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八章 许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山县客运车站,当我从迷迷糊糊中被叫醒下车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是到了哪!

    昔日小县城车站,尽显破旧;

    而今天,新落成的车站规模气派,设施齐全;

    整个云山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简直可以用焕然一新来形容,二十年间的改变,可谓是脱胎换骨!

    后来听人说,原先的小县城现如今已然成了县级市,云山县一跃成为了云山市,相应的城建基础设施早已经从十多年前就开始了,这才形成了今日的新城市容貌。

    我不禁感慨万千,二十年岁月,所改变的又何止是人啊!

    重回故土,忆起旧人;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都过的怎样……

    我轻轻摇头掐断这思绪,此行回来阴门六派,查方小白叛逆师法之事,救李宗国于鬼界之中,这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不过在这之前,阴门六派的情况如何我也应该做些了解。

    掏出手机,刚想联系七哥八哥;

    “唔……”

    我皱眉撇嘴,一阵犹豫,还是把手机收了起来。

    正值两界通道门户频频开启之际,两位阴帅无常神君肯定事务繁忙,不过嘛……有一个文员应该有时间,还是找他比较合适一些。

    双手掐诀,口喝阴间敕令之语;

    一道道深沉回响声散于天地间,传于九幽之下,不消多时,幽冥地府之中便就有了回应。

    “叮铃铃……”

    幽冥阴气散发,雾霭氤氲,一条羊肠小道似隐似现延伸向极远方,在那路上有一个人影几乎是小跑着冲出来。

    我望着他,面露笑容;

    他脚步突然停顿,一副活见鬼的表情,他慢腾腾的试探着向我走来,甚至不自由的咽了下口水。

    “许由,好久不……”

    “妈呀!”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一声像是踩了猫尾巴的失声尖叫打断。

    许由从地上一蹦多高,他脸颊在颤,声音在抖,俩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嘴里不停喃喃着:“楚天?是楚天吧?妈了咪呀,肯定是我眼花了,绝对是我眼花了,楚天已经死了嘛,形神俱灭了嘛,今天出门忘看黄历,真是活见鬼!”

    “你这个老小子……”

    “嘀嘀咕咕,瞎逼叨什么呢?”

    “连我都不认识了?”

    我没好气儿的狠狠瞪他一眼,向着许由走过去,真不知道他神经质的在演哪出戏呢!

    “你别过来!”

    “你别过来……”

    “你再过来我可要叫了啊!”

    “鬼呀!”

    许由在扯着嗓子瞎嚎,被我一把楼主他的脖子,我嘘个不停,让他闭嘴噤声,丫得一个大男人叫得跟受了非礼的小姑娘一样!

    在路边一些同车旅客的诡异目光下,我强搂着许由的脖子赶紧从这儿离开。

    ……

    夜市路边摊,点了些烤串和啤酒,找了个边缘安静的桌子坐下。

    我要问许由一些事情,自然边吃边聊最好。

    说起来,二十年过去,这个家伙真是一点没有变老,头发梳的很有型,身穿着浅色修身衬衣,衬托的身姿挺拔,虽然不再怯生生的但看着仍旧很嫩,那帅气脸上微笑时有种非常容易亲近的感觉,最最鲜明的特点便是他左手耷拉着空空的袖筒,有风吹来时那空袖筒会随风飘舞卷动。

    我曾问过他,即便生前独臂,死后魂魄圆满无缺,为何还以独臂的模样出现人前?

    还记得他回答说,一世为人也好,为鬼也罢,都是为偿还上一世欠下的孽债,所以他理应独臂有缺。

    我没有继续追问那所谓孽债究竟是什么,毕竟……谁还没有点故事呢?

    很快,烤串和啤酒上桌。

    “你怎么会没死?”

    “我死了!”

    “那你怎么突然又活了?”

    “靠,我就该天诛地灭,永不超生吗?”

    “见鬼,真是见鬼!”

    许由摸摸我的身体,掐掐我的胳膊,又揉揉我的脸,不过被我一耳刮子打开,他神情疑惑更浓,喃喃着什么他自己该不会是正在做梦吧?

    “你这家伙……”

    “有完没完了你?”

    我狠狠瞪着他,从见到这家伙开始到现在,你丫得反射弧是有多长,还没有反应过来接受现实?

    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找他!

    许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解释着他是太高兴了的原因,以至于实在是无法相信。

    闲聊之后,我直奔主题。

    “我徒弟方小白叛逆师法,投靠神魔将之事,你知道吧?”

    “知道!”

    “详细怎么回事,你说与我听听。”

    我与许由碰过酒杯,吃着手里的羊肉串,静静听着他接下来的下文。

    令我微微有些失望的是,许由对于内情也是不甚了解,他所讲跟蒲牢差不多,只道是当年那宗事与瑶池仙境妙法门东凌仙子有关,并且牵扯着一众大神通修士,后来再听闻关于方小白的消息时,便已然是他与神魔将同行穿界入世了。

    至于,为什么小白会叛逆师法,许由也是一知半解,只道是其中情由复杂。

    后来幽冥地府特意在鬼界确认过方小白的行踪,那时……他已然被皇者人殷封为神魔将之一,是为九位神魔将的最后一人。

    许由煞有其事又跟我道:“听闻人殷对于方小白很是偏爱器重,其地位在一众神魔将里可是不低呢!”

    “我想从鬼界探查关于方小白的消息,你有办法么?”我皱眉问。

    许由摇摇头,叹气道:“我哪里会有办法,莫说是我,就连九位殿君大人也是毫无办法,阴间鬼界今时已不同往日,你还不知道吧?如今那里,已为皇者人殷的神域道场,其意义与幽冥世界之于阎君陛下一般!他蛰伏二十余年,一朝功成,为的就是防止再出意外纰漏,这人殷行事不可谓是不小心啊!”

    我不禁忧心忡忡的沉默下来,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倘若对于鬼界的情形没有任何掌握,又该怎么进入其中救人呢?且先不论抓走李宗国的人,究竟是不是方小白,但他确是神魔将无疑,可若连究竟是谁都不知道,这人还能怎么个救法?

    许由见我沉默不语,试探着问道:“听说李宗国身死方小白之手,其元神被拘入鬼界之中,这件事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不好说,但李宗国的元神确实身陷鬼界神魔将之手。”我喝着闷酒回答。

    许由苦涩呵呵一笑:“楚天啊楚天,你可真是收了一个不得了的徒弟啊!……我明白了,你此次现身回来,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的?”

    “嗯!”我闷声点头。

    许由脸上笑容更浓道:“哎哟呵,王者归来呀!……有你这位龙门神阁下出马,那解决这件事还不手到擒来?”

    “你眼瞎吗?老子要是王者归来,还至于坐这儿跟你喝闷酒,早特么的单枪匹马,只身闯鬼界去了,还用得着在这儿跟你问东问西的?”我心情差到爆的怼他一句。

    许由的笑容僵在脸上,再次瞪大眼睛打量着我。

    直到我连喝两杯啤酒之后,他这才腾然从座椅上起身,失声大叫道:“靠!是我看错了,还是你隐藏的太好?你……你的修行境界呢?”

    “屁的修行境界,一世轮回,从头修来。”我又仰头饮尽一杯酒。

    许由猛吸溜了下鼻子,他压低嗓音问我:“那你……那你还敢回来?哎哟我天,我的老天爷吧!……这要是被外界得知你楚天未死,阳世间的宗门势力且先不论,单单是鬼界皇者人殷若知道了,他还不迫不及待的要来杀你?”

    “有个坏消息你要不要听?”

    “啥啊!?”

    “道门符宗弟子云奉的元神,也被魔灵清尸王拘入了鬼界,那云奉识破了我的身份,所以……此刻人殷也应该已经得知了我的消息。”

    “哦?哦!……再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