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四章 骗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下午,铁子为我和凝舞带路,我们找遍了整个夹沟村有着他们回忆的地方,任何的可能性我们都没有放过,但最终还是没有发现陈涵鬼魂的踪迹。

    陈涵并没有逗留在段阳心中思念之处!

    这并不是一件好事,这甚至说明对于陈涵而言,那些所谓充满回忆的地方并不重要。

    铁子更加失魂落魄,他想不通,陈涵究竟会去了哪里……

    “时机差不多了!”凝舞悄声与我道。

    我担忧问:“可他能撑过去么?”

    “人劫难渡,自古如此,偏偏又无法避免,但若他能渡过这场人劫,以后修行自然顺风顺水。”凝舞道。

    我咧嘴苦笑:“我真怕他会伤了情。”

    “受了伤,才会成长,不经历风雨,又哪得见彩虹?”凝舞看向我。

    我对视着她的美眸,那目光视线如此动人,我脱口问:“就像是咱们一样?”

    “滚!”

    凝舞瞪我一眼,逃似的避开视线。

    而我,心里却有莫名的窃喜,凝舞她似乎并不那么反感我撩她了!

    ……

    天色渐暗,日暮黄昏。

    夹沟村经过白天的闹剧之后,没人敢再提合葬入坟的事,只是那悔恨自责的痛哭之声,却是在整个村子里回荡不停。

    这哭丧声,真是刺耳啊!

    铁子已经准备好出发,这个夜里他将成为鱼饵,钓陈涵的鬼魂上钩,只要她还在夹沟村,就一定会现身找铁子报怨索命。

    凝舞跟我说,这是他的人劫,我们最好不要插手。

    我问凝舞,可万一铁子有危险怎么办?

    凝舞却用美眸瞪眼道:“神打符已经画在他的胸膛,有天罡神威护身,他还能会有什么危险?总而言之,你绝对不能随便插手,我会看着你的!”

    我咧嘴苦笑不已,我真有点担心……这么玩会不会把他给玩死了。

    凝舞哼哼着,就算是被玩死了,我们也绝对不能插手,置之死地,方能后生!

    靠!

    我心里腹诽,媳妇儿你还真是信得过他啊!

    ……

    入夜之后,夜风稍凉,风中明显还有着较往日不同的一股阴寒。

    铁子孤身一人行走在村子里,每走几步他都开口唤着陈涵的名字,他说他来找她了,他大声的呼喊着:“小涵,你在哪……”

    村民们躲在家里瑟瑟发抖,他们没敢开灯,趴在窗户边探头远望。

    突然地,有一道白色影子游荡而出,飘忽在地面上,看不清真切她的面容,她始终跟在铁子身后不远的地方,听着铁子那一声声揪心的呼喊。

    铁子并没有发现她,仍旧行尸走肉般的行走在村子里。

    毫无疑问,陈涵已经化生鬼灵,其怨念浓郁程度,已然临近怨心凝根的地步,再进一步便会成为恶灵。

    铁子走了很久,白影也跟了许久。

    许多村民探着脑袋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倒吸着凉气,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更不敢出声提醒铁子,唯恐怕会引起那厉鬼注意。

    终于,就在铁子转身回返时,他看到了背后跟着的白色影子。

    “小涵……”

    “是你吗?”

    铁子望着那飘荡的白衣长发女孩,瞬间热泪涌出眼眶,直到事实摆在眼前,他才终于不得不承认,她……已经不再是她了。

    “你还爱我吗?”

    “你还爱我吗?”

    ……

    化成怨灵的陈涵鬼魂不停呢喃询问,她总是重复着同一个问题。

    “我还爱你,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铁子哭着露出笑容回答。

    “嘻嘻嘻……哈哈哈……”

    诡异的笑声略显凄厉,令人头皮发麻,怨灵陈涵陡然间飘飞到距离铁子近在咫尺的地方。

    那苍白脸色,血红眼珠,死死盯着铁子的眼睛。

    她嘴角渐渐划出一抹阴森笑容,她道:“既然爱我,那就陪我一起死吧,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没人能再分开我们。”

    “不,这是不对的。”

    “小涵……”

    “我知道你很痛苦,让我帮你好吗?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逼你作选择,但现在……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铁子注视着她,心痛不已说道。

    “想要弥补我,就陪我一起死!我什么都不要,就要你陪我一起死,死!!”刺耳的高八调凄厉声音,掀起一股锐利阴啸,回荡在夹沟村里。

    铁子眼中带泪,温柔问着:“如果我陪你去死,你就能罢手吗?”

    “是你们害了我,为什么反要我罢手?铁子,等吃了你之后,我就去吃了我爸妈,嘿嘿嘿……这样子咱们一大家就可以团聚了,不是吗?还有村里人,我们的婚礼没有人见证怎么行呢?大家都会陪着我们的,大家又可以其乐融融在一起了,嘻嘻嘻……”陈涵血红瞳孔快速翻转,流露出癫狂的狞笑。

    铁子的呼吸声突然有些发颤,他痛苦的看着陈涵:“你……你已经不再是我的小涵了,我的小涵她从不会这样想。”

    “你的?”

    ^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小涵?”

    “段阳!!”

    “或许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我也真的曾幻想过嫁给你,但是……我从始至终都注定了不会属于你,你还不知道吧?我本就在犹豫要不要去大城市里学习深造,可都因为你,全都因为你,是你害了我,是你毁了我的一切,我要你死!!”

    怨灵陈涵突然发狂,双手伸出扼住铁子的喉咙,獠牙大嘴撕裂嘴角,向着铁子的脑袋噬去。

    可就在这时,一道金光骤然乍亮。

    铁子胸前以鲜血绘画的神打符受怨念阴气激引,散发出强大的罡阳之力,克灭阴邪,顿时便将怨灵陈涵的身体逼退。

    “啊!!”

    金光犹如剧毒之物,强烈腐蚀着怨灵陈涵的阴身,几乎眨眼间那一双手和陈涵的半张脸变得血肉模糊,裸露着森森白骨,可这却也让她更显狰狞。

    “原来是这个样子么……”

    铁子眼角落泪,绝望情绪充斥心扉。

    所谓爱,所谓想要在一起,原来……从始至终都不过是他的单相思罢了么?

    “你竟敢背叛我,你背叛了我!”

    “铁子……”

    “你这个骗子!”

    “骗子!!”

    怨灵陈涵痛苦的发出尖锐刺耳的凄厉阴啸,那看向铁子的血色眸子更是怨厉仇恨不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