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九章 传承圣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侍令官许由在听我说完坏消息后,留下一句再见就想拔腿开溜。

    我眼疾手快,抓住他的右手,按着他的肩膀,又重新把他给强按回了座位上,这家伙还想跟我动手反抗,但毕竟独臂的他哪里会是我的对手?

    “楚天……”

    “楚爷,天爷……”

    “我只是小小地府文员,侍令官而已,一无庙堂实权,二无神格功位,而且我还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一岁嗷嗷待哺的孩子,您能不能就高抬贵手放了我吧!”

    “我不想死啊!”

    许由被我收拾的惨叫不停,此刻我简直是要被他给气笑了。

    你丫有个屁的八十老母;

    孜身一人,寡汉一个,信不信老子把你削的像是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救命啊!”

    “救……”

    许由豁出去了喊救命,我连忙捂住他的嘴巴,回头冲路边摊老板不好意思笑了笑,解释一句我们这闹着玩呢!

    那老板一脸狐疑古怪,显然是不太信,估摸着可能还怀疑我是不是在欺负人家独臂小伙呢!

    “行了啊!”

    “别嚎了!”

    “闹没完了你!”

    我狠狠的瞪许由一眼,气呼呼撒开手来重新坐回座位上,你丫要是真没兄弟义气,想走就赶紧走吧!

    讨厌劲儿!

    我自顾自的喝啤酒,不过这许由到底还是没走。

    “我说楚天,你说你怎么能够欺负残疾人呢?”

    “滚蛋!我什么时候拿你当过残疾人?咱们是兄弟,我也并不认为你比别人缺少些什么。”

    “嘿嘿嘿……不闹了,谈正事!”

    面前一瓶啤酒见底,杯子已空,我见此想帮他开酒,但谁知他说不用,自己个儿用牙齿把瓶盖给咬开了。

    倒酒时,他与我语重心长的说道:“其实不用我说,你也应该你现在有多危险吧?”

    “我比你清楚,但有些事不得不做,有些事不得不承担责任。”我回答。

    许由举杯相邀,与他碰杯之后,我们一饮而下。

    “有些话也就咱们是兄弟,我才会跟你说。”

    许由提醒着又道:“你要明白,那些责任会把现在的你碾的粉身碎骨!……楚天,我若是你,我就会隐姓埋名躲得远远的,既已轮回,便再世为人,分明前世今生,与己有关却也无关,何苦重蹈覆辙,再卷进这场旋涡中呢?”

    “我遇见凝舞了!”我看向他。

    许由正倒酒呢,他听到我的话手上一抖,半杯啤酒都洒在了衣服上,他渐渐抬头看我,一脸的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凝舞现如今是道门羽宗弟子,她所修正是已形神陨落的宣周子所修的五雷天心正法。”我看着他又道。

    “呵呵!”

    “呵呵呵!”

    “见鬼的事儿不少,今天真是特别多啊!”

    许由接连呵呵几声,沉吟之后问我:“道门难道不知香狐妃的身份?”

    “道门知道。”我回答。

    许由情急说:“那他们这么做是什么意思?香狐妃自斩己身的前世,可是亲手杀了羽宗真人宣周子,如今……难道是想让凝舞继承宣周子的真人衣钵不成!?用脚后跟想都觉得有阴谋!”

    “不知道不清楚,我现在懒得去想这些,我俩徒弟方小白和李宗国的事,就已经足够令我焦头烂额了。”我叹气摇头,独自饮酒。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许由咂嘴品着其中滋味儿,嘿嘿一声重新倒酒举杯,他取笑道:“我说呢,你楚天怎会现身自讨苦吃,原来是有人质落在了人家手里,这真是想不听话都不行啊!”

    “道门的事不说了,闹心!”我不耐道。

    许由认真问我:“那说眼下,你想要怎么做?”

    “我要做两件事,一是查清方小白叛逆师法的内情,二是设法入鬼界救李宗国,俩徒弟我哪一个都不能不管!”我道。

    许由嘴角咧了咧,面露苦相:“简直一件比一件麻烦啊!需要我做些什么?”

    “跟我说说阴门六派的近况吧!我现在……还不能贸然回去南冥村。”我道。

    许由笑了:“是应该小心点,否则的话,说不定会招来鬼界神魔将,直接降临在阴门六派的传承圣地呢!”

    “传承圣地?”我古怪皱眉。

    许由解释一句:“这是六派弟子自封的,现在的人就爱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那要是不顶个名头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

    “什么意思?你仔细说说!”我皱眉更浓。

    许由沉吟着:“这该从哪跟你说起呢……”

    他想了半天,这才终于又开口。

    如今的阴门六派,相比较于二十年前那可是有了非常大的不同!

    最明显的区别,便是存在形式的不同!

    二十年前,道门五宗掀起了一场传承变革,五宗独立出国安局,另立五宗协会传承,广收门徒,以有教无类而轰动整个东方修行界。

    道门此举是为了快速扩充传承实力,否则他们根本不足以应付鬼界的大举进攻。

    虽然,这么做势必会产生许多的隐患和影响,但在整个阳世间都陷入存亡危机的大背景下,道门已经顾不得未来的隐患了,倘若阳世间落入了皇者人殷之手,那么未来如何又还重要么?

    不得不说,这一剂强心针下去,确有奇效!

    五宗协会降低收徒门槛,再从一众基数的普通弟子中,择优纳入道门传法授戒,一时间整个道门队伍迅速得到膨胀扩增,这才终于有了底气应付全国各地频频发生的异变。

    阴门六派见此,照葫芦画瓢,也有样学样的搞起了传承变革。

    当年,六派清肃者并非全都同意这么做。

    因为阴门既无道门底蕴,又无道门传法授戒之规范,更何况道门背靠国家机器,倘若势头不对也可及时转向回头,他们还能刹得住车!

    可是阴门呢?

    阴门不比道门,一旦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这辆缝缝补补的破车怕就会粉身碎骨了!

    然而,意见的不统一,并未能够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以斩妖门清肃者宫商羽和斩妖们宗师林英的威望,他们登高振臂一呼,顿时响应者众,当时几乎绝大多数的阴门传承家族都沸腾了,纷纷表示赞同阴门紧跟道门步伐,合六派为风水协会,正式开始了这场传承变革,其总部就在脚下这座云山市里!

    而不同意这么做的清肃者,以及那些少数传承家族,则都留在了南冥村中,宫商羽和林英尊重他们的意见,并表示无论如何南冥村都是阴门的半壁江山,渐渐地……南冥村的存在只剩下了象征意义,最终成为了具有着代表形式的传承圣地。

    毕竟,阴门六派曾在这里休养生息;

    毕竟,许多人出身于南冥村;

    他们虽然将南冥村弃如敝履,但他们却热衷于将南冥村捧到一个很高的高度,这样一来他们的身份也就好看了不少,不是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