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章 大徒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愿意为你而死……”

    铁子张开怀抱,面露一抹爱怜的苦涩笑容,他的神情很复杂,无尽心痛中夹杂着许许多多的情绪,但这一刻他愿意为自己的爱人付出些什么,包括他的生命,只要这么做还能够挽回她。

    那张开的温柔怀抱像是无声呼唤,即便面对的是掏向他心窝的鬼手,可他却也未曾改变。

    “齐仲良……”

    我惊呼一声,可这时想要施法阻拦已然来不及。

    我撒丫子狂奔而去,心脏更是狂跳不止,这么近距离的情况下放任恶灵杀他,那岂还会有生还的可能?

    凝舞紧跟在我身后,美眸中也满是难以置信的情绪。

    说实话,我们都没有料到,铁子在最后关头竟会选择这么做,按照我们原先的设想,铁子应该再无留恋的出手杀了化作恶灵的陈涵才对,即便他可能不敌,但后面还有我和凝舞啊!

    然而……

    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恶灵陈涵扑进铁子的怀中,铁子脸上的情绪温柔更浓,他的身形有些踉跄,但却抱紧了怀中的人儿。

    时间像是突然暂停,那一幕的情景莫名静止。

    铁子和陈涵保持着拥抱的动作,他们仿佛化成了雕塑,站在那一动未动。

    “坏了……”

    “坏了坏了坏了……”

    我脚下跑动更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去,凝舞在我身旁不落丝毫,我们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看不清楚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但以恶灵陈涵的性子,发生了什么又岂会是好事?

    我咬着牙,握紧拳头,没曾想刚遇见转世的大徒弟齐仲良,却就发生了这样的劫祸,难道他就这样子要死掉了吗?

    死在他最爱的人手中?

    “齐仲良!”

    我大叫着他的名字,我们终于赶到他的近前,可是那眼前一幕却不禁让我愣了又愣,随后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来。

    “媳妇儿,或许你才是对的。”我轻声一叹。

    凝舞也叹气道:“总算还有个好结果。”

    我们看着相拥的他们,不禁感慨,总算在最后关头,陈涵舍弃掉了她的那份怨心,她扑进了铁子的怀中,柔弱的抽泣不止,铁子紧紧拥着她的鬼魂阴身,尽显柔情。

    “你刚喊谁媳妇?”凝舞突然反应过来,美眸瞪向我。

    “罗庚盘!”

    “要赶紧检查检查罗庚盘!”

    我打了哈哈岔开话题,快步向着那片坟茔中走过去。

    五行虚灵罗庚,乃阴门六派开山之祖师的随身法器,这件法器后经历代行人派祖师以精元血液浸染,其本身便就具有着罡阳之力,即便是不催动法器运转阵法,其同样拥有克灭阴邪之力。

    但经我检查之后,却不由得紧紧皱起眉头。

    浓郁纯粹的阴气正自罗庚盘散发,那是某种邪魔之力的缠绕,正在与其上的精元罡阳之力相互抵消消磨。

    “这……应该就是与李宗国斗法的神魔将所留下的邪魔之力吧?”凝舞沉吟道。

    我抬头皱眉问:“可蒲牢和李宗国不是都断定,那人是方小白吗?我虽然已有二十年没见到方小白了,但他即便投靠了神魔将,又怎会有这种邪魔之力?”

    凝舞思索良久,却也想不通其中内情。

    我皱着眉头,若是方小白,这罗庚盘上是谁人的邪魔之力,若不是方小白,那金府雷龙为何会在他的手中?

    会是别人冒用了方小白的身份么?

    “甭管是与不是,方小白确确实实已经投靠了神魔将!……楚天,你有办法驱除那缠绕罗庚盘的邪魔之力吗?”凝舞问我。

    我沉吟道:“可以试试……”

    这件事其中必有隐情,必须要尽快查清楚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另外……还要设法去鬼界救李宗国。

    我以己身精气默运五行虚灵,呼应罗庚盘的阵法阵枢。

    骤然按落手指于棱形阵基之上,这么做并不是为运转罗庚盘阵法,而是借我己身的精元血液,增强罗庚盘的罡阳之力。

    “嗤……”

    剧烈蒸腾腐蚀之音响起,原本已经侵蚀到罗庚盘内部的邪魔之力,正在被逐渐消灭,逐渐被逼出,那无主操控的邪魔之力已然无法抵挡罡阳之力,只是它异常的难缠,在拼命的与我进行僵持。

    “楚天,那陈涵魂魄将要散去了。”凝舞提醒我。

    我瞥眼分神看过去,轻轻叹息:“可惜怨念凝根,恶灵之力侵蚀其心,不然的话或许陈涵还有机会入轮回地府。”

    “不使造孽,如此这般,已是很好的结局了,起码陈涵她终于认清了自己的本心,即便魂飞魄散亦是安然的。”凝舞叹道。

    望着他们这对苦命鸳鸯,固然同情,却也很无可奈何。

    诚如凝舞所说,还能有如此结局,已然很好了。

    ……

    “对不起,铁子,对不起……”

    “对不起……”

    依偎在铁子怀中的陈涵,粘人的赖在温柔中,不舍松手。

    陈涵的鬼魂阴身正在受被天罡神威所消融,鬼灵之气虽然散去,但她的魂魄也一道在随之消散,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彻底消失了。

    陈涵泪流不止,抽泣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铁子拥住他,更是泪流满面,他颤声柔情道:“是我不好,都是我的不好……”

    “如果……如果还能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赖在你身边,一定不会再犹豫再放弃,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我一定好好的爱你……”陈涵抽泣话声越来越弱,直到最后,她的鬼魂阴身突然消散成一片点点光芒,徐徐不见。

    铁子跪倒在地,此时此刻,他终于痛哭出声。

    再怎么硬汉的男人,也终有落泪一刻,也终有无奈之时,人生本就是如此的不完美,不因对方是谁而有所改变。

    ……

    “师父……”

    “我在,你想说什么?”

    “小涵并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她虽然犹豫过,但她也真的是想和我在一起,并不是拿我当所谓的备胎,小涵她……当时只是迫于现实无奈的考虑,爱的不顾一切固然令人向往,但我们每个人毕竟还都有着各种各样的牵绊,不是吗?谁都想爱的无所顾忌,但谁又能真正的做到无所顾忌?”

    “滚蛋!你师母刚教训过我,连你也来教训我?刚拜师就想以下犯上!?凝舞,我错了,我真知错了,别打别打,有话好说……”

    ……

    “师父,你为什么叫我齐仲良?”

    “你哪那么多为什么?”

    “您难道就不应该跟我解释解释么?徒弟想知道!”

    “这个啊……还要从很久之前开始说起,小鬼儿齐仲良是我身为阴门行人派三十四代弟子时,所收的第一位大弟子,他是黄鼬妖黄苓的干儿子,其前世亦与黄苓有母子之缘,而今生的齐仲良便就是你。”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觉得您和师母那么眼熟!”

    “嘘,私底下叫叫就行了,你师母现在还不认我,可是会家暴我的!”

    “那师父……我想从今以后就更名为齐仲良,可以吗?”

    “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想离开这里了,想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唔……你高兴怎样都可以!但师父可提醒你,出门在外,谨记师法戒规,莫忘阴门行人派之责,毕竟你如今乃是行人派第三十五代大弟子,勿要持法邪淫乡里,你可明白?”

    “徒弟明白!”

    “罗庚盘你随身带着,此为行人派传承之器,凶兽狼妖蒲牢暂随你修行,也算是对你的保护。”

    “那……那师父您呢?”

    “我啊,我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此事有关行人派,有关你的师兄弟们,现如今的你还没有实力插手这件事,所以你暂时先不要回去!……待你修行有成,便回阴门行人派认祖归宗,领行人派清肃者之身份。”

    “徒弟齐仲良,谨遵师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