道。

    凝舞美眸中闪过一抹凝重:“若如此,李宗国怕是会有危险!”

    “咱们赶紧出发,或许还能赶得上。”

    我和凝舞没有多作耽搁,立即从这小镇宾馆离开,按照道门弟子给的位置乘车迅速赶过去。

    约在几十里之外,我们来到了那道门弟子所说的位置。

    可即便是找到了这里,李宗国接下来去了哪,也仍旧是不得而知,正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远处山林间有只仓皇奔逃的野兽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那浓烈凶妖气息相隔老远都能感觉的到。

    “妖物?”

    “凶兽?”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与凝舞相互对视一眼,立即决定截住这只凶妖问个究竟。

    我默运虚灵土术数,化转己身为灵枢,扰动地气突兀拦在那只凶妖面前,而同时凝舞操御雷法,蓝天白云乍响一记旱天雷,精准劈中在那凶妖的身上。

    “轰咔——”

    凶妖似乎也没料到,竟会突然人冲它施法攻击,它被吓了一大跳,以妖力护身纵跃身形,霎时间妖风四起,这才险之又险避过旱天雷。

    落雷将地面砸出一个焦黑的浅坑,地气凝成四方牢笼堵住了它的去路。

    “且慢住手!”

    “我乃阴门行人派座下灵妖蒲牢,非是山野妖属之类,是什么人在拦我去路?请现身说话!”

    蒲牢口吐人言,沉喝暴吼,银亮皮毛乍起,躬身弯背,作起攻击戒备之状。

    听到这沉闷吼声,我和凝舞都不禁微愣,赶紧停止下了施法,我们向着蒲牢所在的地方快步走过去,这才看清楚了凶妖身体鲜血淋漓的蒲牢。

    “楚天大人……”

    “是你?真的是你!?”

    狼妖蒲牢见到我和凝舞,顿时惊喜万分,它本想向我们跑来,但刚才施法躲避天雷时再次加重了伤势,一个踉跄竟直接摔到在了地上。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查看蒲牢的情况。

    它那后腿处的伤口深可见骨,鲜红血肉部分呈乌黑之色,并散发着刺鼻难闻的恶臭,有浓水在不停向外流淌,更有诡异的黑色煞气在近一步侵蚀腐蚀着它的伤口。

    我紧皱眉头,似是阴煞,却又稍有不同,因为它太过浓烈了!

    若不抓紧时间祛除,待阴煞进一步侵蚀,很可能就会要了这狼妖蒲牢的命!

    救人要紧……

    我当即默运行人派术数,设法清除那纠缠在伤口上的诡异黑气,可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儿实在太难缠了,一时半会竟还无法祛除。

    “笨手笨脚的!”

    “让开!”

    凝舞抬脚踢了踢我,让我走开别碍事。

    我回头瞪她一眼,心中很是来气,我是因为爱你才会一直让着你,丫得你别得寸进尺,但最后……我还是乖乖的挪了挪地方。

    凝舞仔细察看过蒲牢伤势后,也不禁微蹙秀眉,颇觉难办。

    不过,难办并非没有办法。

    凝舞默运法力,聚雷霆电弧于指尖,很快凝出一缕白色雷火,就在我诧异的目光下,那纤纤指尖点在蒲牢的后腿上,雷火顿时汹汹燃烧而起,并伴有奇怪的噼里啪啦声响,就像是烧死虫子所发出的那种声响。

    “嗷!!”

    蒲牢当即发出杀猪般的一声惨嚎,它无力起身,可身体却在抽搐般不停颤抖。

    缕缕黑烟升起,不消片刻,那些缠绕在伤口的黑气便尽数不见。

    凝舞长长吁出一口气,这才停止施法,她从衣服下取出瓷瓶,倒出粉末状的药散覆盖伤口,收起瓷瓶又掏出一块乳白胶状的东西,以法力消融成粘稠液体覆盖在药散上。

    哇!

    你身上是有百宝袋吗?

    我瞪大眼睛,诧异更浓,凝舞身上明明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可竟然藏了这么多东西?

    我低着头实在是想从那白色镂空罩衫一窥究竟!

    “你干什么!?”

    听到话声,我抬眼正对视向凝舞那隐有雷芒闪过的美眸,我顿时缩回脑袋来,连连摆手尴尬说没什么没什么。

    凝舞蹙眉瞪我一眼,转而平静道:“处理还算及时,它应该没大碍了。”

    狼妖蒲牢撑着虚弱身体从地上站起,那双狼眸中倒映出我的身影,又倒映出凝舞的身影,它突然前蹄跪地,俯首恭敬道:“行人派座下灵妖蒲牢,拜见楚天大人,拜见凝舞主母。”

    “主母!?”

    凝舞俏脸上尽是古怪神色,这算是什么称呼?

    我露出一抹笑容,蒲牢这家伙看样子没少跟鬼兵林海学坏啊,竟然连林海对于凝舞的主母称呼也学来了。

    不过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我赶紧追问蒲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又是什么人伤了他?

    “楚天大人,宗国他……”

    狼妖蒲牢开口就差点没有哭出来,它一五一十详细与我和凝舞说了经过,当我得知李宗国落入方小白之手,并且被带去了鬼界中的时候,我整个人几乎傻在了当场。

    我忙问:“你们是在哪里出的事?”

    “就在前面十几里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山村,方小白他当时就藏身在山村里的土地庙中。”蒲牢解释道。

    “带路!”

    我压抑脸色,握紧拳头。

    李宗国若被抓进鬼界中去,那还有可能活着吗?可为什么偏偏是方小白,为什么偏偏就是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