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七章 年轻真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这一老一少都是这样表情,我和凝舞都不禁皱眉,看来是又出事了!

    铁子蹲坐在院子里,有些失魂落魄;

    那三奎叔唉声叹气的与我们说起整件事的经过,打人的事勉强算是过去了,陈大柱和村民们倒是想追究什么,但全部都被铁子给怼了回去,手持武器先动手的正是他们,说句不好听的那是他们活该被打,现在还想来反咬一口,那是嫌被打的不够惨!

    就这,铁子被他们绑了扔出村子的事情,铁子还没跟他们计较呢!

    为了能够帮我们要回丢失的东西,铁子忍下气火耐心跟村民们理论,甭管再怎么说,捡到东西,物归原主,这道理放到哪儿都不会错!

    陈大柱矢口否认,村民们也齐声帮腔;

    所有人纷纷指责着段阳脑袋后面有反骨,他在夹沟村吃百家饭长大,现在竟然帮着外乡人欺负本村人,他就是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丧良心的狗东西!

    大家绝口不提究竟有没有捡到罗庚盘,这倒从侧面印证了事实,罗庚盘就在他们的手中。「^追^书^帮^首~发」

    只是,这群人跟村长沆瀣一气,耍赖不认账,硬是不想归还。

    吵着吵着,最终话题还是引到了段阳和陈涵的事情上,陈大柱的态度异常坚定,现在别说他段阳想娶陈涵,他就是想当上门女婿,陈大柱都绝不会认他,他口中骂咧咧说着极其难听的话:“你铁子就还不如一条看门狗,狗还知道看家护院,可你呢?给你饭吃,反倒还咬起了主人,养不熟的东西再怎么对他好那都是白费!”

    到了这个份儿,铁子实在已经忍无可忍!

    那暴脾气涌上来,如果不是三奎叔拼命拉着,他险些没有动手打了陈大柱,一时间村子里吵闹谩骂声此起彼伏,混乱引得夹沟村鸡飞狗跳。免-费-首-发→【追】【书】【帮】

    最终,陈涵现身了。

    “铁子,你这是要干什么?你想我逼我去死吗?”

    陈涵护在自己爸爸面前,红着眼圈冲铁子大声质问,直到这时,铁子终于才渐渐冷静下来。

    “我没想逼你,我是想娶你才……”

    铁子一句话没有说完,却就被陈涵给打断了,陈涵流着泪嗔怒问:“你就是这样来娶我的吗?用打我爸的方式?”

    “打他?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恨不能杀了他!……陈涵,你怎么不看看你爸做了什么,你爸又说了什么?”铁子近乎怒吼着反问。

    陈涵眼圈更红:“他不管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都是我爸!你还想杀了他?要不你干脆直接杀了我算了!我去死,这总行了吧?你总满意了吧?”

    “呵呵呵……”

    铁子咧嘴露出苦涩笑容,道:“陈涵,说到底你还是妥协屈服了,是吗?”

    陈涵望着他,凝视着他的眼睛,目光逐渐坚定说:“我只是突然发现,我们并不合适,没必要委屈着你也委屈着我,这样子的勉强凑合!……铁子,咱们算了吧,我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你如果再来我家找麻烦的话,那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陈涵扶着她爸爸陈大柱回了家,而陈大柱……满脸的高兴笑容。

    当着全村人的面,陈涵肯把话说清楚,这也就说明丫头终于彻底死心了,所有的努力都没白费,这如何不令陈大柱高兴?

    另一边,铁子像是失了魂。

    悲伤涌来,紧接着被愤怒所代替,可不久又被心中悲凉的感觉所淹没。

    轻飘飘一句算了吧,彻底断了两人之间的所有可能。

    全村人看热闹,无不幸灾乐祸,纷纷指着铁子的脊梁骨骂他是活该,这样一来铁子绝对没脸再在夹沟村待下去了,不必再用旁人赶他,他自己就会离开夹沟村的!

    ……

    三奎叔说完之后,再度唉声叹气起来,望着神情落寞的铁子很是心疼这孩子。

    大爷的!

    欺人太甚啊!

    我捏着拳头,阴着脸,转身想走。

    凝舞突然拦到我面前,问我这是要去哪,我咬牙切齿的说当然是去找那些人理论了,他们藏老子的东西,骂老子的徒弟,当老子我是软柿子么,任由他们拿捏!?

    “这是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么?”

    “不然你说怎样?难不成就忍着受着这股窝囊气?”

    “男女在一起,自然讲究你情我愿,人家女孩现在不情愿嫁人,难道你还想强抢不成?”

    “抢她?呵呵呵……我还没疯!但这件事,我无论如何都要去说道说道不可!”

    “行了你!”

    凝舞美眸狠狠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儿道:“你答应过我不插手的,别跟着添乱了,行吗?”

    我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一股无名邪火更是在胸腔里挥之不去。

    除了愤怒之外,我多少还有些自责。

    如果不是让段阳帮忙寻找罗庚盘的话,段阳与陈涵也不会闹到如此地步,凝舞却是又白我一眼,骂我这是自作多情,这件事即便没有我们出现,段阳与陈涵也很难走到一起,因为很显然……陈涵无法为自己的事做主,更拿不定主意,既然如此的话,那长痛当然不如短痛!

    我愤愤问:“你们女人是不是都这副德性?明明是自己爱的不够坚定,却还找借口将责任推脱给那些外在因素,说什么你们没有办法?说穿了就是屈服妥协和懦弱!”

    “你们男人就爱的坚定了?你知道这份所谓的坚定,会给我们女人带来多大的压力吗?你又知不知道,我们女人在独自默默的忍受些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少在这儿站着说话不腰疼!”凝舞生气道。

    我冷笑:“借口,全都是借口,是不是有了这些借口,你们就能心安理得的说出——算了吧?恩!?”

    “楚天,我希望你在要求别人付出之前,先考虑清楚自己又都为此付出了哪些努力!”凝舞气得直跺脚。

    我喘着粗气道:“凝舞,我也希望你在放弃之前,考虑考虑你对得起我所付出过的那些努力吗!?”

    突然地,我们就这样争吵了起来。

    她气呼呼的在用美眸瞪着我,我也气呼呼的用眼睛瞪着她,彼此都不曾想过退让,或许在爱情的阵地里,任何退让都可能会导致满盘皆输。

    趴在地上的狼妖蒲牢,抬头看向我们,眼神古怪;

    铁子也看向我们,一脸茫然;

    三奎叔咧嘴露出一抹难看的苦笑,他摇头叹着气,口中呢喃着:“年轻,真好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