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二章 阴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涵虽不是自杀,但她确实是意外而死,一切的疑问都要追究于那不知何来的阴煞。

    这种玩意儿形成的原因有很多,最为普遍常见的就是鬼灵藏身之处,最易聚阴积煞,然而陈大柱的家里连鬼灵出没的痕迹都没有,更别说是有鬼灵长久逗留了。

    我和凝舞沉吟想了半天,却也想不出所以然来。

    不是鬼灵为祸,这多多少少算是一个安慰,因为陈涵的死本就与段阳无关,这样一来应该就可以证明段阳的清白,但是……如此年轻美丽的生命,最终却沦落了这样稀里糊涂的死法,说起来就不禁令人唏嘘。

    “可是……这种说法,警察能信么?陈家人又能接受么?”我皱眉叹气道。。

    凝舞却道:“警察方面不用担心,涉及鬼神案件,便统归国安局处理,至于陈家人……他们不接受也得接受,反倒我还想问一问他们,这家里莫名出现的阴煞是从何而来。”

    我再次深深叹气,查来查去竟然查出这么一个结果。

    望着身体受伤虚弱不已的铁子,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他解释这件事,又如何让他能够接受这件事。

    我们和两位警察沟通之后,他们俩狐疑看着我们,一脸的古怪神情。

    “这也未免太扯淡了吧!?”

    “你们忽悠谁呢?”

    中年警察压根就不信我们的话,甚至是怀疑起我们的身份,他表示要请示上级。

    凝舞轻道了声请便。

    中年警察在一旁打了半天电话,这才尴尬回来。

    市局下达命令,夹沟村的事全权由国安局人员处置,而他们则负责给予尽可能的帮助,涉及鬼神案件,务必保证不再出人命,不引起当地村民恐慌,。

    “哪个……”

    “你们需要我们协助做些什么呢?”

    中年警察灿笑着问。

    “我们要求不多,只有一点,控制住夹沟村的局面,不能让这里的村民再胡作非为,能办到吗?”凝舞问。

    中年警察连连点头:“能,这好办!”

    “你让陈大柱进来,我们有话问他。”凝舞又道。

    两位警察完全照办凝舞的命令,不敢再有任何的轻视之意,很快陈大柱被叫进了灵堂中。

    形势转变,这位嚣张的村长一时竟成了堂下受问之人。

    我先开口问他:“陈涵的死出于意外,你为什么非要咬定是铁子害得?”

    “难道不是他害得吗?不是因为他,我闺女小涵又怎么会死!?”陈大柱咬牙切齿,双目充斥愤怒。

    我阴着脸道:“前因后果,你这位陈大村长心知肚明!……现在请你告诉我,你家里的脏东西究竟从哪来的?还有,你把我们遗失的罗庚盘又藏去了哪里?”

    “什么脏东西?”

    “什么罗庚盘?”

    “你说的老子听不懂!”

    陈大柱咬死不承认,继续装糊涂。

    我懒得跟他废话,索性挑明说:“陈涵死于阴煞侵体,在这之前应该是有什么东西进了她的卧室,藏到了她的床上,你陈大柱绝对不可能不知道,那玩意儿很凶很邪,它既要了陈涵的命,说不得还会再害了谁,你还不肯把事情交代清楚?”

    “你……”

    “你说什么?”

    陈大柱突然傻了,突然慌了神,一时间说不出辩驳话来。

    他这种反应,显然是知情的!

    说不定他家里的脏东西,就是陈大柱自己带回来的,现如今他自食其果,却还要别人为此偿命,可真是人心险恶!

    “说吧!”

    “你自己把话说清楚!”

    “当着你枉死女儿陈涵的面,也当着铁子的面,这件事究竟怎么回事,你来给我们一个解释!”

    “说!”

    我沉声暴喝,威瞪双目,身为幽冥地府阴倌,也自有衙署威严在身,这一刻震住了陈大柱的心神。

    他,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愧疚,懊悔,伤心,不甘,种种情绪让他痛哭不已。

    从那断断续续的哭声中,我们渐渐听明白了前因后果,陈大柱从始至终只带回家里来了一件东西,那就是从土地庙边捡到的……罗庚盘!

    罗庚盘是件古董,是件宝贝;

    这一点,从我们后来愿意出重金讨要就能看出来,陈大柱起了贪心,他不愿意归还罗庚盘,他并不是完全只为自己,因为当时有许多村民在场,许多人都亲眼见过那件宝贝,陈大柱说服村里人,只要将这宝贝变卖了,村里也就能够有钱修一条出山的水泥路。

    这也是为什么,夹沟村村民会与陈大柱沆瀣一气的原因。

    哪怕是活埋一条人命,村民们竟也愿意帮忙。

    当然,陈大柱也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么大公无私,人都是有私欲的,他费尽心机当这个村官,为的就是能够多捞点好处,为的就是能够让日子好过点儿。

    因为害怕被我们发现,所以他才把罗庚盘藏到了闺女陈涵的房间里,藏到了她的床底下,而陈涵……根本毫不知情。

    谁又能想到,正因为他的私欲贪心,却坑害了他亲生女儿的生命!

    陈大柱痛哭流涕,懊悔不已;

    而我和凝舞,此刻却是听的目瞪口呆,阴煞源自五行罗庚盘?

    这怎么可能呢!

    那件行人派传承之器,其上乃有历代祖师布阵施法时的精血残留,以至于罗庚盘表面呈现刮之不去的血染褐红色,它本身自带罡阳之力,拥有辟邪之用,怎么可能会成了阴煞的源头?

    我情急的连忙问他:“罗庚盘被你藏去了哪里?交出来!”

    “没了……”

    “不见了……”

    “从早上小涵出事之后,那东西就没了。”

    “小涵啊……”

    “我的闺女啊,都是爸糊涂,都是爸害了你啊……”

    陈大柱扑到棺材边,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他嚎啕大哭着,拳头捶打自己的胸口,耳光更是狠狠扇在自己的脸上,他不停向陈涵的遗体说着对不起,说着都是爸爸害了你,可人死不能复生,现在说这些又还有什么用?

    俩警察面面相觑,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竟会是如此的真相。

    铁子呆愣神情,戚然落泪。

    陈大柱失去了宝贝女儿,而他……也同样失去了最爱的人。

    如果陈大柱早答应他们的婚事;

    如果陈大柱没有贪心私藏宝贝;

    如果在我们回来寻找时,陈大柱就立即归还;

    如果……

    可现实没有并没有如果,错过了那一次次避免悲剧的机会,终究是酿成了自作孽的苦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