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八章 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天夜里,我们逗留在夹沟村,罗庚盘没有找回来,我们自然还不能离开。免-费-首-发→【追】【书】【帮】

    在与凝舞争吵过后,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而我呆在院子里。

    冷静下来之后,回想起这场毫无意义的争吵,我不禁也唉声叹气,说不上来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或许是受到了他们的事情影响所导致的吧!

    我和她心里都在堵着气,谁也不愿意主动先开口搭理对方。

    开口,既意味着退让;

    退让,既意味着输了;

    我不能够输,若是我输了,岂不是要沦落成和大徒弟小鬼儿齐仲良一样凄惨的境地,我并没有错,所以绝对不会去道歉,绝对不会!

    夜色下,我抬头看向同在院子里的他,那形单影只的孤寂模样……看起来好惨!

    我可不想跟他这样惨,因为太惹人同情了!

    我有心想去劝慰他一些什么,但说实话我并不怎么擅长劝人,我更担心别因为自己多嘴,反倒把这家伙给莫名说哭了。

    哎……

    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啊!

    夜风稍凉,带有些许浓重的寒意,我盘膝打坐在院子里,默运行人派调息之法,偶尔有一阵阴风卷过,那是游魂小鬼儿在飘荡,知觉敏锐的蒲牢察觉到之后,立即龇牙低呜一声,散发出凶妖气息,那道阴风顿时颤抖着消失了不见。

    我没有理会那游荡的小鬼儿,心烦,懒得理会。

    再者说,哪个村子里没有几只孤魂野鬼,只要没有化生鬼灵,只要它们不去害人,我也不想去多管闲事。

    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晨曦启明,鸡啼鸣叫。

    一夜不知不觉过去,我知道凝舞也没睡,但她没有主动来找我,我也没有主动去找她——冷战嘛,谁怕谁呢?

    突然地,夹沟村里传来咋咋呼呼的骚乱声。

    我睁开眼睛,面露疑惑,能够清晰感觉那骚乱正向我们而来,这大早上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砰砰砰!”

    院门被人砸的乱响,许多人在大叫着铁子的名字,嚷着让他赶紧开门。免-费-首-发→【追】【书】【帮】

    这些村民又搞什么鬼?

    我阴着脸,走上前去打开院门,呼啦一下便冲进来了二三十口人,他们脸上神情愤怒无比,见铁子正待在院子里一脸茫然,几乎所有人都冲了过去,七手八脚的又把铁子给绑了!

    混乱中,我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陈大柱的小闺女陈涵,就在昨天夜里的时候——她死了,而这些村民们正是来抓凶手的,所以才会这么怒不可遏。

    我呆愣当场,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昨天还好好一个女孩,怎得一夜过去突然就死了?

    陈涵又是怎么死的?

    当村民们押着同样傻了的铁子走出院子时,三奎叔披衣服着急忙慌跑出来,凝舞也站在了院子里,紧蹙秀眉看着这一幕。

    “咋回事?”

    “你们这是又干什么啊!?”

    三奎叔鞋都跑丢了两只,在得知陈涵的死讯后,他彻底给懵了。

    我连忙看向凝舞,既出了事,现在可不是冷战的时候,可我这才突然注意到,凝舞那双迷人美眸里竟还有未消去的红晕,她的俏脸上还依稀有着泪痕可见。

    凝舞她……昨夜哭过吗?

    我心中最柔软的部位像是被狠狠触动了,什么屈服妥协退让之类的言辞统统抛诸了脑后,我望着她……莫名心疼。

    凝舞注意到我的目光,却故意没有看我,她掩饰着自己红了的眼圈。

    满满歉疚感,充斥在我的心扉;

    我向她走过去,柔声弱弱的低头道歉:“对不起,昨天我话说过的过分了。”

    “真心的?”凝舞眸子里再次浮起一层水雾。

    我连连点头:“真心的!”

    凝舞瞥了我一眼,美眸中明明泛着泪花,却又流露出一抹感动的笑意,她哼了一声:“懒得与你计较!”

    “你不生气了就好。”我也不禁露出笑容。

    凝舞又问我:“这是发生了什么事?那女孩陈涵死了?她是怎么死的?”

    “不清楚,听村民们说好像是昨天夜里的事。”我回答。

    “快去看看!”

    凝舞抬步向着院外走去,我紧跟在她的身旁。

    夹沟村村民押着五花大绑的铁子,边走边拳打脚踢,骚乱呼喝声此起彼伏,而铁子从始至终像是呆成了木头一样,不知还手更不知反抗,任凭拳脚狂风骤雨般袭来。

    迎面赶来了村长陈大柱,他见到铁子之后,像发怒的狮子般怪叫一声扑上来。

    抡起的巴掌狠狠扇在铁子脸上,边打边哭着喊叫。

    “是你害了小涵!”

    “是你杀了小涵!”

    “你赔我闺女的命来,赔我闺女的命来!!”

    ……

    蒲扇般的巴掌,打的铁子脑袋左右摇晃,嘴角溢出血迹,整张脸都红肿了起来。

    铁子愣愣的看着陈大柱,愣愣的问:“小涵,怎会死了?”

    “都是你害了她,都是你杀了她!……段阳,老子要你为我闺女偿命!”陈大柱揪着铁子的衣领,嘶吼般咆哮道。

    “不可能!”

    “这不可能!”

    “小涵怎么会突然死了,你们骗我,你们都在骗我……”

    铁子慌了神,嘴里不停喃喃着,他不敢相信这件事会是真的,又怎么可能会是真的。

    可铁子的话声,却换来了更多的拳打脚踢。

    那举起的拳头抬起的脚,宣泄着难以言说的悲愤,而铁子始终默默忍受着一切,始终没有跌倒身形,他要去找她,他要去见她,铁子想冲开人群却又立即被推了回来,随后又迎来一阵拳头。

    ……

    这一幕,我哪里能够看得下去。

    村民们纷纷把铁子当成了杀人凶手,可这怎么可能?昨天夜里铁子和我始终都在院子里,整夜未曾离开,他哪有时间去杀人,更何况还是去杀陈涵?

    我脸上腾起愤怒,想冲上去拦住施暴的村民。

    凝舞突然拉住了我:“楚天,你等等!”

    “等什么?再这么下去,铁子会被他们给打死的啊!”我情急道。

    凝舞却道:“这似是一场人劫,你先不要插手,否则可能会弄巧成拙。”

    “什么人劫不人劫的,现在要赶过去帮忙啊!”我急道。

    “你急什么!?”

    凝舞没好气儿瞪我一眼,解释道:“村民施暴,不过是皮外之苦而已,要不了段阳的命,眼下首要的是弄清楚陈涵究竟是这怎么死的。”

    “可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吗?”我不甘心问。

    凝舞认真点头道:“暂不插手是为他好,你放心听我的!”

    我犹豫过后,决定听凝舞的忍下了怒气。

    我们一路紧紧跟在人群后面,向着村长陈大柱的家而去,这些人走了一路,也拳打脚踢了一路,换作普通人恐怕早已经站不起来了,可铁子摇摇欲坠的身体仍旧*着身子——他要去见她,他要亲眼确认这件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