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四章 手下留情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未曾想到,竟会在这夹沟村里遇见了齐仲良的转世之身。「^追^书^帮^首~发」

    此世的他可与前世有着很大不同,想当年我初见齐仲良时,他只是一个游魂小鬼儿,半夜施鬼障之术拦住了赶路的我,他是玩笑捉弄之举,被我当场拿下之后,我也没有跟当时的他计较。

    后来,在齐仲良以及北邙山一众小鬼儿,及黄鼬妖黄苓的帮助下,我这才能够杀了那意图夺取行人派传承之器的走阴阴师,这才能够为爷爷报了仇。

    说实话,我从未忘记当年那件事的恩情。

    黄鼬妖历天劫而失败,黄苓临终所托,将她的孙女黄翠儿托付给我照顾,并让她的干儿子小鬼齐仲良拜我为师,以求来世师徒之缘。

    虽然当时我也只是半吊子行人派弟子,但我还是答应了下来。

    从那之后,行人派收徒,一直都虚空着大弟子位置,这是我答应过黄苓奶奶的事,我一直都有记在心中。

    今天再见齐仲良,不禁触动了我的记忆。

    冥冥之中似乎有种注定的缘分,徒弟李宗国在夹沟村出了事,而却又恰好在这里重遇了大徒弟齐仲良转世,真莫名有种造化弄人的感觉,让人不知该是喜是悲。

    “呜呜呜……”

    “还怪凶的你,信不信我把你炖来吃了!?”

    他两只大手抓住蒲牢的狼头,学着蒲牢龇牙咧嘴的凶狠模样,真有种大男孩的爱玩爱闹感觉。

    终于,他恋恋不舍地放了蒲牢一马。

    他站起身,咧嘴笑着问:“你们是谁?来夹沟村有事吗?这位姐姐……好美啊,看着好眼熟……”

    “漂亮的你都觉得眼熟吗?”凝舞美眸横过去,冷着脸道。

    “呃……”

    “姐姐好凶!”

    他尴尬赔笑,抬手摸着自己的脑袋,很是窘迫的样子,他似乎有点怕凝舞,那眼睛里总有种心虚的感觉。

    “齐……”

    “嗯哼!”

    我清清嗓子,改口问:“你现在叫什么名字?”

    “现在?”

    他露出古怪模样,但还是回答道:“我叫段阳,小名铁子,就是这夹沟村的村民。★首★发★追★书★帮★”

    听他说起这个,我不禁皱眉疑惑。

    我明明清楚记得,齐仲良等一干游魂是因灭杀鬼灵有功,这才会受到幽冥招引,入地府轮回投胎,当时凭我祖爷爷的幽冥官位以及他的功劳,怎会投生到这穷乡僻壤里来?

    就是随便动用些关系,不说大富大贵之家,起码衣食无忧绝对没有问题!

    此也为阴德福报!

    可是……

    为什么偏偏齐仲良会投胎在这夹沟村?

    这个问题让我一时想不通,难道是祖爷爷当时没有为齐仲良作特殊照顾吗?即便是没有,也不会故意的坑他,将他投生在这么穷苦的地方吧?

    我们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我们。

    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作怪,这让段阳很是疑惑不解,他分明确定没有见过我们,却就是觉得好像认识我们一样。

    “你是夹沟村村民?”

    “那刚好,我们有件事可能需要你帮忙。”

    凝舞简单把事情说给段阳听,我们是来寻找遗失的东西,可夹沟村村民却不分青红皂白将我们赶了出来。

    铁子听说完这件事后,登时阴沉下脸来,

    凝舞意思很简单,想让他帮忙劝说一下夹沟村村民,东西还来,自有重金相谢,我们是必须要寻回那件东西的。

    “那是件什么东西?”铁子问。

    我把罗庚盘的模样描叙给他听,铁子立马拍胸脯保证,只要确实是夹沟村村里人捡到,他就一定帮我们找回来。

    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我微皱眉头,问铁子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他却没有跟我多解释什么,只道是跟村里人有点小别扭,所以就动手干了一架,家常便饭而已。

    “走吧,你们跟我回夹沟村。”铁子道。

    我提醒他:“村里人对我们可不太友好,我们刚被赶出来。”

    “有我在,他们敢再动手试试?”

    “还没天理了!”

    铁子哼哼一声,那脾气看起来很是耿直。

    我和凝舞互看一眼,跟在铁子的后面重回夹沟村,我也想多了解一点此事的齐仲良,若他还有心拜师的话,我就再收他为阴门行人派弟子。

    守在村口的村民见我们去而复返,连忙派出一人回村中通风报信,其他人手持农具严阵以待。

    看这架势,是不想让我们再进夹沟村。

    “段阳,你还有脸回来?你已经不是夹沟村的人了,赶紧滚!”

    “还想挨揍是不?”

    “你,还有你们,都赶紧滚,夹沟村不欢迎你们!”

    ……

    村民们咋咋呼呼,吆五喝六的举着手中锄头铁锨威胁。

    “我生在夹沟村,长在夹沟村,我爹的坟还在我家田头上!……咋着,你们说老子不是夹沟村的人,老子就不是了?你们算老几!”铁子咧嘴狞笑,颇有种凶悍吓人的感觉。

    有个中年女人叉腰道:“呸!连你爹都是外乡人,你这小野种当然也是外乡人!好意思说你家的地,那分明就是你无赖老爹强占村里的!”

    “三婶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地是我那早死的爹花钱买的,买地协议还在我家藏着呢!”铁子回道。

    另有人叫道:“费什么话,你已经被村长除名了,赶紧滚!”

    “除名?”

    “嘿嘿嘿……”

    “那老东西有什么资格除我的名?”

    “我也懒得跟你们废话,你们都给我让开,不然……有一个算一个咱们就比划比划?”

    铁子摆开架势,仰着脑袋,丝毫不将对方人多势众放在眼里。

    这一幕,让我和凝舞不禁面露古怪神色。

    之前听他说能帮我们找东西,还以为他在夹沟村里混的不错,可没想竟然是人见人嫌的地步,连身份都被村长给除了,父老乡亲们根本就不认他。

    这事儿……

    估计是要黄!

    那边说动手就动手,几个村民真敢操锄头铁锨去打铁子,下手一点儿都不带含糊的。

    而铁子,他虽然空着俩手,但就凭着精悍身体,也根本就不怵这些人。

    三两下便就抢过一把锄头,挥拳抬脚打倒了两个人。

    这时,有村民抄起铁锨从背后,闷头盖向铁子的脑袋,这要拍结实了非把人拍出好歹来不可!

    我赶紧冲上去,举手抓住那偷袭的铁锨,我阴着脸问:“你们未免过分了!”

    那村民咬牙瞪眼,还动手想来打我。

    这可就怪不得我了!

    我闪过他的拳头,出拳猛击他的腹部,趁他弯腰之际,伸手抓住他的头发往下一拉,抬腿膝踢正中面门。

    “砰!”

    伴随闷哼声,这村民失去意识倒在地上,鼻血横流。

    “杀人啦!”

    “杀人啦!”

    原本耀武扬威的三婶子,此刻丢掉手里农具,扯着嗓子怪叫跑回了村子里。

    前后不过几分钟,拦在这里的村民便全部被撂倒。

    打完了这些人后,铁子带我们走进夹沟村,先回去他的家中,再想办法帮我们找丢的东西。

    凝舞走在身旁问我:“出手那么重?”

    “已经很手下留情了。”我回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