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九十九章 报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夹沟村,村长陈大柱的家中。★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凄厉痛哭声,不绝于耳,在那院子里的门板上,白布盖着一具尸体,她是如此年轻,她本应有大好年华,可如今……都成了虚妄。

    铁子被押到这里来后,他冲开人群站到那陈涵的尸体面前。

    “扑通……”

    铁子始终*的身子终于倒了下来。

    他跪在她的尸体前,他注视着她那惨白的脸,眼泪夺眶而出,他悲愤的仰天嘶吼出声来,他不停大叫着陈涵的名字,可是却换不来任何的回应。

    陈涵,确实死了!

    这很令人难以置信,但却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在铁子被押到陈涵的面前后,小院里顿时又爆发了一场混乱,陈涵的母亲姐姐和亲人们扑向铁子,冲他倾泻着所有仇怨。

    “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这样?”

    “好端端一个人,难道还寻了短见不成?”

    我远远看着门板上陈涵的尸体,一脑门子的疑问,无从得到答案。

    “不,她可不是自杀!”

    凝舞突然向我示意,让我仔细观察陈涵的尸体,又道:“她尸体上仍有阴煞缠身未散,要么是鬼灵为祸害人,要么是有其它的原因,总之绝不可能是寻了短见。”

    经凝舞一提醒,我这才注意到那缠绕在尸体上的淡淡阴煞。

    可是……

    如果有鬼灵为祸,昨夜夹沟村怎么会没有动静?

    我没有察觉,凝舞也没有察觉,就连知觉敏锐的蒲牢也同样没有察觉,什么鬼灵能这么厉害可以瞒过我们的耳目,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行凶害人?

    若不是鬼灵为祸的话,那陈涵的死因又会是什么?

    这件事有古怪!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与凝舞道:“昨夜夹沟村有游魂游荡,被蒲牢给惊退,那会是陈涵的魂魄吗?”

    “有可能!陈涵无辜枉死,魂魄逗留,她应该还在夹沟村里,或者可能就在这陈大柱的家里!”凝舞沉吟道。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搜!”

    “找出她来,自然什么都清楚了!”

    我和凝舞打定主意,趁着人群混乱搜索陈大柱的家,一只游魂而已,并不难察觉,只要陈涵魂魄还在这里,就肯定能被我们给找到。

    可是结果却令我们失望了!

    我们简单搜过陈大柱的家,并没有发现任何游魂阴气痕迹,那枉死的陈涵并不在这里。

    她……会寄身在自己的尸体上吗?

    我与凝舞互看一眼,心中同时浮起这个猜测,游魂无所依村,一般要么逗留家中,要么寄身尸体,因为游魂力量脆弱,根本无法抵抗摆白天的阳气灼烧。

    “大柱叔……”

    “婶儿……”

    “不是我杀了小涵,我也没有杀小涵,我做梦都想娶她,我又怎么会害她呢啊!?”

    铁子戚声痛哭的为自己辩解。

    但这种解释,停在所有人的耳朵里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陈大柱家里人认定就是铁子行凶,因为他怀恨在心,所以得不到就干脆毁了陈涵,这一点包括乡里乡村的村民,也都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毕竟……

    除了铁子之外,谁还会想要杀陈涵呢?

    还会有谁,会害这个水灵丫头呢?

    陈大柱猩红眼圈,状似疯狂一般地拎起铁子的衣领,他低吼着说:“老子不管,就是你害了我闺女,老子要你偿命,要你陪小涵一起去死!!”

    铁子失声痛哭,对此再无力反驳。

    有村民愤怒提议说:“报警吧,让警察来把铁子抓了!把他枪毙了!”

    “不!”

    “不不不……”

    “不能报警,报警太便宜他了!”

    “准备棺椁,收敛下葬,你段阳……陪着小涵一起下葬!”

    “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想娶小涵,那现在你就去黄泉路上陪着她吧!省得小涵孤单一个人可怜……”

    陈大柱压抑愤怒,冲身边人吩咐安排,要将铁子和陈涵合葬入坟。

    这么做,无异于活埋啊!

    然而,村民们一个个却好像疯了一样,竟真的按照陈大柱的安排照办起来。

    到了这一刻,我实在忍不住站出来。

    我吼一声:“你们都疯了吗?昨天铁子一直和我在一起,陈涵的死根本就与铁子无关,你们凭什么要把他给活埋?不问是非经过,不分青红皂白,你们究竟还有没有一点良知?凭什么要铁子为陈涵陪葬?”

    “又是你!?”

    “我夹沟村的事,轮得到你这个外乡人来多管闲事!?”

    “滚!”

    “把他们从夹沟村里赶出去!”

    听到村长的命令,群情激愤的村民们几乎全部向着我凝舞涌了过来。

    就在这个清晨,我和凝舞再一次被赶出了夹沟村,凶兽狼妖蒲牢见势不妙,为防挨打,夹着尾巴一早就溜出了村外,远远的等着我和凝舞。

    “大爷的!”

    “靠!”

    我握紧拳头,咒骂不已,这夹沟村可真不愧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啊!

    “谁让你冲动的?我都嘱咐你了,让你暂时不要插手,你还跟他们费口舌理论什么?”凝舞叹气着直摇头。

    我急道:“他们可是要活埋了铁子啊!我怎么能不管?”

    “你管得了吗?现如今我们不还是一样被赶了出来,这下倒好,里面发生什么事咱们都甭想知道了。”凝舞道。

    我又气又急的来回踱步,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凝舞与我说,原本她还想抓紧时间寻找陈涵魂魄,到时自能帮助段阳自证清白,可现在夹沟村进不去,找人和救人都是难了。

    我气呼呼瞪了凝舞一眼,你这不是马后炮吗?

    你之前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说清楚?

    现在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怎得,反倒怪起我来了?”凝舞用她那美眸轻飘飘白我一眼,丝毫不急的样子。

    我连忙求饶:“姑奶奶,救人如救火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能不能先说说现在该怎么办啊!”

    “报警吧,现在也只有指望警察镇住这夹沟村的人了。”凝舞道。

    我皱眉沉吟,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如果等警察赶到,凭凝舞五宗协会的身份,喝令警察阻止夹沟村活埋段阳的事,到时候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查清楚那陈涵的究竟死因,以及找到她那枉死的魂魄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