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一十章 怎能不见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弃如敝履?

    象征意义?

    听到许由如此形容现在的南冥村,这多少让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

    那里,岂止是许多人的出身所在?

    那里,岂止是曾经阴门的休养生息之地?

    阴门六派还能够在断法时代里,维持着传承不使断绝,可是多亏了当时南冥村的环境,许多的传承家族在那里抱团取暖,他们所坚守的又何止是自家的传承,那更是在坚守着整个阴门六派啊!

    许由对此却是呵呵一笑,他说我这种想法在如今的阴门六派里,那是典型的固执迂腐派,会被当成是固守成规、不知与时俱进的老家伙!

    有一个很贴切的比喻可以形容如今的南冥村;

    祖宅的意义和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这并不意味着祖宅更适宜居住,随着时代变迁,环境在变化,人也在变化,或许曾有段时间祖宅是最好的避风港湾,但终有一日它必将会被更舒适便捷的生活环境所取代。

    “放特么的狗屁!”

    我将手中酒瓶重重摔在桌子上,腾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我怒道:“他们一个个是来继承阴门修行来了,还是享受生活来了?想活的舒坦,当什么阴门传承弟子?去当富二代啊!”

    “别生气啊你……”

    “消消火,消消火,坐下来慢慢说。”

    许由摆着手,一脸好笑的劝着我,他那副神情好像早就意料到我会动怒。

    我强忍怒气重新坐下,这简直太不像话了!

    “楚天,你还真别说,现在的阴门六派弟子里富二代可不在少数,远的不说,就说这云山市能有今日的新城市面貌,你阴门六派的风水协会就功不可没,真要仔细说起来……云山市的居民还要多感谢你们风水协会呢!”许由嘿嘿直笑,调侃意味更浓。

    我气呼呼的狠狠瞪他一眼,咬牙道:“人殷入世归位于人皇,两界生死之战即将展开,其中不知将会有多少人无辜殒命,二十年来道门五宗在干嘛?阴门六派又在干嘛?难道天塌了就指望着高个子去顶不成!?”

    “又被你给说对了!”

    “楚天,这种想法在风水协会中普遍存在,天塌了自有瑶池仙境和道门五宗顶着,再不济那还有整个国家机器嘛,轮也轮不到他们不是?”

    “但……”

    “他们却从未想过,阴门六派虽没有道门五宗个子高,但也矮不到哪里去!”

    “倘若有天祸到临头时,阴门这尊体弱的巨人,又没了支撑身体的脊梁,首当其冲便就会被彻底碾死,到时候……可是会灰飞湮灭的!”

    许由眯了眯眼睛,语重心长的与我指出如今阴门六派传承的问题所在。

    “六派清肃者难道就没人看出这问题的根源吗?六派祖师难道就没有下达神谕敕令示以告诫吗?”我沉声问。

    许由突然叹气摆手,边倒酒边说:“人殷凭借人皇之力,更改界规使得上界无法再化身下凡,那阴门六派祖师即便是有心提醒,也已经无力做到了!其实不止是六派清肃者,许多阴门老人也都能看出问题所在,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想要扭转整个病态观念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办到的,这不但需要时间,更需要时机和机缘。”

    时间……

    哪里还有那么多的时间?

    两界融合在即,两界门户即将大范围大面积开启,届时生灵涂炭是完全可预见的事情,难不成要跑去跟人家神魔将商量商量让人家在等个几十年吗?

    大爷的,人家还不一耳刮子盖在阴门的脸上!?

    听到我的话,许由不禁笑出声来:“这形容可很是形象啊,那一耳刮子肯定会盖的非常非常疼!”

    “你丫还跟我幸灾乐祸!?”我瞪了瞪眼睛。

    许由强忍笑容道:“你冲我来什么劲,这事儿又跟我没关系!……说实话楚天,在今天见到你之前,我挺幸灾乐祸的,因为我为你们二十年前所作的决定感到不值,当年的你和凝舞二人之力不弱于世间法尽头修士,当年并不是没有机会彻底解决这件事,可为什么……一拖再拖直到了今天?”

    “看着他们自作孽,看着他们一步步堕落,看着他们渐渐没了脊梁,我当然要幸灾乐祸了!”

    “但是现在,见到了你,我只感觉由衷的悲哀啊!”

    “好了好了……”

    “话题扯的有点远,具体情形等你回南冥村后,自然而然就全都知道了。”

    我唉声叹息,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不值吗?

    悲哀吗?

    许由的话既对也不对,以这二十年后的眼光看待前日,自然觉得如果当年怎么怎么做,或许就能避免今天的发生。

    但放在二十年前,放在那一天,放在那漫天神灵的目光瞩目下,放在阴门六派祖师的化身下凡坐镇中,当时的我和凝舞真的别无选择,还能够自斩己身已经是最体面的死法了……

    跳出历史的局限性去看待历史,这本身就有点耍无赖。

    因为当时今日,有着很多很多的不同,有着很多很多的无奈,以今天的天界沦为封闭孤岛,去看待前日时的情景,自然无法理解当时所作的决定。

    这顿酒,我和许由喝了很久。

    我们聊了很多事情,许由把他所知道有关阴门的事统统都告诉了我,我未曾想到……如今阴门六派竟已然陷入传法之乱中。

    临别时,距离天亮也快了。

    许由郑重的提醒我,我现在可活脱脱相当于一个定时炸弹,说不得什么时候鬼界就会派人来杀我,为小心起见可千万别暴露了行踪,否则若是连累了别人那可就造孽了!

    我笑着让他放心,这我心里有数!

    望望天色,我决定先悄无声息的去南冥村看看,而许由这便就要返回幽冥地府,我嘱咐他暂时不要透露我的消息,关于任何人都不可以,尤其是我的那位祖爷爷隶属幽冥一殿的司君大人。

    许由踏上雾霭氤氲中的羊肠小路,他头也没回地与我摆手,道了声:“知道啦!”

    ……

    穿过重重门楼,许由飘身返回幽冥地府。

    但他却并没有回酆都城内的幽冥一殿,而是出了鬼门关,飘身往西南而去,经不归路,遇忘川河,见那远处彼岸花盛放花丛中的倩丽孤寂身影,许由不禁面露不忍之色,发出轻声叹息。

    “楚天啊楚天,司君大人那边我可以替你瞒着,但这边……我却无论如何不能袖手旁观。”

    “你既已回来,又怎能不见她呢?”

    “你既已回来,又怎能再让她在此寂苦守候?”

    许由出神的喃喃着,目中神情逐渐坚定,他飘身前往幽冥往生殿方向,不多时便来到了往生殿之外。

    许由恭敬躬身,朗声道:“幽冥一殿侍令官许由,求见往生殿神君娘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