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二章 从长计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由狼妖蒲牢在前面蹒跚带路,我们快速向着李宗国出事的地方赶过去,当我们来到那山沟沟里的村子时,现场几乎已经没有了什么痕迹。

    若非还残留有些许法力波动,甚至旁人都察觉不出这里曾经有人生死斗法。

    方小白……

    他伤了蒲牢,抓了李宗国;

    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当务之急是要赶去救人,可是现在谁又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够进入鬼界中去救人?

    道门五子那种境界的在世仙人或有可能;

    至于我……

    除非我能够恢复前世之身那般修为境界,并且持有金府雷龙在手,就算是这样也未必能够从鬼界全身而退,更遑论去救人!

    阴间鬼界,如今是皇者人殷的老巢。

    二十年岁月变迁,这块儿阴间界的混乱疆域,早已沦落到了人殷的手中,自论功行赏,重立九位神魔将开始,他就已然掌控了整个鬼界。

    哪怕是强如幽冥之主的阎君陛下,面对这种局势也没有任何办法,他还能守住幽冥不乱已是处境艰难。

    甚至是,鬼界一直在对幽冥世界虎视眈眈!

    若非幽冥之主的君位神格能够操控幽冥一界界规变化,恐怕……整个幽冥世界也早已经陷落了。

    “入鬼界容易,出鬼界难。”

    “莫说是皇者人殷,即便是九位神魔将就已经足够令人望而生畏了,哪怕是道门五子也不敢轻身涉险。”

    “楚天,你救不了李宗国的……”

    凝舞微蹙眉头,与我认真提醒劝告。

    我神情阴沉的沉默着,不论再怎么不甘心,可这都是摆在眼前的事实,难道……难道就这么放弃吗?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李宗国被抓紧鬼界吗?

    一个是方小白;

    一个是李宗国;

    他们既是我最偏爱最寄予厚望的弟子,也既是我行人派最沉稳最有担当的弟子。

    一时间,两个徒弟竟都出事了……

    单是想想行人派的未来,我心头就感觉在滴血,身为上师的我已经付出莫大代价,希望能够护佑行人传承,可为什么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气血上涌,直冲脑海,我像是喝醉了一样,感觉头晕目眩、天地摇晃。

    “有话就说,别在心里憋着。”

    “我或许可以帮你!”

    凝舞连忙扶住我的身体,她望着我脸色有抹异样红晕,哪里能不清楚我这一刻正在被怒火攻心。

    “我要去救李宗国!”我咬牙道。

    凝舞微蹙眉头,劝道:“你想救行人派弟子,我自然不会阻止你,但仅凭现在的你,你又想怎么去救他?你又救得了他吗?”

    “难道你要我什么都不做吗?”我捏着拳头,红着眼睛反问凝舞。

    “楚天!”

    “你冷静一些!”

    “救人自然是要救,可你若心焦浮躁,便就会自乱阵脚,届时救人不得,反倒还会连累身旁人!”

    凝舞美眸中闪动波光神采,那眼神情绪自有异于常人的冷静和坚定。

    我看着她的眼睛,对视她的眼神,那起伏如汹涌海浪般的气血徐徐平静下来,我也终于渐渐冷静下来,事实摆在面前,李宗国被捉入鬼界势必凶多吉少,而且听蒲牢所描述,已经不能指望他还能够活着了,莽撞行事也救不回他来,现在唯有从长计议、另想办法才有希望成事。

    凝舞见我神色稍缓,心下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看向蒲牢问道:“李宗国被抓入鬼界前,是否以五行虚灵罗庚应敌?”

    “回主母,是的。”蒲牢口吐人言道。

    凝舞蹙眉又问:“这件行人派传承之器也被那方小白收走了吗?”

    “这个……”

    蒲牢低着脑袋仔细回想,猛地摇头道:“并没有!……方小白只带走了李宗国,而罗庚盘无人御器施法,当时掉落在了地上。”

    掉落在地上?

    可这里,空无一物……

    凝舞左右寻找看了看,并没有找到罗庚盘,凝舞微蹙秀眉,忍不住猜想,难道是被这村子里的人捡走了吗?

    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楚天大人,凝舞主母……”

    “宗国他被方小白带走,现在该如何是好?我们难道不设法去救他吗?他可是会死的啊!”

    蒲牢目光急切的看着我和凝舞,他口吐人言,声音发颤。

    “若堕鬼界,便断无活路可寻,现在我们救不了他了,谁也救不了他!……蒲牢,从你口中所说情形看,当时李宗国若动用了禁忌血祭符术,他已然是必死之身,肉身虽灭,但他毕竟是拥有元神现修为的人,我们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意志足够坚定,最终不会化成邪魔鬼灵,成为神魔将的一员,你明白么?”凝舞耐心与它解释,这番话既是说给蒲牢听的,她也是说给我听的。

    蒲牢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它呆愣愣的问:“宗国他……会化成邪魔鬼灵!?”

    “身处鬼界,如堕黑暗,倘若李宗国心志不坚,在神魔将手中化成邪魔鬼灵将会是迟早的事情,这跟自愿与否无关,即便他不愿,也会有人强迫他的。”凝舞又道。

    蒲牢情急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更需要我们去救他了啊!”

    “救!”

    “肯定要救!”

    “但凝舞说的也不错,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我面容僵硬回答着蒲牢的话。

    很愤慨,却又很无可奈何,救人不是光靠一腔热血就能够救的,如今局面也与二十年前不同。

    承认也好;

    不承认也罢;

    如今的鬼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进出,更不是你想要救人就能够救回来的。

    那里,现如今毕竟是皇者人殷的老巢!

    蒲牢急的在地上来回打转,凶狠狼眸里水雾渐聚渐浓,最后它仰头悲吼一声,竟止不住的哭泣了起来。

    我心中戚然,红着眼圈,握紧拳头,却又不得不渐渐松开。

    救人之前,有两件头等大事需要先理明白。

    找回行人派传承之器;

    查清楚关于方小白叛逆师法的内情!

    除此之外,还需要调查清楚,方小白成为神魔将之后在鬼界的动向,以及被抓去的李宗国的下落,我仔细考虑着这件事,或许可以找七哥、八哥帮忙,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是能够与鬼界中的鬼王取得联系,这样便就能够取得最准确的消息。

    鬼界鬼王……

    我最熟悉的自然是罗浮鬼域之主杜子仁以及他的夫人董小姐明珠,但听闻,考敝司六狱已尽数被破,现如今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又是不是还活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