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七章 主动出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夹沟村附近的村镇,我和凝舞为铁子……哦不,是为齐仲良准备了一些东西,毕竟他想要出门远行,这身无一物可是不行。

    其它不说,手机和钱这是必须要的;

    否则,他到外面就只能讨饭去了,堂堂行人派大弟子沿途要饭,这可有点不像那么回事,而且有了手机以后也好方便联系。

    凝舞与他嘱咐安排,行人在外,若有事情,可求助于五宗协会;

    我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放心;

    毕竟我跟道门五宗的关系有那么一点微妙,再加上方小白的事,恐怕如今行人派的身份会有那么点尴尬,说白了我就是信不过道门中人。

    我联系七哥八哥,为齐仲良讨了个实习阴倌的身份。

    一来,这可以让齐仲良能够及时世间发生了何事;二来,比起求助五宗协会,求助于同行阴倌恐怕还靠谱一点。

    所有一切都准备妥当,我又用凝舞的卡取出些钱来,交到齐仲良的手上。

    “你打家劫舍啊!?”凝舞美眸瞪着我。

    我微笑回答:“这叫劫富济贫,侠之大者,如是也。”

    “就你这样,还侠之大者?!……买手机买东西的钱都是我出的,现在你还拿我的卡取钱用,姑奶奶的钱也是辛辛苦苦赚来的,你以为是白捡来的吗!?”凝舞简直被我这副穷酸模样给气笑了。

    我摆摆手,无所谓道:“都是自己人,计较那么多干嘛!再说了,我要是有钱,还用劫你的吗?”

    齐仲良倒也是不客气,直接就收下钱揣进兜里。

    师父师母给的,为什么不要?

    我与这大徒弟嘱咐一番话之后,便就要在这里道别,我问过齐仲良想去哪里,齐仲良想了半天突然蹦出来一句——想去三亚!

    因为,他和陈涵曾经约定过,要到那传说中非常美丽的地方去看看。

    我嘴角抖了抖,海南三亚我虽然没去过,但我可听说过那里的消费水平,那不是乡镇里几块钱一份儿面条就能对付得了的,我当即还想拿卡去取钱,但这次凝舞死活不肯给我了。

    她道着,雪中送炭的救济还能容忍,想拿她的钱去公款旅游没门儿!

    我撇着嘴嘀咕道:“哟哟哟,小气样儿,又不是不还你了!”

    “就你,你拿什么还我?”凝舞嘲讽看着我。

    我嬉皮笑脸道:“拿我自己还给你,你若是想要,我现在就是你的了~~”

    “人穷志短长的丑!”

    “不要!”

    凝舞狠狠给我了一个大白眼。

    靠!

    这句话简直给我脆弱的心灵来了个暴击!

    大爷的,我可是你相公!

    还有,你眼神儿是不是不好,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不堪,上辈子不知道是谁爱我爱的那么要紧,现在反倒还嫌弃我来了,真是典型的口嫌体正直!

    齐仲良悄悄问蒲牢:“师父和师母的关系怎么感觉有点怪?”

    “楚天大人和凝舞主母以前都不是这样子的。”蒲牢眼神复杂,口吐人言古怪道。

    齐仲良皱眉问:“以前什么样?”

    “相亲相爱,相敬如宾。”蒲牢回答。

    齐仲良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最后摇头道:“实在想象不出来!”

    ……

    安排好齐仲良之后,临别之际,我又嘱咐了一番这位大徒弟。

    五行虚灵术我已经传授给了他,我让他潜心修行阴门行人派之法,暂时不需涉猎其它五派之术,待达到渡三魂修为,拥有元神现的境界便再回南冥村。

    “徒弟齐仲良,谨遵师命!”

    “去吧!”

    目送着齐仲良离开,这心里莫名的还有那么一些不舍和担心。

    出门在外,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凝舞蹙眉奇怪问我,怎么跟个老妈子一样,婆婆妈妈的?

    我没好气儿回答,恩师如父,这种心情你怎会懂?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是时候该回南冥村了,凝舞你呢?”

    “五宗协会正在召集精英弟子齐聚京都,作统一安排,以应对鬼界大举入侵之事,我也要回京都复命了。”

    “你不跟我一起回南冥村!?”

    “为什么我非要跟你一起!?”

    ……

    一阵沉默之后,凝舞先开口打破僵局,话里意思似是与我说着解释。

    “我不喜欢南冥村,心里更抗拒着去那里。”

    “没关系,待解决完这些事,我还会主动去找你的。”

    “算了吧!”

    “怎么?”

    “你就是一个大麻烦,你身边事更是数不尽的麻烦,我不喜欢麻烦!”

    “哈哈哈……还是趁早习惯为好,这辈子你怕是都躲不掉了!”

    “真讨厌你这副模样啊!”

    “相信我,你会慢慢喜欢的!”

    “哦!”

    ……

    又一阵沉默之后,气氛稍微有些尴尬,但我们谁都没有先行离开,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些不舍,或者不愿看着对方的背影渐渐远去。

    有点不安;

    更有点局促;

    该怎么办呢?该说些什么呢?

    我能感受到凝舞也有着类似情绪,但她的情绪却明显更加纠葛,莫名的就与陈涵有些类似,她也正处于犹豫之中,而我的处境……也莫名变得跟铁子那般相差无几!

    女人啊!

    女人啊……

    我轻轻叹息,颇是无奈。

    “你叹气什么?”

    “没,想到了一些事。”

    “那个……等我回到京都之后,用不用帮你打听打听关于方小白的事?或许,我还有可能会遇见东凌仙子!”

    “不,不用!这件事你千万不要插手了,相信我,我会处理好,如果真的有需要,我会向你开口。”

    “若真有事,不要自己扛着。”

    “放心吧!到时,我会第一个去麻烦你的!”

    我看向凝舞,凝舞的美眸也正在看着我。

    四目相对,我们注视良久;

    有种不一样的情绪正在酝酿,似是柔情,似是暧昧,那眼神波光闪动之中,有一抹羞意渐渐浓郁,再无法在凝舞的美眸中敛藏,有一股冲动突然在我心里乱窜,有一个声音不停在我脑海回旋——

    亲她!

    此时不亲,更待何时!?

    我顺从了本能的冲动,俯身靠近凝舞绝美的脸庞,吻在那艳色美唇上,柔软的唇似是无尽的缠绵,令人流连忘返,熟悉的幽香沁人心脾而来,我只觉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时间仿佛静止了足足有三秒钟;

    终于;

    凝舞从惊呆中回过神来;

    突然暴起的一记粉拳,狠狠砸在我厚颜无耻的脸上,我四仰八叉躺在地上,脸颊生疼,但望着凝舞像受惊的小兽一样仓皇逃离的倩丽身影,我忍不住畅快的笑出声来,

    都拿小本本记下了,对付口嫌体正直的姑娘;

    哼哼,还是主动出击有用;

    千万不要怕难堪,相比较于你的难堪,你绝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对方心里是如何的小鹿乱撞,被撩的胡思乱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