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赢得信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幽冥一殿侍令官许由,求见往生殿神君娘娘。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往生殿外,许由恭敬躬身,即便独臂仍作拱手礼,朗声道着求见。

    “许由!?”

    “求见我所为何事?”

    年迈苍老的和蔼声音在许由耳边响起,略有些沙哑,拢在那一米范围之内,像是有个无形的人正站在许由面前说话。

    “回禀神君娘娘,还请屏蔽四周,不使旁人窥听。”

    “何事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那苍老声音微微有些不耐烦,但还是依许由所言,以神格之力彻底笼罩那一米范围,隔绝外音。

    就见许由嘴唇一阵蠕动,随后传来神君娘娘的愕然微愣之声。

    “进来说话!”

    就在这话音刚落时,往生殿大门无风自开。

    许由一整衣衫,仍保持着恭敬态度,抬步迈上台阶,越过门槛,进入往生殿之中,那漆红大门随后又徐徐关闭。

    正殿大堂,珠帘垂落,遮掩着其后隐约的佝偻年迈身影。

    “你所说是为真?”孟娘娘问。

    许由恭敬答道:“未有半句虚言!”

    “可否借你阴官之身一用?”孟娘娘又问。

    许由又答:“神君娘娘请便。”

    那珠帘后的佝偻年迈身影缓缓抬手一弹指,自似是枯树皮的手上激射出一道似有灵性的金光,这金光在许由周身盘绕两圈,而许由并没有丝毫抗拒,片刻之后金色突然消散成雾霭阴气,其内一幕幕景象竟如电影镜头般快速闪过。「^追^书^帮^首~发」

    “真的是他?”

    “竟真的是他!”

    一句诧异之问,一句饶有趣味回答,迥异的自问自答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原来那机缘竟在此,倒也是,不在此处又能在何处呢?”

    “妙不可言呐!”

    “许由,我且问你,是否有将楚天之消息告知旁人?”

    孟娘娘抬眼问道。

    许由恭敬答道:“没有,他嘱咐过我,暂不要告诉别人。”

    “瞒得一时为一时,瞒得越久,对他越是有好处,出于你口,落于我耳,不与旁人说听,你可明白?”孟娘娘也嘱咐道。

    许由躬身:“下官明白。”

    “如此说来,你今日寻我便是为苏洛依而来吧?”孟娘娘又问。

    许由答道:“正是!下官想将他的消息告诉苏洛依,已苦守了二十年,既然他已经出现,那就没必要再继续苦守下去。”

    “时机未到,缘法未至,苏洛依暂不能离开幽冥,关于他的消息也不能告诉苏洛依。”孟娘娘吩咐道。

    许由微愣,皱眉急道:“这是为什么!?”

    “若他是为楚天,自当亲来幽冥地府迎苏洛依回归阳世;若他非是楚天,而苏洛依已在守着楚天,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孟娘娘反问。

    许由无法理解神君娘娘的话,问道:“楚天既是楚天,这其中的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分别吗?”

    “有分别,而且有着很大的分别,你此时不懂,但以后会明白的。”

    “这件事你就莫要多管了,退下吧!”

    孟娘娘话音淡淡,却已然下达了逐客令。

    许由紧皱眉头,很是欲言又止,但此种情形下已经容不得他再多说什么,踌躇片刻后,他拱手躬身,落寞道:“下官告退。”

    离开往生殿,原路返回;

    又在不归路上,又在忘川河边,许由远远望着妖艳彼岸花丛中的倩丽孤寂身影,他无可奈何的留下一声长长叹息。

    许由很想帮帮这个惹人怜的女孩子,但神君娘娘不准,他也没有办法。

    “希望那所谓时机缘法,能够快一些到来吧!”

    “希望……不会让你再等太久。”

    ……

    阴间鬼界,罗浮鬼域;

    昔日鬼王杜子仁的南皇宫如今却已成了神魔将下榻行处,曾经的所谓南皇鬼王之规,早已经烟消云散,那山下拔地而起的考敝司衙署堂,如今更是变成了残垣断壁,成了蝼蚁鬼灵的杂居之所。

    魂河,波涛汹涌,再无摆渡之人;

    魂河,无主之灵凝聚的白影密密丛丛;

    “嗷……”

    隐约之中,总有凄厉苍凉纷乱混杂的诡异嘶吼声,先后不停响起,闻听者不禁心间顿生绝望,那该是多少亡死无主之魂才聚集而成的魂河啊!

    此时,黄昏阴霾,透着血色的天空中遁去一道银亮流星。

    流星稳稳落于南皇宫,显露出一个人影来,他正是之前出现在魔灵清尸王面前的那位凌云使大人,此刻从南皇宫中走出一个面带恶鬼面具,手持金府雷龙的人,他眼神目光正略带轻蔑神色,打量着面前这位年轻的凌云使大人。

    “听闻,你拘来了行人派李宗国的元神?”

    “怎么,拘不得吗?”

    “人皇陛下有谕,不得擅自行事,你这番举动实为违反了陛下禁令。”

    “那又如何?莫非你以为,陛下会因此事而罚我?”

    “陛下之意,我不敢妄加揣测,我此来是为提醒你,身为神魔将就不要再乖张行事,乱了陛下的计划。”

    “少拿陛下来压我!凌云使,我想怎么做是我的自由,凭你还管不着!”

    “阴冥尊者,你这是在玩火!”

    “嘿嘿嘿……我还是那句话,那又如何?”

    阴冥尊者恶鬼面具下的轻蔑目光更浓,他手持金府雷龙,挑衅似的看着凌云使,像是要故意激怒他。

    “为讨陛下欢心,你还真是不择手段。”凌云使冷笑一声。

    阴冥尊者假笑道:“大家彼此彼此,这才不过是一个李宗国而已,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待我亲手杀了楚天之后,就能完全赢得陛下的信任了!”

    “是么?那我在此就预祝你行动顺利了,告辞。”

    凌云使深深凝视阴冥尊者一眼,转身离去,再度飞天而起,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天边。

    阴冥尊者冷哼一声,阴笑渐浓道:“我绝对会取得陛下信任的,至于你,届时就等着靠边站吧!……是时候该去欺师灭祖一下了呀,要不要带着李宗国呢?嘿嘿嘿,一门师徒齐聚,互相残杀,这样的戏码人皇陛下肯定喜欢!看来,我的动作是要快一点了,杀楚天的功劳怎么能让他们给抢了先?”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