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一章 闷死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姗姗来迟的警察,终于开着警车到了我和凝舞的面前。

    他们不停抱怨着山路真差,警车不知道抛锚了多少次,他们几乎是推着警车赶来的。

    凝舞冷着脸;

    我捏着拳头;

    从报警通知到现在,丫的都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你们现在才到还好意思抱怨什么?

    “为什么就你们两个人?”凝舞问。

    中年警察看到凝舞,十分抱歉地解释道:“你就是国安局的长官吧?实在不好意思,所里人手紧张,实在派不出更多了!……再说,夹沟村民风淳朴,应该没什么大事。”

    没什么大事?

    那可是闹出了人命啊!

    我担心着铁子的情况,心情很差的说:“夹沟村很可能发生了凶杀案,你们未免也来的太晚了!”

    “不是我们来的太晚,市局通知下达后,所里就紧急抽调了我们过来处理,但这夹沟村的山路实在难走,我们已经是尽最大能力赶来了!……在路上的时候,我们已经和夹沟村确认过情况,听村长陈大柱说并没有什么凶杀案啊!”中年警察皱眉道。

    凝舞道:“那陈大柱是在刻意隐瞒!”

    “刻意隐瞒?他?不会吧?他哪有那个胆子竟敢瞒这种事?”中年警察皱眉更浓。

    “这件事路上再说。”

    “走吧,先去夹沟村!”

    凝舞拦住我,让我不要再多说什么,况且现在多说无益,还是救人要紧。

    他们还想去开警车,我实在忍不住说,山路什么鸟样你们心里没数?这小车开的过去吗?先扔在这儿,步行!

    “你什么态度!”中年警察怒道。

    我也怒道:“我就这个态度!”

    “都别吵了!”

    凝舞美眸瞪着我们,生气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拌嘴吵架,有这功夫不如抓紧时间赶去救人!”

    我们同时息声,不过两位警察最终还是弃车步行,跟我们一起走着去夹沟村。

    未曾想刚与警察会和,就先闹了场不愉快。

    他们来的路上心里就带着火气,因为山路实在难走,这才会耽搁了时间;

    我们心里也有怒,因为着实等了太久;

    就这样,我们一起赶去夹沟村,村里村民见有警察到场,终于不敢再继续拦着。

    陈大柱得知消息后,带着村里人迎来。

    这位村长看起来和两位警察很熟,他们打过招呼后,目光再看向我们顿时难掩气恼怒意。

    “又是你们?简直是阴魂不散啊!”

    陈大柱咬牙切齿道。

    我们带着警察直接去向陈大柱的家中,在那灵堂里我们终于见到了奄奄一息的铁子,现如今有警察在场,村民们有所顾及都老实了不少,终于是没有再阻拦我们。

    铁子被打的很惨,身体皮外伤很重,甚至还累及了脏腑。

    院子里,两位警察和村长陈大柱正在例行问话,详细询问着究竟出了什么事,陈大柱和村民们添油加醋的诬赖着铁子害死了陈涵。

    我捏紧拳头,胸腔里满是怒火。

    凝舞柔声宽慰我,铁子虽然受伤颇重,但他身体底子很好,并没有性命之忧。

    我这才松了口气,轻声唤着铁子的名字。

    但他的意识有些模糊,说话更是有气无力,他不停的喃喃着:她不是小涵,她不是,她不是小涵……

    我和凝舞互看一眼,心有灵犀,瞥眼又看向已被抬进棺材里的陈涵。

    “这里还有阴气残留!”

    “那应该就是陈涵的魂魄!”

    当我们想检查陈涵的尸体时,陈家人又哭又闹的跑来阻挡,不允许我们触碰棺材里的陈涵,推搡中夹杂哀嚎哭声,灵堂里混乱不止。

    “住手!”

    “都给我住手!”

    中年警察走进灵堂,暴喝一声,镇住了混乱的场子。

    他问我们:“你们这是干嘛?”

    “检查尸体死因。”

    我面无表情的回答,我本还以为,他们跟夹沟村里的人很熟,很可能会向着夹沟村说话。

    但谁知……

    中年警察先是皱眉,随后冲陈家人咆哮吼道:“人家检查尸体死因,是想查清楚你闺女的死亡真相,你们闹什么闹?”

    这一声吼,把所有人都吼懵了!

    陈家人气势弱了三分,果然不敢再阻拦我们,在中年警察的命令下,他们都从灵堂里被赶了出去。

    我意外不小,没成想他还真有威严啊!

    棺材里,陈涵静静平躺,已然全无生机,我和凝舞简单检查过尸体,陈涵应该是窒息死亡,身上并没有明显外伤,而此刻阴煞积聚更浓,可以断定陈涵的魂魄要么已经化成鬼灵,要么就正处在化成鬼灵的边缘。

    这一点,从铁子的话和那积聚的怨气阴煞可以佐证。

    这可不是好事!

    陈涵的魂魄并不在尸体上,她应该是在这里出现过,但后来又不知去了何处。

    “如果找不到她,那化生怨灵就在所难免。”凝舞沉吟道。

    我唉声叹气,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铁子,倘若陈涵化生怨灵,那她回来报怨所想害的第一个人,恐怕就是铁子!

    这次有警察帮忙,我们仔细搜了陈大柱的家。

    一是找陈涵的魂魄,二是寻找五行罗庚盘,但结果却令我们失望,二者我们都没有找到。

    不过在陈涵的闺房里,我和凝舞意外确认了一件事。

    陈涵是被闷死的,而且很可能是被自己闷死的,据陈家人说,陈涵的尸体是在床上被发现,当时她的身体已经冰凉,被子完全盖着她的身体,而我和凝舞在那张床上察觉还有些许阴煞残留,那么事情就显而易见了!

    入夜后,陈家人回房睡觉,陈涵心中难过曾在床上啜泣很久,哭累了睡去之后,阴煞侵入了陈涵的身体,令她动弹不得,令她呼吸艰难,最终……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闷死了。

    “真会是这样吗?”我脸色古怪。

    凝舞却反问道:“还能有别的解释吗?”

    我一时间接受不了陈涵的死法,若是阴煞侵体,确实可能会导致鬼压床的情况出现,但这未免也太过凑巧了吧?

    恰好的,陈涵因为难过哭泣,想躲进被子里不哭出声,这才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也恰好的,这个夜里阴煞侵入了她的身体;

    但还有一个问题无从解释!

    陈涵之死,并不是鬼灵为祸害人,那她身体里的阴煞以及她卧室床上的阴煞,又究竟是哪里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