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五章 段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重新走进夹沟村,半道上遇见了匆忙赶来的一位老农,听铁子叫他三奎叔,对他也很是尊敬,这位三奎叔拉着铁子和我们,说先去他家坐坐。★首★发★追★书★帮★

    到了他家,院子里搁着一架木质小车,草棚下有匹老马在悠哉吃着草料。

    三间瓦房纸糊顶棚,打扫的虽然干净,但也难掩穷困破败。

    堂屋里,我和凝舞同坐在长板凳上,静静听着这一老一少唉声叹气的谈话,我们这才终于明白了村里大概是怎么回事。

    在我们来到之前,铁子之所以会受伤,正是村长带着村民们动手打的。

    三奎叔赶过去之后虽然暂时让他们歇了手,但却没能够阻止他们,那些人将铁子装进麻袋里,用三轮农机车拉出山里,随手便抛在了半路上,这才有了我们接下来遇见铁子的事情。

    村长和村民们都不待见铁子,处心积虑的想把他赶走,而说起这件事的原因就稍微有些复杂了。

    铁子原名段阳,早死的老爹叫段超峰。

    十几年前,段超峰带着年幼的段阳流离到夹沟村,因为段超峰身体越来越差,所以就在这夹沟村暂时住了下来,但这一住就没能再走成,临终之际段超峰用所有的钱在夹沟村里购置了房屋田产,很快便就撒手人寰。

    后来,段阳逐渐长大成人,也就养成了他这副耿直的脾性,动手打架从来都没有怕过谁,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在村子里保护自己。

    近两年的时候,新任村官突然打起了段阳家田地的主意。

    这件事说起来也是巧,偏偏段阳悄摸勾搭的小对象也正是这新任村长陈大柱家的小闺女陈涵。

    陈涵生的漂亮水灵,十里八村也是数一数二;

    段阳自也不差,一看就知道将来是就必有出息的孩子,独有一点就吃亏在段阳没了父母帮衬;

    少男少女,情窦初开,两情相悦,这本应是一件好事。「^追^书^帮^首~发」

    可世事变化总是差强人意……

    那陈大柱精明,摆出条件让段阳入赘,他就俩闺女,倘若都嫁了出去,老两口以后谁养老送终?

    在大山乡下,家里没个儿子可就没了传宗接代的人。

    但其实这还只是表面说法,要是段阳答应入赘,属于段阳的田地自然也就归于姓陈的所有,既招了儿子,又能达到目的,这岂不一举两得?

    段阳不傻,哪能不清楚这老狐狸的打算。

    为他姓陈的传宗接代,那他姓段的又该怎么办,他段阳不是没有聘礼,早死老爹购置的田地就是最好的聘礼,既然你陈大柱那么想要,只要应下这门婚事,陈涵嫁给他,田地自然白送给陈大柱家。

    这种话传到陈大柱耳朵里后,气的他火冒三丈,当即放出话来。

    “许你段阳当上门女婿,那是看你可怜,给你脸,不知好歹的东西还想娶我闺女?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从这之后,双方关系越闹越僵。

    婚事自然是黄了,村长陈大柱一门心思想把段阳从夹沟村赶走,让他在这里再无立锥之地。

    而段阳又岂是好欺负的?

    从小到大,凡事欺负过他的人统统都没有好果子吃,想让他弯腰认怂,那是痴人说梦!

    可说到底,段阳毕竟不及陈大柱势大。

    村长村长,一村之长,原本段阳的脾性就直,再加上村长煽风点火的搅合,很快全村里的人几乎都不怎么待见段阳了。

    这位三奎叔唠着话,也数落起铁子平时犯浑的事没少干。

    就拿今天来说,动手打人是小,那以后不是更加把村里人给得罪了吗?这件事只会越来越没完没了!

    听到这话,铁子腾得站起身来:“忍来忍去,只会让那些人变本加厉,难道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他们就能放过我了?”

    “想娶他家的小闺女陈涵,就必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陈大柱没有儿子,任他猖又能猖个几年,最终还不得你指望你这个女婿养老送终吗?他迟早会向你低头的,争这一时意气有什么用!?”三奎叔瞪眼道。

    铁子说不过三奎叔,一时语塞,蹲在地上低头生闷气。

    这件事,老人家考虑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倘若真想娶人家女儿,那势必就要多忍让一些,否则一旦把事情彻底闹僵,只会越发的不好收拾,但说到底,最终成与不成还要看那女孩陈涵的意见。

    我心里叹气,没成想大徒弟齐仲良转世的段阳,处境上竟然这样艰难。

    我忍不住开口问他,那女孩陈涵的意思呢?

    提起这个,铁子彻底蔫了,支支吾吾的也没把话说个明白。

    但是,我听明白了!

    看样子那陈涵,并不像他们口中说的与段阳那么两情相悦,起码在父母和段阳这两个选择上,陈涵还在摇摆不定,或者说根本就拿不定主意。

    这时候,院子外跑来一个孩子通风报信。

    他说村长正带着人满村子的在找我们,看那架势气势汹汹的像要干仗,他们已经去过铁子的家里了。

    “真是没天理了!”

    “两位朋友,你们在这等着,我去找村长要你们丢的东西。”

    铁子怒气冲冲的拔腿就走,三奎叔想叫他却愣是没叫住,只得连忙追了出去。

    ……

    “楚天,这件事你怎么看?管是不管?”凝舞问我。

    我皱着眉:“管是要管的,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说实话很不好管!”

    “听听我的意见?”凝舞道。

    我点头:“你说!”

    “段阳既是齐仲良转世,你又有心收他为徒,而所寻找之物更是行人派传承之器,这冥冥之中真是自有定数啊!”

    “在我看来,还是先不要插手这件事为好。”

    “一来,可以先观察下齐仲良此世之身的秉性如何;二来,他若寻回五行虚灵罗庚,你届时再收他为徒,倒也顺理成章;三来,若他最终能娶陈涵为妻,在这夹沟村好好生活过日子,你也不必非要收他为行人派弟子不可,远离那些世间争斗,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凝舞美眸中闪烁着聪慧波光,道出她心中的想法。

    我沉吟着再次点头,凝舞所说不错,考虑的也很周全,倘若段阳无心成为行人派弟子,我能帮他娶妻成婚,也算是还了前世黄鼬妖黄苓的恩情。

    只是这样一来,我们可能就要在夹沟村多待几天了。

    凝舞却道,左右不过多待几天而已,反正李宗国的事也急不得,刚好我们可以想想办法,看看是不是还有可能救他回来。

    办法自然是要想……

    商定过后,我掏出手机与幽冥地府进行联系,而凝舞则与五宗协会取得沟通,很快便就有消息传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