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三章 大徒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在这山沟沟的村子里逗留了很久,有村民发现村子里突然出现了奇怪的外乡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随后这消息就快速传遍了整个村庄。

    一男一女一大狗;

    凭空出现在村子里,又怎会不惹人注意?

    而且,我们的穿着在这里也格格不入,很明显不是大山里的人!

    很快村长带着人到来,他提着旱烟袋,背着双手,左看右看的不停打量我们,问东问西问我们来他们夹沟村究竟有什么事。

    蒲牢龇牙咧嘴,面相狰狞凶恶;

    它本就是凶兽三头狼妖,这时候散发凶妖戾气,顿时吓得那些村民们心惊胆战,根本就不敢靠近。

    我喝止蒲牢,让它不要无端引起是非。

    我开门见山道明来意,我们的东西遗失在了这里,所以便过来寻找,若是有人捡到归还,我们必有重金答谢。

    可哪知,村长捏着旱烟袋吹胡子瞪眼,让我们快滚!

    “我从没有见过你们,你们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丢在夹沟村里?少来骗我们这些淳朴老农民,滚,赶紧从我们村子里滚!”

    几乎不容我们拒绝,这些村民手拿锄头扁担铁锨,愣是把我们从村子里赶了出来。

    若不是顾忌蒲牢会野性伤人,我早就跟他们翻脸了!

    “这群人什么毛病?”

    “我们一没偷二没抢,只是来找东西的,他们凭什么赶我们离开!?”

    我捏着拳头,心情极差的恨恨问。

    凝舞却是瞪了蒲牢一眼:“李宗国之事,与这些村民无关,你何必迁怒于他们?”

    “主母明鉴,宗国他舍生赴死除魔卫道,为的不就是保护这些普通人吗?可这些人呢?他们不但偷藏行人派传承之器,还这么蛮横无理,好人做得这么憋屈,那还不如就做头凶兽罢了,还能落个自在!”蒲牢心有怒气道。

    “闭嘴!”

    凝舞听它这么说,顿时也动了怒,她严厉训斥道:“真是野性难改!如果早知你是这么想,我就不应该出手救你!我辈修士,除魔卫道,卫的是天地正道,所修所持之道,而非这些乡野愚昧村民,你若连这一点都看不透,还谈什么妖修修行?你若真那般想,从今日起,你蒲牢就不再是阴门行人派坐下灵妖,我代楚天下达师门之令,还你凶兽自由之身!你走吧!”

    “主母……”

    “我知错了!”

    “求您不要将我逐出行人派,我真的知错了!”

    凶兽狼妖蒲牢慌张前爪叩地,不停的叩首认错,向凝舞求饶着不要赶它走。

    我看着这一幕,连忙劝说几句。

    毕竟再怎么说,李宗国也是在他们村子里出的事,当时李宗国也确实是想保护他们,可这些人实在是无法理喻,这放在谁身上都难免动气,而且蒲牢只是劳怨两句,又不是真心那么想。

    所以,媳妇儿你就别动那么大火气了。

    自我当年收蒲牢入行人派,那么多年过去它还忠心耿耿,仅凭这一点哪能随便就将它逐出行人派啊?

    “你懒散,带出的弟子自然也懒散,上师不尽责,弟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若是怪我多管闲事,那从今以后我不再问了便是!”

    凝舞神情冷冷的,这回是真生气了。

    “别别别,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帮我,我高兴还不来及,怎么会怪你什么,但这次毕竟是事出有因,不是吗?”我尴尬赔笑,死皮赖脸的哄着这位脾气大的姑奶奶,心里忍不住腹诽,我倒是想要尽心尽责,可当时各方步步紧逼,哪有那么多的时间留给我。

    凝舞重重哼了一声,唇齿轻启,道了句下不为例!

    我松了口气,赶紧让蒲牢谢过。

    蒲牢又跪又拜的谢过之后,这才怯怯的从地上起身,不敢再看凝舞的严厉目光。

    谁知,凝舞却又说话了:“蒲牢,你凶妖之身的修行,为何迟迟无法突破,为何始终不能历劫变化,便就与你此时所思所想有关,若你不能够改变,那你这辈子也就只能是一只凶妖了!”

    凶兽狼妖蒲牢愕然微愣,随后陷入若有所思的深深沉默中。

    我恍然才明白凝舞的用意,原来她是在指点这只凶兽狼妖修炼,前世凝舞乃是九尾香狐妃之身,以她的妖修心境境界,指点蒲牢可是绰绰有余。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我们又在村口外站了许久。

    夹沟村的村民见我们并没有走,他们手持农具远远的望着我们,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就似是某种警告,倘若我们敢再踏入夹沟村一步,他们可就真的不客气了!

    我问凝舞,现在怎么办才好?

    五行虚灵罗庚可以肯定被夹沟村的村民捡了去,他们怕是觉得捡到了什么珍奇宝贝,自然不愿意轻易归还,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凝舞道。

    我神情古怪:“如果不行呢?”

    “那就报警!”凝舞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好家伙!

    敢情,媳妇儿你就这么个主意?

    这也算是解决办法?

    我算看出来了,凝舞根本就没有应付山野村民的经验,报警?报警这里的人会怕吗?恐怕警察也会很头疼的吧!

    到时候,万一对方问我们要证据,可咋办?

    “你想说警察会护着村民?不可能的!……五宗协会挂靠国安局,我只要亮出国安局的身份,警察也只能按我的命令办事!”凝舞一本正经道。

    我咧嘴笑了笑,不置可否。

    确实,警察也得敬国安局三分,但是村民又没违法乱纪,几个派出所片警还能把夹沟村的人全抓了去?

    凝舞却不理会我怎么想,她就是那么想的也要那么做。

    就在这时,自远处走过来一个人。

    他看起来年龄并不大,十七八岁的模样,身材精瘦,并不是那种看起来就很弱的消瘦,相反,他那副身体单是用眼睛看的就感觉极具爆发潜力,一身精元血魄影响了他的气质,给人感觉就非常的不好惹,打架绝对是好手!

    他身上有多处伤痕,青紫地方随处可见,尤其是他的脸颊嘴角还挂着血迹,但他像是感觉不到疼痛,满脸的不在乎,那强健有力的步子坚定向着夹沟村行走着。

    经过我们面前时,他看见狼妖蒲牢顿时眼睛发亮,很自来熟的蹲下身想去抚摸蒲牢银亮的皮毛,他露出阳光大男孩般的开心笑容,惊喜叫道:“好俊的大狼狗!啥品种的啊?看起来很像狼……不,比狼可还要俊了多的来!”

    蒲牢哪里肯让他摸,顿时龇牙咧嘴,面露凶恶之相。

    哪知,这人却根本就不怕,两只大手强行抓住蒲牢的狼头,近距离对视着他凶狠的血红狼眸,也学着蒲牢的模样龇牙咧嘴,沉声呜呜直叫。

    我仔细看着他,不禁愣住了;

    凝舞也是神情微愣,美眸中满是疑惑神色;

    “齐……齐仲良……”

    我喃喃出声,认出了他。

    绝对不会有错,他正是我身为行人派三十四代弟子时,所收的第一个大徒弟小鬼儿齐仲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