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五章 为你而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搞不懂,更想不明白,明明两个人相爱,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在一起?

    似这陈涵一般,她的死确实令人唏嘘,但她心中的怨却实在令人无法理解,明明是她自己的内心在犹豫不决,为什么反倒怨起铁子背叛了她?

    这份背叛从何而来?

    只因没有被她杀死,所以就是背叛么?

    “或许……是这个女孩想要的比较多吧!她并不是坏人,只是在面临选择时,无法确定她真正想要和需要的。”凝舞美眸中闪过一抹怜悯,叹气道。

    我对凝舞的说法并不认同!

    人呐,想要得到自己不该得到的,便就会失去自己不该失去的;

    陈涵的贪心,源于她面临选择时的不够坚定,即便没有今天的事,也可以预见以后还会有类似的情景发生,届时的她仍旧会犹豫不决,反观铁子,他又何曾似陈涵这样想过?

    若说背叛,究竟是谁背叛了谁,这还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想要拥有更好的,这是人之常情,自然也不算是错,但既如此……又何来的怨厉怨念去怪别人呢?

    凝舞?

    媳妇儿?

    你咋突然不说话了?

    “不予置评,不想说话。”凝舞用美眸白我一眼。

    我笑了笑:“再探讨探讨嘛!”

    “事已至此,还探讨什么?怨念源于贪心,那段阳换个角度而言,就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备胎,你满意了不?”凝舞狠狠瞪我一眼。

    我看着凝舞将要恼羞成怒的窘迫模样,强忍着笑不敢再刺激她。

    因为……

    我怕她会打我!

    ……

    “你这个骗子!!”

    “你背叛了我,我要你死,要你死!!”

    怨灵陈涵凄厉嘶吼不停,那血肉模糊的半张脸狰狞无比,血红瞳孔死死盯着铁子的身体,浓郁怨念几乎将要凝成实质,令人呼吸艰难。

    “我没有背叛你。”铁子呼吸发颤,揪心回应着她的话。

    怨灵陈涵更加愤怒,目光也更加怨毒:“你胸口画的是什么?你找了人来杀我么?亏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你就是这样爱我的?这不是背叛是什么!?”

    “小涵……”

    “别再说了!”

    “或许这是一场错误,但起码,我们不应该再让错误继续下去。”

    “我爱你,我更应该帮你。”

    “从这痛苦中解脱之后,你就不会再被怨厉的心思折磨了,我知道你并不好过,让我帮你吧!”

    铁子眼神愈加坚定,他已经明晰该怎样做才是正确的。

    若不能让陈涵放弃那份怨心,那么现在,就只能帮她从这份怨心中得以解脱,这于她而言于别人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铁子深呼吸一口气,抬步反向着陈涵走去。

    他胸口上的神打符金光更盛,天罡神威之力更浓,这是受铁子浑身强悍精魄精血激发之故,那瞬间他就犹如天兵神将,整个人鬼神不可侵,邪魅不可迷,带有一种强大无比的压迫力。

    怨灵陈涵被吓到了!

    铁子进一步,怨灵陈涵便就惊恐的后退一步。

    “你……你别过来……”

    “走开,你走开!”

    “再过来我就杀了你,你走开!”

    怨灵陈涵一退再退,根本就不敢靠近铁子丝毫,神打符散发的金光让她有种源于本能的惊恐畏惧,那是死亡的畏惧,仅凭怨灵之力她完全不是铁子的对手,更别说杀他了!

    犹豫之后,怨灵陈涵一咬牙,面露憎恨。

    她突然转身飞速逃遁,白色影子飘忽很快,她这是想要逃了!

    ……

    我远远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就要动手,毕竟要是放这怨灵陈涵逃了,还去哪里找罗庚盘?

    凝舞抬手拦住我,让我别着急动手,先追上去再说。

    我不解,到了这时还等什么?

    凝舞与我说道:“等陈涵自己拿出罗庚盘,她既是借罗庚盘化成的怨灵,想必也会要借罗庚盘进一步提升鬼灵力量。”

    ……

    怨灵陈涵飘身逃了,白色影子飘忽很快,铁子大叫一声“你要去哪”,也狂奔起来快步追去。

    一追一逃之间,很快便就来到了村外。

    那里有一片连绵的坟茔墓地,阴气浓郁不已,这是属于夹沟村村民们亡死之人安眠之处,可是如今,这里鬼影重重游荡,许多鬼魂围绕着核心处的罗庚盘,拼命的用口鼻吸些什么,随后又流露出兴奋无比的愉悦神情来。

    怨灵陈涵撞开鬼魂们,飘飞阴身站在五行罗庚盘之上。

    罗庚盘不停散发着纯粹浓郁的阴气之力,缕缕黑气缭绕不散,逐渐汇聚并融入怨灵陈涵的身体中,她仰头愉悦呻吟嘶吼,状似野兽狼嗥一般。

    这时铁子追来,怨灵陈涵眼角余光瞥见,诡异音调爆发沉闷嘶吼:“杀了他!”

    “嗷……”

    一众鬼魂们听令,纷纷露出狰狞可怖神情,前仆后继一般向着铁子扑过去。

    铁子看着这群厉鬼,他面无表情,更毫无惧意。

    要说打架;

    他还从来没有怕过谁!

    铁子步伐未停,反向着这群鬼魂冲去,迎面先撞上几只鬼魂,先是挥拳抬脚击散两只,又用双手扣住一只小鬼儿的阴身,奋力撕开了它的阴身,化成道道阴气消散。

    有神打符护身,鬼魂们想要伤到铁子就唯有拼命。

    可拼命,就意味着魂飞魄散!

    前后不过一分钟的功夫,大半的鬼魂都死在了铁子手中,剩下的那部分鬼魂满脸的惊恐畏惧,它们远远望着铁子根本就不敢再动手。

    “吒!”

    一声阴啸骤然而起,怨灵陈涵的鬼灵之力节节攀升,很快便就化成了恶灵,甚至是到达了凶灵的边缘。

    陈涵森冷视线垂落,嘴角咧出一抹狰狞狞笑。

    对视她的目光,铁子只觉心疼不已,那揪心的感觉令他难过万分,原本小鸟依人、温柔善良的陈涵,可为什么就会变成了这副模样,究竟是什么改变了她?又改变了他们?

    恶灵陈涵此刻兴奋不已,因为她终于不再对铁子感到惊恐畏惧。

    她狞笑着倏然飘起恶灵阴身,她的发丝像蛇般在空中飘舞,那怨念几乎浓郁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她伸出一只鬼手掏向铁子的心窝,她恨他,她要亲手杀了他!

    而铁子,突然露出一抹爱怜的苦涩笑容来。

    他张开自己的怀抱,像是在迎接情人扑进他的怀中,他完全将那掏向他心脏的利爪视而不见。

    他眼睛里闪烁泪花;

    他温柔轻声道:“如果我的死,能够让你舍弃掉那份怨心,能够让你不再被仇恨折磨!……小涵,我愿意为你而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