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三章 帮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事情峰回路转,竟是如此真相,这令人不禁唏嘘。

    但这件事,还并没有结束!

    当务之急是立即找回罗庚盘来,察看这件行人派传承之器究竟出了什么变故,为什么驱鬼灭邪之物,反倒成了招鬼引邪的源头?

    “楚天,你怎么看这件事?”凝舞蹙眉问我,美眸中尽是难解疑惑。

    我咬着嘴唇,紧皱眉头:“我也说不好,只是……这怎么可能呢?那可是五行虚灵罗庚,那可是行人派传承之物啊!”

    “我猜想,或许和李宗国与神魔将方小白的那一场生死斗法有关!”凝舞道。

    会吗?

    会是这样吗?

    我始终难以相信,行人派传承之物,竟会成了伤人性命的邪器!

    “罗庚盘的消失肯定与那陈涵魂魄有关,找到她应该就能找回罗庚盘,到时候就什么都明白了。”凝舞与我说。

    我皱眉点头,想找陈涵鬼魂,恐怕还得要铁子的帮忙。

    他们两个既然相恋到谈婚论嫁的地步,那铁子应该是很了解陈涵这个女孩的,或许他能知道陈涵鬼魂现在何处。

    只是……

    这些事,我该怎么跟他解释明白?

    凝舞善解人意的与我说,若我觉得为难,她可以代我出面跟段阳谈谈,把这件事说清楚。

    我想了想,还是摇头。

    我才是他的师父,在他迷茫中时,我有着为他指点前进方向的责任,我总不能将为难事推给凝舞去做吧?

    铁子还在泪流不止,他不愿离开陈涵的家。

    我认真与他说,苦守着陈涵遗体没有任何的用处,现在陈涵的鬼魂才更需要他去拯救。

    “你知道小涵她现在在哪儿?”铁子回过神来问我。

    我摇摇头道:“这正需要你来帮我找,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些话要和你说。”

    铁子蹒跚艰难起身,我想去扶他,但却被他拒绝。

    他受伤很重,每动一下都会引来剧痛,但他脸上的神情却无比坚定,他强撑着站直了身体,这才与我说:“走吧!”

    我轻轻露出笑容,这个家伙真是坚韧的可怕啊!

    临离开时,凝舞嘱咐两位警察,将调查结果通知所有的夹沟村村民,如果说有人需要为陈涵的死担负责任,那个人正是陈涵的父亲陈大柱,以及在场同流合污的每一个人!

    中年警察神情古怪的疑惑问:“就这么说吗?这算就结案了吗?”

    “算是结案了,辛苦你们走这一趟。”凝舞与他们道谢。

    看起来他们似乎是第一次接触此类案件,与市局领导一再确认过意见之后,两位警察将结果通知给夹沟村的村民,这场合葬入坟的闹剧自然不了了之。

    接下来的事,已经不用他们再插手。

    中年警察反复询问我们,还需不需要再提供什么帮助,凝舞摇摇头,下面的事自有国安局处理,他们如释重负,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夹沟村。

    ……

    凝舞处理着琐事,而我却正在和铁子谈话。

    这件事该从何说起好呢,我思来想去,还是从邪魔潜入夹沟村藏身,李宗国赶到舍身诛魔开始慢慢说起。

    当时,李宗国不敌邪魔,反被抓去鬼界。

    而五行虚灵罗庚,正是当时所遗落,后来便就被村长陈大柱捡到,他偷偷藏回家,意图私欲占有,可也正是这一时贪念,却害了陈涵那鲜活的美丽生命。

    追究对错已经没有意义,当务之急是找到陈涵鬼魂。

    她已经处在化生鬼灵的边缘;

    或者说,她如今很可能已经化生了鬼灵;

    我告诉铁子,他在灵堂陈涵尸体上见到的怨灵厉鬼,正是陈涵鬼魂不假,她之所以会找上铁子,就是想让铁子陪着她一起去死。

    现如今的陈涵,既还是她,却也已经不再是她!

    积怨化灵,便成厉鬼,厉鬼报怨噬人,即会凝聚煞根,进而成为恶灵,陈涵她正一步步的堕入深渊之中,很快就再无法回头了。

    “楚天,求你……”

    “我求求你,救救小涵,我求你了……”

    铁子扑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他很无助的请求着我的帮助。

    我心中叹息,轻轻摇头。

    我认真的与铁子解释,我能做的只有让她从痛苦中解脱,我救不了陈涵,而真正能够救她的人是你,唯有舍弃那份怨心,她才还有回头的可能,但即便如此你也应当明白,不论是此时彼刻……你们都已然阴阳两隔。

    “可……可是……”

    “小涵她是无辜的啊,她不该死,更不该这样的死去啊!”

    铁子仍旧不甘心的痛哭道。

    “若说无辜,这世上枉死之人何止千万,他们难道就不无辜了吗?命运既已如此,便无法改变,你如果真的爱她,就需要明白怎么做才能真的帮她!”我耐心劝说道。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铁子跪倒在地上,失声痛哭。

    我静静站在他的面前,默默看着他,等待着他的答案。

    斯人已逝,但活着的人,仍要继续努力生活,轻言生死固然悲情感人,可是这么做又还有什么意义。

    好半响过后,铁子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该怎么做,才能真的帮助小涵?”

    “找到她,或者引出她。”

    “之后呢?”

    “之后……”

    听到铁子的问题,我不禁挠了挠头,之后具体怎么做,说实话我也说不上来,这种事还用我说的那么详细吗?你自己心里难道就没点数吗?这种事还用我来教你?

    “讲大道理时一套一套。”

    “关键时刻反倒嘴笨了?”

    凝舞这时走过来,她美眸瞥我一眼轻声冷哼,随后与铁子说道:“段阳,若能再见陈涵,当用你的爱去感化她,劝说她舍弃掉那份怨心,让她不要去害人,这样她还有入地府轮回的希望。”

    “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我眼睛一亮,连忙附和。

    凝舞白我一眼:“是这个意思你怎么不说明白?”

    “这话太酸,我说不出口。”我尴尬道。

    凝舞冲我嘁了一声,又道:“段阳,但我也要提醒你,若是陈涵不愿,你也做好助她解脱的心理准备。”

    “助她解脱?”铁子愣了愣。

    我插嘴道:“想要让怨灵放下怨心可不容易,若成恶灵那更是几乎没有了回头的可能,帮她解脱就是让她少受痛苦折磨,送她上路不再受罹难之苦,你懂了么?”

    铁子再次沉默下来,那愣愣的样子像是失了魂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