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章 你是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报警之后,凝舞利用她五宗协会挂靠国安局的身份,直接与市局取得联系,市局又与下辖派出所下令出警,接下来便就是等待。

    我们知道这偏远山区出警一次不容易,可实在没想到——他们竟然来得那么慢!

    竟然还只来了一辆警车,两个片警而已!

    为等他们,我和凝舞足足等了有将近几个小时,见到他们时已然眼瞅着都快要中午了。

    ……

    自清晨夹沟村将我们赶走之后,村长陈大柱吩咐安排村里人准备棺椁,他要为女儿陈涵准备葬礼,他要将那段阳与陈涵合葬入坟,一道去上那黄泉路。

    村里人认定陈涵的死与段阳脱不了干系,也确实应当有人为这年轻美丽的生命负起责任。

    于是,大家伙默认了村长的决定;

    大家伙帮着筹备葬礼棺椁;

    已经没有人关心陈涵之死的真相是什么,这件事已经定性,已经无可更改,段阳他既然口口声声说要娶陈涵为妻,说他爱陈涵,那么此时此刻他难道不应该陪陈涵一起去死吗?

    既然你爱她,又怎舍得陈涵黄泉路上孤身一人?

    恍惚间,整件事莫名变了味道。

    陪陈涵一起殉葬仿佛成了段阳唯一还有价值的用处,没有人询问过段阳的意见,所有人只道是这应该的,段阳更不能拒绝,若拒绝那就意味着背叛,那他段阳就更应该死!

    承受着暴力的段阳,最终暂时被锁进了陈大柱的家中。

    五花大绑的绳子,拴狗的铁链子,一层又一层加固在段阳的身上,浑身是伤的他被锁住跪在离陈涵尸体不过一米远的地方,这是陈大柱有意安排的,就是要让段阳跪着冲陈涵谢罪,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为了防止段阳逃跑了,所以锁着他更是必要的!

    近距离望着陈涵那美丽却又惨白的俏脸,鼻青脸肿的铁子眼泪直流,泪水蛰的伤口很疼,但铁子却好像失去了感觉,像块木头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小涵,为什么我想和你在一起会成了一种罪,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你要用死来惩罚我……”

    痛哭流涕的铁子呢喃不停,他注视着陈涵毫无生机的脸庞,心在阵阵的绞痛,这份疼痛令他彻底没了脊梁,令他生不如死。

    “铁子……”

    “你还爱我吗?”

    “铁子……”

    骤然间地,陈涵尸体睁开了眼睛,并扭头向着铁子看了过来,那双原本水灵清澈的眼睛里满是猩红血丝,看起来诡异非常。

    那似有似无的呼唤声,正是从陈涵尸体里散发出来的。

    “铁子!!”

    略显凄厉的声音,以及那直勾勾的尸体眼神,还有逐渐浓郁的阴气完全将铁子的身形笼罩。

    铁子被这诡异一幕吓了一跳,惊恐疑惑的瞪着满是泪水的眼睛。

    “小涵,是你在说话吗?”铁子试探着问。

    陈涵声音再度响起,带着柔弱哭腔:“铁子,你还爱我吗?我好想你!……这里好冷,好吓人,你快来陪我好不好?我好痛苦好难过啊,铁子,你现在在哪?为什么你还不来找我……”

    确实是小涵在说话,她的声音痛苦不堪,更掺杂着恐惧害怕;

    她像是正待在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方;

    她是如此需要人来保护;

    铁子目中的泪水顿时更加汹涌,他急切道:“我爱你,我当然爱你!可是我该去哪找你?小涵,到底你是怎么死的啊?你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我不需要你报仇,我要你来陪我,要你陪着我一起死!你听不懂我的话么?”陈涵话音骤然凄厉。

    铁子愕然微愣,可还是道:“我会陪你一起死,我会去保护你,但在这之前……你能不能先告诉我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什么人杀了你?”

    “闭嘴!!”

    “我只需要你来陪我,你为什么还不来找我?”

    “为什么!?”

    凄厉之音,直刺耳膜,令人头皮阵阵发麻。

    陈涵尸体的漂亮眼睛中,逐渐流露出阴狠的怨念眼神,她死死的盯着铁子,竟有一种迫不及待想要杀了铁子的意味,很是诡异恐怖!

    铁子对视着她的怨恨眼神,从疑惑中慢慢回过神来:“你不是陈涵!你是谁?”

    “我就是陈涵,是你的爱人,你不是口口声声的也说着爱我吗?为什么连陪我一起死,你都做不到?你要背叛我的爱情么!?”那话音凄厉喝问。

    铁子急道:“如果你真的是陈涵,那你就先告诉我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

    “嘻嘻嘻……哈哈哈……”诡异鬼笑声在这简易布置的灵堂中回荡不停,但她却并没有回答铁子的问题。

    “你不是陈涵!”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回答我!你回答我!!”

    铁子突然发了狂,他从地上暴起身形,奋力挣扎着绳子和锁链,他向陈涵的尸体扑过去,咆哮嘶吼不停,可冷冰冰的尸体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不论他再怎么愤怒质问,陈涵的声音却都未再响起。

    陈家人和村民们见铁子举止怪异,想要去冲撞陈涵的尸体,顿时又是一番狂风骤雨般的殴打。

    直到铁子奄奄一息躺在地上,他们这才肯罢手。

    “铁子……”

    “段阳……”

    “你少装疯卖傻,棺材很快就能准备好了,今天晚上我就要你为小涵陪葬!”

    陈大柱气喘吁吁的冷冷道。

    “她不是小涵,她根本就不是小涵,有东西在小涵的身体上……”铁子声音虚弱的辩解。

    “你他妈还疯言疯语?”

    “老子让你装!”

    “让你还装!”

    陈大柱抬脚狠狠踢着倒在地上的铁子,而被背绑双手的铁子,只能蜷缩在地上忍受着怒火,以至于最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旁人看来,铁子的疯言疯语是想逃避与陈涵合葬入坟;

    他胡言乱语着什么,是企图骗村里人放过他;

    所以,压根儿没有人听信铁子的话,大家伙冷冷望着铁子,对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都道着他这是装疯卖傻,他真该死!

    终于有人把陈大柱拉开了。

    但这并不是帮铁子,而是怕陈大柱把铁子给活活打死了,铁子还不能死,他还要陪着陈涵下葬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